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房间后,顾白叶静嘉夫妇二人面面相觑。

    他们原本都觉得自己算是聪明人,在为人处世方面也算颇有心得,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却真真正正的看到自己的不足。或者说,剥去专业知识与先知的外衣后,他们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原来我还觉得应如薇能在白家混在现在的地步,是因为白秋程的缘故。现在看来,是我小看了她。”叶静嘉微微摇头,自责且不甘的向顾白道,“她把我们都耍了。”

    顾白叹了口气,将原因归咎在自己身上,“是我太轻敌。”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们。”叶静嘉握住顾白的手认真道:“是我们因为之前的顺遂所以没有重视她造成今天的结果,不过现在为时不晚,至少我们明白应如薇比我们想象中的可怕,这一类的失误今后我们不会再犯就可以。”

    顾白微微点头后看向妻子颇有几分郑重的开口:“嘉嘉,刚刚和父亲谈话的时候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说。”叶静嘉点头。

    “我想,暂时不要报复白叙生或者是应如薇。”

    叶静嘉诧异的看向顾白,实在是不明白他的想法。只听顾白耐心的解释说:“他们一定会认为我们有所反应,我们越是没有动作,他们越是担心未来我们是不是在谋划什么惊天的事情。不如就这样让他们久久的担心着,等过段时间我们再为蜜蜜处理今天的事情。”

    叶静嘉恍然,可是不禁反问:“这样一来岂不是给了他们很多准备的时间?”

    “盲目的去做,也很难做出什么结果。”顾白看向妻子耐心道:“现在白叙昌与白叙生的事业都不算顺利,应如薇的名誉也已经扫地。他们没有值得动手的地方,不若等到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下手。”

    叶静嘉边思索边缓缓点点头,“就按你说的做。”

    夫妇二人聊完应如薇的事情后,不禁谈及甜甜蜜蜜的教育问题。

    “我原本只觉得甜甜比较活泼聪明,现在却觉得她是出人意料的聪明。”叶静嘉有些忧心的看向丈夫。

    今天甜甜的行为举止,大大出乎叶静嘉的意料。

    她不仅懂私下得问蜜蜜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无师自通的明白在白家时不说自己的不满,反而是回到荆家偷偷告状。若这是年长些孩子做的事情,叶静嘉不会震惊。可是甜甜现在是有22个月!她的所作所为不能单单用“甜甜真聪明”来形容,而应该用“甜甜早慧”来形容。

    “早慧不见得是坏事。”顾白安慰道。

    “可是她聪明而且性格要强,我担心以后她会受伤害。”若早慧的是蜜蜜,叶静嘉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担忧,因为蜜蜜性格温柔。可是甜甜要强且有个性的性格令叶静嘉担忧未来。

    “今后甜甜的成长必定是一帆风顺,可世界上没有顺心如意的人生,我怕她成年后再经历挫折,会经历不起或者是一蹶不振。”

    顾白明白妻子的担忧,他问:“那,你有什么想法?”

    “我没有。”叶静嘉摇头,她不禁叹了口气倚靠在顾白的肩膀道:“我从来不知道当父母如此的辛苦,我原本以为只要让他们各方面健康茁壮的成长,可是”

    “我知道。”顾白接话道:“做父母为子女思虑周全自然比想象中的事情要多的多。不过,嘉嘉谢谢你。”

    说着,顾白拿起叶静嘉的手亲了亲。

    叶静嘉不解的看向顾白,只听顾白道:“谢谢你为我生育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谢谢你是如此优秀周全的母亲。”

    叶静嘉不禁笑着抽出手道:“没想到有了她们,你反而嘴巴比之前甜多了。”

    “那你喜欢现在还是以前?”顾白温柔的问。

    看向顾白的眼眸,叶静嘉不禁有些脸颊微红,“我喜欢”

    不等叶静嘉说完,便听到屋内传来的喊妈妈的声音。

    叶静嘉与顾白不得不立即起身向屋内走去,身为父母他们便要付出很多,比如时间与精力。

    初二叶静嘉一家四口在荆家过年,初三则去姐姐顾湘君家看望母亲与继父。

    在亓恺与顾湘君家,叶静嘉一家非常的自由。一方面是与顾湘君关系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早在叶静嘉认识顾白之前,顾白便与亓恺是难得的好友。

    叶静嘉将保镖都保姆都劝退在外面,只要求晚餐时厨师来送饭菜。

    此刻,客厅的叶兰芝与顾建诚正在照看甜甜蜜蜜,年纪小小的祁斌也主动表示自己可以看护妹妹们。亓恺与顾白在客厅旁边的小客厅内聊天,叶静嘉则与姐姐在厨房。

    虽说姐妹二人的厨艺都是战五渣,但切一切果盘,热一热牛奶她们还是可以完成的。

    姐妹二人在厨房忙碌着,为家人们劳动着。

    “拍戏怎么样?”顾湘君一边洗着草莓,一边询问:“之前的事情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

    叶静嘉笑笑道:“圈内的事情你也了解,不过就是真真假假而已。”

    顾湘君点头认可道:“许多事情确实是真真假假说不清,给,端出去吧。”

    叶静嘉接过一看,不禁道:“姐,你怎么不把草莓上的叶子拔掉。”

    “我拔了啊。”顾湘君理直气壮的指着另外一大盘道,“这不是都拔干净了。”

    “可是这一盘?”叶静嘉看着自己手中的小盘。

    只听顾湘君煞有介事的说:“这盘给亓恺顾白送过去,不用这么麻烦。”

    叶静嘉无奈的只好自己动手拔叶,同时不禁道:“姐,你对姐夫也太差别待遇了吧。”

    “差别待遇?”顾湘君反倒是说:“我和他都要工作,而我每天还帮他切水果泡茶已经很贤惠。”

    “洗成现在这样?”叶静嘉努嘴道。

    “这也是已经洗干净的。”顾湘君坚持。

    叶静嘉无奈,随口劝道:“姐,你小心有人装贤惠把姐夫骗走。”

    顾湘君忙碌的手下一顿,随后冷笑一声,不禁反问道:“你以为我贤惠一些就没有人会这样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