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刻,甜甜蜜蜜被荆显岐抱出去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夫妇则二人坐在房间内。

    顾白拿着蜜蜜的发卡道:“蜜蜜的发卡确实是用宝石制成,而且是品质非常好的宝石。”

    “价格?”叶静嘉看向顾白问。

    “所有的加在一起,六七位数左右。”顾白道。

    叶静嘉微微挑眉,“白叙凡是什么意思?”

    “大概,真的很喜欢蜜蜜?”顾白有些拿不准的说。

    他还没有自恋道认为这是白叙凡私下送给他们的礼物,原因很简单,无论装饰物如何的奢华富贵,归根结底这些礼物的本质就是小女孩用的发卡与头绳。就连样式,都是非常幼稚的造成。

    叶静嘉看了一眼闪闪发光的头饰,最终道:“算了,既然是他送给蜜蜜的那就留着给蜜蜜戴吧。”

    “我也是这样想打,蜜蜜被他宠爱不是什么坏事。”顾白点头补充道。

    夫妇二人自然都是希望儿女可以好,既然阿深都说过蜜蜜被白叙凡喜爱不是坏事,他们也没有必要纠结礼物。

    确定完白叙凡送给蜜蜜的礼物后,夫妇二人便开始清点婚礼的礼金与礼物明细。

    当然,早在之前所有礼物早已分门别类的收好,礼金也被登记在案。此刻,夫妇二人要做的便是过过目,以及在临时储藏室内拆看宾客们送来的礼物。

    自然,每一份礼物上,都贴着赠送者的姓名。

    叶静嘉看着密密麻麻的礼物,想了想说:“储藏室太暗,咱们先把它们搬出来,慢慢拆吧。”

    “我来搬,你坐在那边。”

    顾白亲自将礼物一点点的搬到房间来,叶静嘉则坐在地毯上浏览礼金的清单。

    礼金总额不菲,不过大头还是白家的朋友,以及荆先生的生意伙伴。除此之外,夫妇二人的朋友出手也是豪大方的。不看亲人们的礼金,其中最大方的前三名,莫过于秦既明、温峥辰以及周琳。

    尤其是秦既明的红包金额,可以说是非常的土豪。

    叶静嘉不禁抬头问:“你有没有给秦既明和周琳当伴郎伴娘的红包?”

    “给了。”顾白头也不抬的说:“婚礼第二天,我亲自给的。”

    “那就好。”叶静嘉微微点头,看着二人给的金额,不禁感叹道:“他们给的红包,很厚重。”

    “我知道,秦既明的红包直接给的我。”顾白道。

    叶静嘉下意识的转身看向顾白,惊讶的问:“给的你?什么时候给的?”

    “来岛上后第二天,他遇到我后直接现场转账给我。”顾白回答道,随即抬头玩笑道:“看起来,秦既明今年收获颇丰。你看看,这是他送的新婚礼物。”

    见顾白手中有一个盒子,叶静嘉伸手接过来。

    当拆开包装盒,只见盒内是一把钥匙与一份公证书。

    “这是……”叶静嘉震惊异常,她万万没有想到秦既明会如此的疯狂!

    顾白将礼物搬到妻子身边,俯身看到公证书的内容后,不仅没有惊讶,反而劝道:“既然是新婚礼物,就收下吧。”

    “可是,这太贵重了!”叶静嘉转身看向丈夫,特别认真的强调:“这可是海边的别墅房产!”

    原来,秦既明将一处海外房产赠予叶静嘉与顾白夫妇作为新婚礼物。

    顾白扭头看向妻子,似乎在反问:所以呢?

    所以?

    所以我们当然不应该收!

    “等到秦既明结婚的时候,我们再送一份分量想当的新婚礼物作为答谢。好了,你来看看其他的礼物。”顾白笑着说,他似乎毫不在意秦既明在送完金额不菲的红包后,竟然会再度送出如此贵重的礼物。

    见顾白如此说,叶静嘉反而不好再强调什么,只是内心决定等秦既明结婚的时候,她必然要还一份厚厚的礼物。

    于是乎,叶静嘉低头,继续拆礼物。

    见妻子没有再纠结秦既明送来的新婚礼物,顾白心中则是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

    早在婚礼之前,顾白与秦既明便曾私下交谈过。

    至于交谈的内容,无法对外人道。

    但是通过那一次的交谈,顾白不再默默纠结秦既明对妻子格外的态度,相反他尝试以另外的一种态度对待秦既明。也正因如此,伴郎才会由秦既明担任。

    当然,秦既明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与此同时,叶静嘉继续拆拆拆!

    宾客们送来的新婚礼物种类繁多,有名牌包包,也有名牌奢侈品饰品,除此之外,情侣腕表也是不少也宾客的选择。除此之外,古董字画、钻石宝石、玉器石雕太多太多不同类型的礼物被在房间内展示。

    拆着拆着,轮到阿深送的木盒。

    当叶静嘉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放着的各式各样的钻石珠宝。虽然样式有些过时,但上面的宝石依旧散发着夺目的光芒。叶静嘉不禁道,“好漂亮!”

    顾白看到满盒的珠宝后,只是淡淡微笑询问道:“喜欢吗?”

    叶静嘉随手拿着一个玉镯,点头道:“嗯,喜欢,就是有些太贵重。”

    “喜欢就好。”顾白几乎可以猜到,阿深这是将母亲留给他的珠宝首饰全部送了过来,他低头看向妻子到:“既然是哥哥送来的礼物,我们就收下吧。”

    “嗯,也好。”叶静嘉想了想,点头答应。

    与秦既明不同,阿深是丈夫同父同母的孪生哥哥,他的礼物,再贵重叶静嘉也不好推辞。

    不过相比阿深的用心,白叙凡只包了一份红包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要知道,哪怕是白家的那些姨娘们,即便再厌恶顾白,再与叶静嘉交恶,都是礼金礼物全部送齐。

    “看起来,白叙凡对我们全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叶静嘉笑着与顾白打趣。

    顾白点头,恍然不在意的说:“我倒是觉得,他不送礼物也好。”

    “为什么?”叶静嘉仰着头问。

    顾白将一个木盒递给妻子:“吴蓝君送的礼物。”

    叶静嘉接过后,打开。

    只见,木盒内是一个送子观音像。

    叶静嘉不禁微微挑眉,“她可真会恶心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