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新年的钟声响起后,按照习俗,家里人是需要给白秋程磕头拜年的。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比如白叙凡便从来不需要磕头拜年,他只需要弯弯腰做做样子白秋程便满意不已。

    这种宽厚的不同对待,自然令其他白家人眼馋不已。不过他们倒不会因此而攀比或者提出不磕头的要求,因为他们还需要趁过年的机会在白秋程面前刷一刷存在感,表达自己的忠心。

    别说磕三个头,磕一百个他们也是愿意的。

    当然,因为白秋程子嗣的生母不同,故而拜年时坐在上位的女性也不时变化。谁的子孙给谁磕头,这种约定俗成的事情几乎没有任何需要质疑的点。

    不过今年顾白的加入,则让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按道理,每年第一个拜年的子嗣自然是白叙凡。随后,则是家里的老二、老三、老四等等,直至轮到白叙深。因白叙深是太太的儿子,所以拜年时往往只给白秋程一人磕头拜年。

    今年白叙深改为顾白,按道理顾白与叶静嘉便要带着甜甜蜜蜜给白秋程磕头拜年。

    只不过,在此之前自然少不了应如薇等人的掺和添乱。有人想坐在太太的位置接受二人的拜年,更有人提议所有的人都坐过来,毕竟大家都是长辈。

    面对无理的要求,叶静嘉并不觉得难以应对。在她看来,白秋程不会同意如此愚蠢的决定,她也不需要说什么。只是不知白秋程今天是哪里不,竟然想答应如此要求!

    叶静嘉心中一沉,抱着昏昏欲睡的甜甜的她正要开口。

    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白叙凡竟然拿出母亲的照片!

    “这……”众人大吃一惊。

    自从应如萱死后,家中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的照片。此时此刻应如萱照片的出现,令众人无比震惊。他们有些猝不及防,甚至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白家人不是避讳应如萱,而是自然而言的不去提及应如萱。

    在所有人中,反应最快的则是应如萱的亲妹妹应如薇,她抖动的脸颊不禁质问道:“今天春节,你怎么能将她的照片拿出来!”

    白叙凡扫了应如薇一眼,不悦的低声质问道:“她?”

    应如薇看向白叙凡,脸色阴沉。

    所有姨太太中,与应如萱关系最为糟糕的莫过于亲妹妹应如薇。

    白叙凡不再理会应如薇,而是看向白秋程道:“小弟终于归家,他们一家四口理应给母亲磕头拜年。”

    “大哥说的没错,”叶静嘉着看向白秋程,主动道:“我和顾白是要感谢母亲的,没有母亲便没有现在的我们。”

    “父亲、母亲,我和嘉嘉带着甜甜、蜜蜜给您二老拜年。”说着,顾白将手中的蜜蜜放下,被吵醒的蜜蜜懵懵懂懂的学着父亲的模样磕头,甜甜亦然。

    白秋程看着妻子的照片,不禁有几分恍惚。

    他对于妻子的样貌早已变得有些模糊,此刻看到妻子的照片不禁顿时心想:她真漂亮。

    没有经过岁月摧残的应如萱保持着当年的美貌,那种温婉的气质,天然的样貌通过照片完整的传递出来。比起现在姨太太们的刻意打扮,以及打针维持容貌,应如萱看起来是如此的珍贵。

    想到这里,白秋程微微叹了口气,将红包递给顾白夫妇后,起身道:“你们早些休息吧。”

    “老爷我陪您。”

    “老爷您小心一点。”

    甚至有人主动扶助白秋程的胳膊,占得有利位置。

    怎料,白秋程却说:“不用。”

    他拒绝所有人,独自起身离开。

    几位太太纷纷面露不满,要知道今天若是谁能陪老爷,那便是证明自己在老爷心中的地位!

    与太太们的勾心斗角不同,叶静嘉看着白秋程佝偻的背影,心中想的则是:他已然年迈,只怕未来的时日不多。

    “走吧。”顾白抱起甜甜搂住妻子的肩膀道。

    叶静嘉微微点头,看向丈夫,至于蜜蜜则是被白叙凡带走。

    当晚叶静嘉睡得并不好,她总担心蜜蜜睡不好会哭着来找自己。

    可事实却是,蜜蜜睡得很好。

    因为白家要求满周岁的孩子都要给家长磕头拜年,所以甜甜蜜蜜也熬到12点。因为太困,所以蜜蜜磕完头便不禁开始打瞌睡。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哄,她躺在床上便睡觉了。

    初一时,叶静嘉因昨晚担心蜜蜜所以很晚都没有醒。

    不过叶静嘉的作息向来也是不怎么规律的,拍戏时是为了迎合工作的安排,在家里休息时则就是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

    至于今天叶静嘉被叫起来,还是听到顾白的声音。

    “怎么了?”叶静嘉晕晕沉沉的看向正在忙着穿衣服的丈夫。

    顾白只来得及说一句:“你去看看蜜蜜。”便急匆匆的走出房间。

    叶静嘉猛地惊醒,她连忙看向四周,只见楚楚不再,只有窦艺在房间内。

    “怎么回事?”叶静嘉焦急的问。

    窦艺回答。

    早晨起来时,叶静嘉便得知不好的消息。

    “怎么会有人和蜜蜜打起来?”叶静嘉阴沉着脸,边责怪窦艺,边脸没洗头没梳披着外套便急匆匆的来到蜜蜜的房间。至于甜甜则留在房间内,由其他的保镖与保姆照看。

    窦艺只能干瘪的说:“具体怎么回事并不清楚,事情是潘恒刚刚过来说的。楚楚已经先去小小姐的房间,姑爷则去找白先生了解事情的原为。”

    叶静嘉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叶静嘉来到蜜蜜的房间。

    只见房间内的蜜蜜正在被楚楚揽在怀中,见到妈妈的蜜蜜鼓着小泪泡伸手要抱抱。

    叶静嘉当即伸手将蜜蜜伸手搂在怀中,疼惜的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抚道:“不怕不怕,有爸爸妈妈,好宝贝乖宝贝,妈妈的小心肝不怕不怕,不哭不哭。”

    “妈妈!”蜜蜜缩在妈妈的怀中,小手拽着妈妈的衣服依旧哭得好不可怜。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哭得如何委屈,叶静嘉内心越发的愤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