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仅是吴蓝君送来的礼物令人不快,其他几位姨太太送来的礼物同样令顾白夫妇二人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相反,叶静嘉的亲戚们送来的礼物则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不仅昂贵美观,而且寓意吉祥。

    当然,叶静嘉与顾白并不因为因为礼物与白家人置气,因为他们压根不在意白家的礼物。

    拆着拆着,叶静嘉不禁道:“咦,这是周齐送来的礼物?”

    作为跳槽离开叶静嘉工作室的周齐,此次叶静嘉新婚温峥辰并没有发去喜帖亦或者请帖。倒也不是小孩子脾气的刻意排斥,而是自从周齐跳槽后双方并没有任何的合作与往来。

    当叶静嘉好奇的拆开礼物后,不禁惊呼道:“天啊,顾白你快来看!”

    “怎么了?”顾白赶忙过来。

    原来,周齐送来的新婚礼物竟然是几份非常优秀的艺人资源。甚至,有一份资源恰好是公司迟迟公关不下来的。

    叶静嘉手握资源,不禁感叹道:“他在,赎罪?”

    顾白低头问:“如果是,你会原谅他吗?”

    “我不知道。”叶静嘉摇头,她纠结的回答道:“他离职本身我觉得很正常,但是他撒谎我觉得很难过。你知道的,他陪伴了我们许久,我们都没有想过他会欺骗我们。”

    顾白蹲下身抱了抱妻子,安慰道:“我相信,他比你更难过他过去的所作所为。”

    “或许吧。”

    原本欢快的情绪,因为周齐礼物的出现而稍显沉闷。

    不过很快,夫妇二人再度沉浸在拆礼物的乐趣中。

    大半天的时间,夫妇二人都没有将所有的礼物拆完。不过未来留给他们拆礼物的时间并不多,很快他们便要启程回国。在此之前,二人也不想将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拆礼物。

    在忙碌的婚礼之后,二人也开始享受沙滩、阳光与美酒。

    这不这日下午,叶静嘉便约周琳在海滩的露天酒吧见面。作为极少数仍留在海岛的客人,周琳欣然前往。

    二人闲聊中,周琳问:“你们的蜜月准备去哪里?”

    叶静嘉喝着椰子汁看着夕阳道:“蜜月延后,暂时不会出去。”

    “为什么?!”周琳非常的不解。

    叶静嘉微笑的看向周琳解释:“时间方面安排不开,我的新戏今年会开机。”

    “你真的要重新拍戏啊!”周琳猛地将鸡尾酒放在一旁,靠近叶静嘉好奇的道:“圈内都在传你要复出拍戏,说是已经在接洽一部电影,不过都不知道到底是哪部。说说看,到底是哪一部?是那部大导演的新作,还是大热的科幻电影,难不成是那部小众的爱情片?”

    叶静嘉笑而不语。

    见叶静嘉越是不说,周琳越是心急,她催促道:“说说啊,反正早晚都会公布,再说我肯定不会对外说。难道,你还不放心我?”

    “我当然相信你,不过保持一点神秘感不好吗?”叶静嘉笑着问。

    周琳大声反驳:“当然不好!你要急死我是不是!”

    见周琳真的心急,叶静嘉终于开口道:“好了好了,就是那部爱情电影。”

    “天,你真的去拍爱情片?”周琳抓住叶静嘉的手,一脸震惊。

    叶静嘉不解的看向叶静嘉:“怎么?”

    周琳看向叶静嘉,欲言又止的说:“我听说,男主角是一名流量小鲜肉。”

    “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值得你在意?”叶静嘉关心询问。如果男演员有任何不妥之处,叶静嘉会考虑插手男主角的人选。

    周琳想了想,摇头说:“他本人倒是没什么,只是听说粉丝都很生猛。”

    听到这里,叶静嘉笑了,“我是已婚妇女,她们生猛也和我没关系,总归我们是不可能炒绯闻的。”

    “我就是担心,有人乱传。”周琳自然明白二人不太可能传绯闻,但依旧不禁补充。

    叶静嘉笑着点头说:“你的担心我明白,放心吧,我会注意和男主角的相处。”

    “那就好。”周琳点头,她见气氛有些沉闷,连忙道:“算了算了,不说工作,说说你们婚礼的司仪,怎么找了那样的主持?”

    叶静嘉眨眨眼道:“他主持的不错啊。”

    “哪儿不错,糟糕透顶,无聊透顶!”周琳不禁点评道:“你看看他主持的那一套,你随便找个网络支持人都比他有趣!圈内这么多的优秀主持人你不要,非要这种不知名的司仪,婚礼沉闷的我都想打瞌睡好不好!”

    叶静嘉笑着解释道:“好了,这样的司仪是我要求的。虽然主持风格中规中矩,也不是知名主持人,但我的婚礼真的不需要妙趣横生的主持人,规规矩矩的就最好。你想想我的家庭,有些看起来是玩笑的话说出口,却不见得是幽默。”

    “可是,他太规矩了吧!”周琳虽然理解叶静嘉的用意,但不禁继续碎碎念道:“那我还认识不少非常优秀的主持人,他们即便开玩笑也会注意分寸。再不济,也可以找新闻主播。”

    “谢谢,我知道你是好意。”叶静嘉笑着点头道。

    见叶静嘉坚持,周琳挥挥手:“算了,你的婚礼你开心就好。”

    叶静嘉笑着举杯,与周琳碰杯道:“希望很快,我能参加你的婚礼。”说起来,周琳是比叶静嘉的年龄更长的。

    “我也希望吧。”周琳举杯与叶静嘉相碰,只是神色却不见向往之意。

    在婚礼结束半个多月后,夫妇二人连同甜甜蜜蜜以及家人乘坐航班辗转返回帝都。

    随后的时间,新婚二人过着与原先类似的生活。唯一不同,大概就是原本顾白是几乎从不在荆家过夜的,但是婚礼后顾白可以在荆家留宿,陪伴妻儿。

    对于顾白留宿荆家,荆家没有任何不满,甚至于荆家的那些远亲即便不满于顾白的上门,但因为族长的铁腕也都不敢提出任何的异议。可见,荆先生的强权政策颇有效果。

    只不过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白家,则有既然不同的效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