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个演出的节目,便是由苏宇带来的经典歌曲的演唱。

    此次宴会中的许多节目都是“就地取材”由参加宴会的宾客带来表演。除此之外,自然还有专门的表演嘉宾。有此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原本就是娱乐公司,另一方面不少宾客也是希望可以表达一份祝福的心意。

    如此产生的演唱嘉宾,自然是非常重量级的,引得不少观众的欢迎。

    与此同时,美味的食物更是不间断的送上桌。各式各样的食物,经过厨师的妙手展现在餐桌,不仅给人味觉的享受,更给人视觉的惊艳。此时,便有宾客在谈论此次的婚礼,赞叹着婚礼的奢华。

    “如此一桌晚宴,想必要花费不少的心思!”

    “是啊,只说费用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更不用说是去哪里找厨师!”

    “听说荆家原本就有自家养的厨师,或许由他们掌勺。”

    “也可能是白家的厨师,毕竟是白家娶媳妇,当然不可能小气!”

    “不过,之前白秋程的几个儿子的结婚都没这么如此奢侈,看起来这位白少爷果然与众不同。”

    “当然不同,顾白是应如萱的小儿子,白秋程为二的嫡生子,更是白叙凡唯一的亲弟弟,他可和姨太太们的儿子不一样。”

    “就是就是!”

    “哎,不过你们说怎么没有晒嫁妆和聘礼?”

    “人家这种家庭还需要晒那种东西?这种私人海岛,可不是什么人想来都可以来的!鼠目寸光。”

    “可是,这座位怎么安排的,难道不应该是男宾一桌,女宾一桌,怎么反而是白家一桌,荆家一桌?”

    “人家自己的安排,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我看,叶静嘉的女儿倒是很受白家人的喜爱,你们看,从宴会开始到现在白叙凡便没有撒过手呢。”

    “这么小的孩子,也不害怕!”

    “怕什么?人家可是下一任的白家家主,我看这孩子倒是机灵,小小年纪就知道抱大腿呢!”

    正在被人议论为“抱大腿”的蜜蜜就始终安安静静的坐在白叙凡的怀中,她丝毫没有其他小孩那般因为畏惧白叙凡的疤痕而哭闹的表现,亦或者是不适找妈妈。

    甚至于,当途中叶静嘉找来,暗示白叙凡将蜜蜜还给自己,白叙凡都没有交还后,她也没有很强烈的表现。

    妈妈说让她乖乖的,不要乱跑,她果然乖乖的不乱动。

    同在一桌的白家三太太见状,慈爱的说:“看起来,叙凡是也想要个孩子了呢。”

    白叙凡扫了一眼吴蓝君,没有接话。

    反倒是一旁的二太太接话道:“蜜蜜与姐姐有几分相似,叙凡这是思念母亲吧。”

    此话一出,现场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

    在很多时刻,应如萱都是类似于禁忌的话题。

    除去白秋程与白叙凡,几乎没有人会主动提起她,尤其是在这样公开的场合。

    不过只见白叙凡看向应如薇,淡淡道:“若是母亲在世,想必此刻见幼弟结婚,定会倍感欣慰。”

    说到这里,气氛则显得有些僵凝。

    不过白秋程向来是不会分时机,他呵呵一笑看向蜜蜜:“吃饭吃饭,看看蜜蜜喜欢吃什么,夹给她。”

    蜜蜜见爷爷看向自己,连忙摆手说:“不不,我吃饱啦。”

    说着,她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表示自己真的已经吃饱。

    当正餐七七八八的上齐全,许多人便不再坐在原位,而是起身走走转转。或相互接触试图多以几条未来门路,或讨论着此次的婚礼,亦或者是讨论着生意方面的构建,希望借此接回拿到一单大买卖。

    与此同时,白叙凡也抱着蜜蜜起身与他人交际。

    见状,吴蓝君也起身。

    白叙磊走过来,齐声道:“妈,你刚刚是?”

    “没什么。”吴蓝君微微摇头,转而叮嘱道:“顾糖媗与应如萱外貌相似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许可以牵扯白叙凡的精力,暂且就这样。”

    白叙磊讶异的看了一眼远处的白叙凡与顾糖媗,随后点头道:“我明白。”

    “嗯,去吧。”吴蓝君挥挥手,示意自己这边没有事情。

    与旁人聊完生意的白叙凡低头看向蜜蜜:“累不累。”

    “不累。”蜜蜜摇头,仰着头举着自己手中的小水**乖巧的问:“大伯累不累?要不要喝水水?”

    “我不渴。”白叙凡淡淡一笑,示意蜜蜜自己喝。

    蜜蜜乖乖的抱着水**坐在大伯的怀中,丝毫没有任何的不适。

    另一边,叶静嘉看着坐在父亲怀中的甜甜,对顾白旧事重提:“白叙凡什么时候将蜜蜜还给过来?蜜蜜该困了。”

    “别急,他一定另有目的。”顾白低声安慰道:“白叙凡不会做无用之事,他肯定是为蜜蜜好。”

    “为蜜蜜好?”叶静嘉看了一眼白叙凡,不甘道:“恐怕,他只是为他自己着想!”

    不是叶静嘉不相信白叙凡,而是因为白叙凡确实不值得被人信任。

    之前他对顾白做过的事情,叶静嘉历历在目。

    二人正说着,一位服务生走过来道:“有一位先生,让我将它转交给二位。”

    “谢谢。”

    夫妇二人拿起信封,打开一看。

    只见,是一间房间号。

    署名是:兄。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前往。

    待二人来到房间,只见房间内果然是顾白的亲哥哥阿深。

    “恭喜你们。”

    阿深此次确实能够前来身份自然是白叙凡的助理,也正因为是助理,所以他始终没有机会与顾白夫妇见面。此刻相见,想必也是费了一番心思。

    “谢谢。”顾白道。

    阿深对弟弟点点头,随即看向叶静嘉,笑着说:“顾白应该已经向你介绍过我,我是他的孪生哥哥。”

    看着与丈夫一模一样面容的阿深,哪怕叶静嘉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被震惊到。尤其是现在,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阿深,叶静嘉甚至有些恍惚,恍惚到有几分分不清阿深与顾白谁是谁。

    实在是因为,他们的外貌几乎是百分百的相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