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白叙凡带着蜜蜜来到一处休闲隐蔽的位置。他避免与白家人坐在一起不是惧怕他们,只是不想。

    白叙凡将餐盘递给蜜蜜,结果蜜蜜真的什么都不吃,乖巧异常。

    最终,白叙凡只得放弃。

    蜜蜜乖乖的坐在白叙凡的怀中,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白叙凡的脸。

    白叙凡低头问:“怎么?”

    蜜蜜指着自己的脸问:“痛不痛?”

    白叙凡一愣,随即明白蜜蜜说的是自己的刀疤。

    他微微摇头,不痛。

    怎料,蜜蜜却很笃定的说:“肯定好痛好痛的。”

    说着,她蹬着小腿,试图站起来。

    虽然不明白蜜蜜要做什么,但白叙凡依旧帮助她站在自己的身上。

    只见,蜜蜜看向白叙凡的刀疤,特别乖巧的呼呼道:“痛痛飞,痛痛飞,不痛不痛哦。”

    那一刹那,白叙凡差一点笑出声。因为蜜蜜的表现是如此的幼稚可笑,可是面对与母亲如此相像的女孩,他的内心则有一种说不出的淡淡苦涩。

    母亲也是这样的温柔,这样的善良。

    可是善良的人,却大多没有好下场。

    “不要太善良。”白叙凡抱着蜜蜜轻声道。

    蜜蜜不解的歪头看向大伯,很是迷茫,完全不明白大伯在说什么。

    正在此时,有人走过来热络道:“这是蜜蜜吧。”

    白秋程看向来者,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一改刚刚的温柔,而是冷傲的反问:“你是?”

    “哦,您好您好,您看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

    来者,自然是此次的宾客。

    虽然宾客经过非常严苛的筛选,但因为有不靠谱的白秋程在,混上来一些不靠谱的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比如此时此刻,白叙凡面对的男人便是某公司的老板。

    他正积极的向白叙凡推销自己的公司,企图获得融资的机会。

    白叙凡见过太多类似的人,根本不需要他来处理,自然有助理潘恒将对方“请”走。

    随即,白叙凡起身,抱着蜜蜜问:“要不要吃冰淇淋?”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不远处的甜甜正在撒着娇要求吃冰激凌。

    荆先生将甜甜带入会场后,便将她交给楚楚与楚炎。

    “我要吃冰激凌!冰淇淋!”聪明的甜甜见是楚楚当即要求吃冷饮!

    楚楚自然不肯,不停的哄着甜甜。

    不过她根本哄不住甜甜,或者说,除去荆先生与叶静嘉,就连顾白都常常“拜倒”在甜甜的威力之下。这不,此刻的甜甜见硬的不行便来软的,嗲嗲的说:“楚楚阿姨,我就吃一小盒冰淇淋,很小很小的一盒好不好嘛!”

    面对甜甜无辜的大眼睛,以及超可爱的脸庞楚楚真的很想说好,但是她不敢。

    正在此时,叶怀信从后面一把抱起甜甜,笑嘻嘻的说:“甜甜!想不想我!”

    “啊啊,舅舅我要吃冰淇淋!”甜甜对叶怀信是有印象的,她当即甜甜的笑着要求着。

    “好啊!”面对可爱的甜甜,叶怀信傻乎乎的一口答应下来。

    甜甜正要欢呼,便听韩肃道:“阿信,你应该问问楚楚小姐。”

    “没事儿吧,不过就是冰淇淋!今天可是姐姐结婚的日子!”叶怀信大手一挥,随口道。

    韩肃见楚楚表情尴尬,再度提醒叶怀信:“如果oss不愿意,你要怎么办?”

    叶怀信一愣,扭头看向楚楚,只见楚楚摇头微笑的解释道:“大小姐不许甜甜小姐在饭前吃冰淇淋。”

    “那饭后?”叶怀信不死心的问。

    可惜,楚楚依旧摇头,“最近甜甜小姐吃了太过凉的食物,大小姐明令禁止甜甜小姐最近吃冰淇淋。”

    无奈之下,叶怀信尴尬的看向甜甜:“那,甜甜……”

    “不不不,冰淇淋!”甜甜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冰淇淋要飞走了,当即嚷嚷起来。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冰淇淋了,生气!甜甜看向叶怀信,大声道:“舅舅说谎,我讨厌你!”

    被可爱的小外甥“记恨”的叶怀信连忙允诺道:“甜甜等你长大,等你长大我请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生气的甜甜根本不听舅舅的解释,一个劲儿说叶怀信坏。

    见状,众人纷纷抿嘴偷笑,似乎压根并不想叶怀信解围。

    正在叶怀信抓耳挠腮的时候,还是韩肃拿出准备好的可爱礼物解救了叶怀信。

    “哇,好可爱!”甜甜当即被可爱的礼物吸引,甜甜的被韩肃道:“谢谢!”

    “乖。”

    很快,甜甜与韩肃等人聊在一起。

    没办法,谁让年纪小小的甜甜已经有美丑之分。她的注意力被韩肃等人的礼物吸引,完全忘记冰淇淋的事情。

    “小花痴。”叶怀信不禁小声嘟囔道。

    唐棠用胳膊碰了碰叶怀信,不禁努嘴道:“小心被听到。”

    叶怀信连忙在嘴边做拉锁状,表示自己会注意的。

    与此同时,现场的座位,渐渐被坐满。

    宴会很快开始。

    最开始的部分,是非常简单的感谢与致辞。

    新婚夫妇顾白与叶静嘉,以及双方的父亲在司仪的引导下,依次上台发言。

    最先上台的顾白,话语间满满都是对于叶静嘉的爱意。那种炙热的爱,通过言语传递出来,肉麻到甚至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过顾白本人倒是丝毫并不觉得尴尬,反而非常的认真用心。

    相比之下,叶静嘉的发言少了几分炙热,多了几分温情脉脉。温暖人心的同时,也有着对于顾白的爱恋与依赖。

    随后。

    荆先生的发言是严肃与恳切的,言语之前满满都是对于女儿的祝福,以及对于女婿的期许。他盼望二人可以有美好幸福的家庭,以及光明灿烂的未来。

    白秋程的发言,则是与之不同。

    与其说白秋程是在参加儿子的婚礼,倒不如说是在参加朋友的婚礼。他的言谈举止是如此的幽默有趣,虽有对新婚夫妇未来的祝福,但更多的则是打趣与玩笑。

    顾白在白秋程心中,叶静嘉在荆先生心中的地位,高低力见。

    不过无论如何,每每发言,台下必报以热烈的掌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