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们很像对不对。”阿深主动道,“如果不仔细看,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叶静嘉不禁点头:“确实很像。”

    阿深笑了笑,他看向叶静嘉,真诚的道歉:“弟妹,希望你原谅我上次假扮顾白的事情。”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那样做,可是有些事情并不由他决定。

    “当然。”叶静嘉微微点头,她自然不会说介意。

    或者说,她知道阿深是有他自己的理由。

    无论当初发生过什么,至少现在她的生活很平静兴奋,这已经足够。

    “今天我过来,是来祝福你们新婚之喜。”说着,阿深起身,将他身旁的一个古朴的木盒递给二人。

    顾白接过后道:“谢谢。”

    “谢谢你。”叶静嘉顺势感谢道。

    阿深微微摆手,示意不用,他随即看向叶静嘉道:“蜜蜜在大哥那边你们不用担心,甜甜蜜蜜总归是白家的孩子,而蜜蜜被大哥重视是好事,至少其他人不敢动她们。”

    “这话是什么意思?”叶静嘉眉头一簇,只觉得阿深话中有话,不禁追问道。

    阿深耸肩笑着反问:“难道,你们认为你们结婚便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这的意思是?”顾白看向哥哥,表情凝重。

    阿深没有回答,而是进一步的解释道:“大哥虽然冷酷无情,但他对母亲一向敬爱有加。蜜蜜和母亲外貌相似是好事,记住,不要阻止大哥与蜜蜜的接触,或许有一天你们会感谢蜜蜜。”

    顾白不甘心的追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

    “不是我知道,而是所有人都知道。”阿深看向二人,见二人面容紧张忐忑,心中不禁微微叹了口气,随即缓缓开口道:“白秋程的身体每况愈下,去世是早晚的事情。不过算起来,你们应该还是有几年的准备时间。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希望你们可以牢记。”

    随后,阿深说了许多顾白夫妇并不知道的内情。

    那些事情令夫妇二人震惊的同时,也警惕起来。原以为他们结婚,便是最美满的结局。可是现在看来,婚姻不是结束,相反是另外一种的开端。

    顾白不禁握主叶静嘉的手,叶静嘉与顾白的手十指相扣。

    无论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畏惧。

    待阿深将所有的事情说完,他抿了抿嘴道:“我说的事情都是事实,无论你们怎么看待这些事情,但你们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因为有荆先生撑腰,便认为可以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谢谢,我明白。”顾白严肃道。

    “好的。”阿深起身,他在临走之前再度开口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切记。”

    “谢谢。”

    “有事找我的时候,就按照刚刚我说的联系方式联系我,不过没事的事情不要找我,以免被人察觉。”说完后,阿深挥手走出房间。

    夫妇二人留在房间中,看着沉重的盒子,不禁对视一眼。

    “我们该相信他吗?”

    “当然。”虽然顾白不理解阿深为什么要说这些事情,但“他有他的意图,而且我觉得他没有立场和理由欺骗我们。”

    “好吧。”叶静嘉点头选择相信顾白。

    他们默契的没有在这里打开盒子,而是决定带回房间再说。

    二人回到宴会大厅。

    幸好身为主角的他们实则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倒是没有人询问刚刚他们为什么消失。

    随后的时间,夫妇二人状若无事的继续与来宾寒暄、交流。只不过,叶静嘉没有再去寻蜜蜜,任由白叙凡抱着她。

    当然的晚宴举办的非常成功,有美酒美食作伴,宾客们都非常的尽兴。不仅如此,当时间渐晚,白秋程准备的适合成年人的夜间活动吸引不少人欣然前往,自然也有部分人的行程就此结束。

    顾白夫妇站在大厅门口,送客。

    在次过程中,白叙凡也终于将蜜蜜还了回来。

    “大伯再见。”困得打瞌睡的蜜蜜乖乖的回到父亲的怀中,她乖巧的依旧不忘揉着眼睛和大伯挥手说再见。

    “再见。”白叙凡看向蜜蜜微微点头示意。

    “大哥。”顾白道。

    “大哥。”叶静嘉紧随其后喊了一声。

    白叙凡微微点头,算是与二人打了招呼,随即开口道:“明天一早我会离开这里,我会留下阿恒陪你处理余下的事情。其他的事情,等你回到帝都,我会再找你。”

    顾白微微点头。

    随后,白叙凡在潘恒的陪伴下走出宴会大厅。自始至终,白叙凡都没有与叶静嘉说一句话。不过叶静嘉也不稀罕和他交流,反正他们的关系向来不好。

    只不过,叶静嘉倒是隐约能感觉到白叙凡果然对蜜蜜的态度格外的好。她笑了笑,随即扭头吩咐道:“楚楚,你先将蜜蜜抱回房间休息。”

    “是,小姐。”

    当晚,送完客人后,叶静嘉与顾白携手回到二人的婚房,此时的时间已经来到第二天的凌晨时分。

    按道理,二人将在这里度过他们新婚后的第一个夜晚。

    这原本应该是甜蜜、幸福的夜晚,奈何二人已经有两个小天使。这不,此刻早已换上可爱小睡裙的甜甜蜜蜜正躺在二人的床中,盖着柔软的被子呼呼大睡。

    叶静嘉俯身亲了亲两个小宝贝,顾白则非常老夫老妻的说:“我给你放洗澡水,你先洗洗澡放松一下。”

    “嗯好。”叶静嘉也不客气,随即开始换衣服卸妆。

    当二人都洗漱整理完毕后依旧神采奕奕,并没有太多的困意。

    叶静嘉坐在床边的沙发,看着茶几上阿深送来的木盒,不禁道:“他为什么选择我今晚告诉我们那些事情?”

    “或许是希望我们可以提高警惕。”顾白开口道,他看向妻子笑着说:“好了,今天忙碌一天也累了,先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

    “好吧。”叶静嘉看了一眼木盒,恋恋不舍的上床准备休息。

    至于,甜甜蜜蜜便躺在二人的中间,睡相格外的可爱。

    一夜,无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