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令顾白分外意外的是,白叙凡与妻子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准确的说,事后白叙凡主动找到顾白要求他改变蜜蜜的性格。

    面对顾白的惊诧,白叙凡理所当然的说:“蜜蜜的性格必须从现在开始培养,不可能时时刻刻有人保护她,她必须懂得自己保护自己。这件事情你来做,或者我来。”

    白叙凡的态度不容顾白置喙,顾白虽然不愿意听从白叙凡的安排,当时想到他为蜜蜜据理力争,以及他是真心在为蜜蜜着想,顾白难得的开口解释:“这件事我和嘉嘉已经在商讨,我们会让她学会保护自己,不过要循序渐进的来。她现在甚至不到2岁,我们不可能强迫她改变。”

    听着顾白的解释,白叙凡勉强点头,“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联系我。”

    “好。”

    顾白虽然在口头答应了白叙凡,可是具体怎么做他根本无从下手。

    最简单的方案当然是等蜜蜜大一些,让她学习一些搏击类的运动,增强她的体魄。但是那些东西真的适合她吗?那些富有力量的运动可以真正的改变蜜蜜的性格吗?

    顾白想的更多,更长远,他希望他们夫妇二人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真正确的,有意义的,有助力的。而不是简单的,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盲目下的决定。

    想到这里,顾白微微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确实有些无从下手。

    回到房间的顾白,看到的是妻子守护着甜甜蜜蜜。

    自从拥有二人的宝贝,妻子的性格改变了许多,她变得更柔软,也变得更强势。

    虽然事情的发生令年幼的蜜蜜非常的害怕,但幸好有父母姐姐陪伴在身边,傍晚时她的状态已经有了明显良好的变化,至少不会再可怜的啜泣,只是格外的粘着妈妈。

    叶静嘉自然是不忍放下女儿的,她几乎是全程抱着蜜蜜。甜甜难得乖巧的没有吃醋,仿佛知道什么一般的守护着妹妹。

    晚餐时,顾白一家四口依旧没有出现在餐桌中。

    不过吃完饭后,四人却意外的出现在家庭的讨论当中。

    只听吴蓝君看向白秋程道:“明天老六一家便要去荆家拜年了吧。”

    “按道理明天女方要回娘家,依荆家对于嘉嘉的宠爱程度,他们肯定要回去的。”吴蓝君的儿媳妇祖美兰顺势接话道。

    吴蓝君笑着慈爱的说:“那我们要为他们准备些礼物,今年是老六小两口第一次在咱们家过年,不能让荆家认为我们照顾不周。”

    随着这话说起来有某些地方似乎不合逻辑,但是白秋程却理所当然的点头附和道:“说的没错,你去看看家里有什么给他们带上,免得荆燃说我们白家小气。”

    “是,老爷。”吴蓝君温顺的点头。

    有人挑起话头,自然有人接上,只能甄真道:“这礼物当然要带,不过有些事情也该趁早办了吧。”

    瞬时间白家陷入无比的寂静,几乎所有人都明白甄真说的事情是什么。

    唯有白秋程不过脑的问:“什么事啊?”

    众人没有一人敢回答,即便是甄真也说完后只笑而不语。

    只见此时,欧阳璐儿站出来道:“老爷,您忘了今天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蜜蜜可是被吓坏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呢。这种事情可不能让荆家知道,听说荆先生可疼爱甜甜蜜蜜了呢。”

    说着,欧阳璐儿得意的看向脸色铁青的应如薇。

    “哦,道歉的事情啊。”白秋程恍然明白过来,他随即看向应如薇挥手道:“快去处理吧,免得荆燃初五的时候和别人说我的坏话。”

    “老爷荆先生怎么可能说您的坏话呢,这事儿可和您没关系。”甄真笑颜如花的说:“我们可都知道,您是秉公处理的呢。”

    应如薇咬紧后牙跟,内心怒火中烧。

    上午她说道歉不过是权宜之计,让她去给一个屁事不懂的小孩道歉根本就是奇耻大辱!

    她看向白秋程,不禁为自己辩解道:“老爷,道歉的礼物我已经派人送过去。现在时间已经不早,蜜蜜应该”

    “蜜蜜还没休息呢,刚刚我还看到蜜蜜的保姆出来给她冲奶粉。”不等应如薇说完便有人幸灾乐祸的插话道。

    应如薇脸色一僵,随即企图再度开口。

    不过不等旁人开口,欧阳璐儿已经拆穿应如薇的目的,“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应如薇猛地看向欧阳璐儿,却见她示威一般的向白秋程靠了靠,昂着下巴撒娇一般的说:“当时可是你自己说的要亲自去给蜜蜜道歉,怎么现在言而无信了呢?老爷您可是说过的,做人要讲诚信,不然生意是不可能长远的。”

    “是是,做人要讲诚信。”白秋程打了个哈欠,已经不耐再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毫不留情面的看向应如薇训斥道:“老大不小的人了,做事情还这么不稳妥。阿琨会抢蜜蜜的奶**还不是这些年你惯的无法无天,快些去道歉,免得丢人现眼。”

    听着白秋程言语中的抱怨,这一次应如薇的表情真的难看至极。她能看到其他人脸上的窃喜,也能看到儿子脸上的难堪。在如此公共的场合被丈夫责怪,她的脸面今天彻底被丢尽。

    她有些期待的看向二儿子和二儿媳,希望他们能代自己去道歉,毕竟阿琨可是他们的儿子,而且自己是他们的妈!

    可惜,二人仿佛是故意一般纷纷将目光转到其他方向。

    在白叙生看来,既然母亲已经答应去道歉那这件事情就与他无关。再者,若不是母亲溺爱,阿琨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白叙生妻子的想法更简单,如果自己向一岁多的小孩道歉,那以后怎么见人?

    夫妇二人都没有想过,若是没有应如薇从中帮忙,他们即便想道歉赔罪也无法善终。

    “好,我去。”应如薇努力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微笑着起身,但是转过身来,她的脸色阴沉至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