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发的原因,还要说到蜜蜜的饮食。因为蜜蜜如今尚不到两岁,所以饮食是以奶粉与辅食为主,三餐则因她的体制问题改为多餐。

    起床后的蜜蜜因为昨晚睡得晚,所以胃口不好只吃了一点点就不吃了。为此,保姆按照营养师的安排打算在十点左右的时候为蜜蜜冲了奶粉作为加餐。

    在此之前,无事可做的蜜蜜便难得主动要求留在玩具室内玩儿娃娃。

    房间是白家特意为低龄宝宝们准备的房间,除去有基本的玩具之外还有大型的设施,供宝宝们爬来爬去。所以房间内除去蜜蜜之外还有许多小孩。他们均是白家的孩子,年龄不等,最大的也不过是五六岁的小朋友。面对陌生的同龄人蜜蜜内心有点惊讶,同时有点小惊喜。加之有认识的阿良在其中,蜜蜜很快便与其他小朋友玩在一起。

    因为房间面积有限,故而蜜蜜的保姆与保镖只能站在不远处警惕的看向所有小朋友,同时照顾蜜蜜的安全。

    最初蜜蜜与他们玩的还是挺开心的,有阿良带着蜜蜜呵呵笑着拍手看他们玩来玩去。不过蜜蜜年纪小实在玩不了什么东西,所以更多的时候还是坐在一旁乖乖的当拍手观众。

    十点钟左右,佣人将蜜蜜的奶**拿过来。

    玩的有些累的蜜蜜接过后便开始咕嘟咕嘟的小口喝奶,奶**格外的大,香甜的奶香味便在房间内飘荡引来好几个小朋友。他们围绕在蜜蜜身边,看着坐在保姆怀中喝奶的蜜蜜。

    有人突然道:“我也想喝。”

    “我也要。”

    “我也要喝奶!”

    原本只有一个小孩要求喝奶,但小孩子总是有从众心理,随即便有好几个小孩子跟着要奶喝。蜜蜜睁着大眼睛懵懂的看向他们,更是不理解的抬头看了看保姆。

    保姆是从荆家带来的,隐约还是了解荆家与白家关系她轻拍蜜蜜示意她继续喝奶。

    至于在场的小孩们则纷纷鬼哭狼嚎的要奶喝,他们的保姆只能不停的耐心劝道不能喝。

    “为什么她能喝我不能?”

    “小少爷您刚刚吃了早餐,她没有吃早餐所以喝奶。”

    “我不管,我也要!”

    “您不是答应过夫人今后不喝奶粉?”

    佣人们焦头烂额,只希望他们可以听话乖一点。

    可惜,事与愿违,越是不许年,幼无知的孩童越是生气。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别人可以自己不可以,佣人们只能老套的重复再重复希望他们能忘记,可是奶香四溢的房间根本无法阻止他们不去想。

    直至。

    突然有小孩猛地扑向蜜蜜,在蜜蜜与保姆皆是措不及防的时候一把拍掉蜜蜜手中的奶**,速度快的简直不像小孩的行为。更可怕的是,那孩子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随后疯了一样双手猛打蜜蜜的头部。幸而当时有保姆下意识的去拦没有让蜜蜜受伤,但突如其来的事情却吓得蜜蜜嚎啕大哭不止。

    叶静嘉抱着蜜蜜,关心道:“头痛不痛,脸痛不痛?”

    “妈妈。”蜜蜜紧紧抱着叶静嘉不停的啜泣。

    “乖,不哭不哭,好宝贝。”叶静嘉越发的心疼万分。

    或许是在母亲怀抱中得到安慰与温暖,蜜蜜的哭声渐渐消失,直至有些昏昏欲睡。

    叶静嘉见女儿熟睡后,她扭头看向身旁的窦艺压低声音叮嘱道:“你去看看甜甜醒没醒,醒了的话就把她抱过来。”

    “是,大小姐。”

    正说着,蜜蜜却再次醒了过来,嘤嘤嘤的哭起来。

    很快,甜甜便被窦艺抱了过来。

    看着哭鼻子的妹妹和脸色不愉的妈妈,甜甜眼睛一转,开口便是:“打!”

    “什么?”叶静嘉一愣。

    “打坏人!”甜甜严肃的看向妈妈,手中做出打认的动作,“欺负蜜蜜的坏人!”

    此时此刻,叶静嘉突然发现甜甜蜜蜜的性格真的是天差地别。

    中午时,顾白与白叙凡回来。

    面对两个孩子顾白没有说太多,只对叶静嘉说:“已经解决。”

    叶静嘉微微点头没有再追问什么,她照顾好甜甜蜜蜜吃饭,将两个小宝贝哄睡后,叶静嘉留白叙凡在房间内,拉着顾白起身来到外面问:“是谁?”

    “白叙生的小儿子。”顾白道。

    叶静嘉回忆道:“我记得白叙生是二婚。”

    “嗯,现任妻子小三上位,这是他们的小儿子性格自小被养的无法无天。最近这段时期正在戒奶,见蜜蜜在喝奶所以伸手抢。”

    “抢不来就打?”叶静嘉冷笑一声,她双手环抱胸前问:“事情怎么处理的,你不要告诉我只是赔礼道歉。”

    顾白深深的看了妻子一眼,“我们去的时候白叙生夫妇已经在那里,还没有开始说应如薇和白秋程便过来了。不过应如薇答应会亲自给蜜蜜道歉,赔礼也是贵重的礼物。”

    应如薇愿意向蜜蜜道歉,已经是最大的努力结果。

    不过叶静嘉依旧不满,她眉头紧皱非常不悦:“我女儿被人打了只是赔礼道歉?”

    “嘉嘉,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顾白拍了拍妻子的手道,他何尝不懂妻子的愤怒:“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我们不可能打回去。即便想报复也不可能是现在,你放心蜜蜜的事情不会就这样的结束。”

    他不会让自己的女儿白白欺负,他绝对不会放过白叙生。

    见丈夫眼神严肃叶静嘉便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安排好保镖后径直向房间走去。

    顾白不懂妻子的意图,便跟了过去:“你去做什么?”

    “我换一双高跟鞋。”叶静嘉轻描淡写的说。

    正如叶静嘉所言,她回到房间后真的换了一双高跟鞋,而且是一双足足有18米的超细红底高跟鞋。不仅如此,她还换了一身得体的羊绒连衣裙画了一个淡妆。

    看着妻子的打扮,顾白非常的费解。

    不过随后只见妻子聘聘婷婷的走出去,她走到门口后脸色冷傲的回头看了一眼顾白,只道:“你不方便做的事情,那就我来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