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着甜甜的回答,荆先生不禁满意的说:“好!那以后要记住,如果有人欺负你无论是谁你都要反击回去,不能被动挨打。”

    “嗯嗯。”甜甜高兴的昂着头,甚至不忘说:“帮蜜蜜打!”

    “乖。”荆先生笑着亲昵的摸了摸甜甜的小手,“困不困,要不要和蜜蜜去午睡?”

    “嗯,好吧。”甜甜思考了一下,然后小大人一般点头答应。

    荆先生看向佣人示意道:“带甜甜去休息。”

    “是,先生。”佣人们赶忙上前,将甜甜抱走。

    临走前甜甜不忘招手说:“再见。”

    “好的,一会儿见。”荆显岐笑着配合着甜甜挥手。

    就这样,甜甜被佣人抱走,荆先生也终于有时间看向女儿。

    此时的叶静嘉连忙解释起来,“那天早晨蜜蜜被保姆带去玩具室内玩玩具,里面都是年龄非常小的孩子,只是因为房间空间有限所以保镖没能跟进去。玩了一会儿蜜蜜加餐喝奶时,有小孩嘴馋抢蜜蜜的奶**,顺势挥舞着拳头打向蜜蜜。”

    说到这里,荆显岐的脸色已经非常不悦,荆先生倒是依旧一如既往的冷静。叶静嘉连忙补充道:“不过幸好当时有保姆抱着蜜蜜,蜜蜜没有受伤。只是因为当时保姆没有反抗,所以已经被我辞退了。”

    见妻子说完后顾白接话道:“事发后,我和我大哥去找过对方。只是因为阿琨年龄小加之应如薇愿意赔礼道歉,所以就没有再追究。”

    见二人说完后,荆先生看向顾白询问:“应如薇赔的什么礼,怎么道的歉?”

    “礼物是金饰,道歉是口头道歉。”叶静嘉代为回答,顾白则从旁点头。

    “是不是有你父亲从中说和。”荆先生问顾白。

    顾白不得不点头,“是。”

    话已至此,该说的叶静嘉与顾白都没有隐瞒。

    荆显岐不禁不满的插嘴道:“你父亲倒是疼他孙子!”

    “阿岐!”叶静嘉看向添乱的荆显岐。

    荆显岐耸耸肩膀,半是埋怨,半是牢骚的说:“白家真是重男轻女,怪不得初二没有白家女回家。”

    荆先生伸手制止儿子再胡言乱语,他看向夫妇二人,问:“你们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叶静嘉与顾白不解的看向父亲,只听他道:“这件事情原本是小事,我不该插手什么。但是蜜蜜是我的外孙女,我不能让她白白受欺负。”

    面对父亲冷峻的面容,叶静嘉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她认为有些事情不说比说更好,同时她也想与丈夫处理这件事情。

    “有。”

    怎料,反倒是顾白主动开了口。

    他在妻子的不解中看向荆先生承认:“我们猜测这件事情与应如薇有关,或许是她教唆阿琨欺负蜜蜜导致这次的事情发生。”

    “有证据吗?”

    “没有,只是她的态度令我们感到怀疑。”随后,顾白将当时应如薇来房间道歉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荆先生。看着丈夫认真叙述的侧脸,叶静嘉倍感意外。他们明明说好不将猜测告诉父亲,为什么他突然改变主意?

    可惜,顾白没有时间为妻子讲解原因。在讲述完事情的发生过程后,顾白道:“父亲,这件事情其实也与我有关,如果不是因为应如薇恨……”

    荆先生伸手打断顾白的话:“那都不是原因,你们之间的事情是你们的事情,和蜜蜜没有关系。”

    “爸爸。”叶静嘉看向父亲。

    荆先生开口说:“事情已经发生,就不可能再改变。但是,我有几点问题我必须现在和你们讲一讲。”

    叶静嘉与顾白双双认真的看向父亲,只听他道:“事发后你们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而不该让顾白和白叙凡去处理这次的事情。嘉嘉,当时你为什么出面?”

    “我……”叶静嘉一愣,随即回答道:“我担心蜜蜜。”

    荆先生不满的摇头:“事情已经发生,担心有什么用。应该由你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情,便不是现在的结果。”

    归根结底,无论是白叙凡、叶静嘉、顾白甚至是荆先生都不满意现在的结局。

    虽说是赔礼道歉,但是赔礼道歉算得了什么呢?

    蜜蜜已经被人欺负,最差至少也要“凶手”来道歉。

    可是现在的结果,已然是顾白夫妇输了,而且是输得很惨。

    荆先生语重心长的说:“你是我的女儿,你做什么都是对的。顾白和白叙凡是白家的人,他们说什么都是不对的。你们还是太年轻,太稚嫩着了别人的道。”

    “你的意思是?”叶静嘉内心不禁思索起来。

    荆先生点头肯定道:“蜜蜜是好孩子,无论是谁,无论是出于任何的目的,无论是在任何地方都不应该白白受人欺负。嘉嘉,你是顾白的妻子,是蜜蜜的妈妈,更是我的女儿,你要帮我保护好蜜蜜。”

    简单说,如果是叶静嘉来处理这件事情,哪怕提出要求白家也没什么还口的余地,但是顾白与白叙凡则缺少这种优势。

    “是我考虑不周。”想明白的顾白不禁自责道。

    荆先生看向顾白,只说:“关心则乱。”

    他不怪顾白,他已经尽力。

    如果事情发生在旁人身上顾白肯定会想清楚许多曲折,但因为是蜜蜜所以他不冷静,甚至连白叙凡都不冷静。若是当时白叙凡没有出现说情,说不定结果会比现在还好一点点。

    叶静嘉与顾白纷纷叹气,却已然无力回天。

    正在此时,荆先生突然扭头看向自始至终在旁听的荆显岐,冷不丁的叮嘱道:“这件事情你不要擅自插手。”

    “爸?!”荆显岐非常意外,他不解的看向父亲。

    “按我说的做。”荆先生不给荆显岐任何反驳的机会,要求他必须听话。

    顾白则为小舅子解惑道:“在外人看来这总归是白家内部的事情,如果你出面倒成了白家和荆家的事情。”

    “好吧。”荆显岐虽然觉得这根本没什么,但终究没有添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