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很快,甜甜就发现爸爸根本没有将她带到海边,而是来到一间屋子里。

    “骗人!”年纪小小的甜甜愤怒的拍着爸爸的胳膊,表示自己的不满。不要以为自己小就可以糊弄这里,这里根本不是大海!

    顾白没有解释,而是抱着女儿走向别墅内,直至来到室内泳池后,他指向游泳池延绵出去的室外泳池,耐心温柔的解释道:“甜甜你看,这里的水和大海是相同的,所以在这里游泳就是在大海里游泳。”

    “真的吗?”甜甜懵懵懂懂的看向室外的游泳池,看起来果然是连成一片的,可是似乎有哪里不对?

    “当然。”顾白肯定的说。

    甜甜虽然心中有疑虑,但见爸爸点头,便爽快的答应:“那好吧,我要在大海里游泳!”

    见女儿终于满意,顾白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随即自然有随行的保姆准备好各种婴幼儿游泳的辅助品,比如必不可少的游泳圈保证甜甜游泳时的安全。

    套着游泳圈的甜甜开开心心的从室内游到室外,不过想游到大海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处面积极大的室内泳池看似与大海相连,实则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

    为的,便是方便那些喜欢海景却不喜欢去大海游泳的人。

    不过甜甜并不明白,她很快就放弃自己的执念,开开心心的和爸爸玩水。

    与此同时,叶静嘉也来到海滨海滩。

    因为是海岛,所以沙滩自然是必备的。

    此时海滩上的游人数量零零星星,且因都是此次婚礼的宾客故而彼此之间皆是非常礼貌和谐的。甚至有原本陌生的人,因此而结识。有的三五成群,玩玩水上摩托,沙滩排球,有的三三两两游游泳,谈谈心,倒是都很惬意。

    叶静嘉很快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找到母亲,蜜蜜正坐在母亲身边玩儿沙子,“妈,姐姐和彬彬呢?”

    此次顾建诚与亓恺没有来沙滩,是因为当地人得知在旅途中顾建诚的身体有些酸痛后,便热情的邀他去做地道的当地特色按摩,保证可以令他浑身舒畅。

    亓恺便特意陪伴他前往,故而二人没有来到海滩。

    “他们下海游泳去了。”叶兰芝抬头看向女儿笑着回答道,随即,拍了拍身边,示意:“嘉嘉,坐一会儿,一会儿他们就会回来。对了,甜甜去找你,你见到她了吗?”

    “见到了,顾白带她去游泳池游泳了。”叶静嘉点点头,刚刚坐下,便有服务生送来冷饮菜单,叶静嘉随手点了一款简单的鲜榨果汁后,对方去准备。

    叶静嘉坐在柔软细腻的沙滩上吹着海风,不禁看向乖巧的蜜蜜,“蜜蜜喜不喜欢这里?”

    堆着小城堡的蜜蜜抬头看向妈妈,然后点点头,露出米粒一般的可爱小牙齿:“喜欢!好玩!”

    叶静嘉笑了笑,不禁深深吸了口气说:“是啊,我也很喜欢,这里很安宁,很舒适,很放松。”

    “这里很适合生活。”叶兰芝微笑着的说。

    不过片刻,服务生将鲜榨果汁送来。

    “谢谢。”叶静嘉接过后,喝了一口,果然很新鲜。

    “他们在这里工作无忧无虑,随心自在,快乐悠闲,是我们所享受不到的生活。”叶兰芝看向远处的服务生,不禁道,这里很美,美的可以入画。

    叶静嘉端着果汁,笑着附和道:“是啊,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没有人来岛上游玩的时候他们便不需要工作,可以随意的如同在自己家中一般的在岛屿上生活。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在这样自由随性的地方生活。”

    看着女儿向往的侧脸,叶兰芝微微一笑,“会的,会有这么一天的。”

    叶静嘉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随后的时间母女二人默默无言,似乎除去日常琐事并没有什么值得母女二人沟通的话题。叶兰芝几次想开口叮嘱女儿夫妻之道,可话到嘴边却有些说不出口,似乎也是没有立场说出口。

    至于叶静嘉呢,她在繁忙的复工中难得有时间休息,正全身心的享受现在的生活,并未注意到母亲的心思。不过即便注意到,恐怕叶静嘉也不会明白母亲的心意。

    毕竟,多愁善感的母亲与果断冷静的叶静嘉是如此的天差地别。

    直至很久以后,叶静嘉突然看向母亲开口说:“妈,住的房间你们和姐姐一家被安排在另外一栋别墅内,具体的房间楚楚已经打点妥善,行李也已经送过去,她应该已经将钥匙交给父亲和姐夫。”

    叶静嘉知道自己说出来房间安排的事情必定会有些尴尬,但将话说出来至少比憋在心中好。再者,也总被生父与生母日日见面的好。

    听到女儿的话后,叶兰芝愣了一下,然后了然的点头说:“嗯,也好。”

    见状,叶静嘉没有在说什么,反而是叶兰芝过了一会儿开口说:“对了,嘉嘉,结婚的时候就让荆燃陪着你走那一段路吧。”

    叶静嘉内心一震,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母亲,见母亲脸色平和慈爱,千言万语只说了一句:“谢谢。”

    叶兰芝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等叶兰芝回到房间,顾建诚问:“你把话说给嘉嘉听了?”

    叶兰芝看向丈夫,点头道:“和她说了。

    “那就好。”顾建诚心中松了口气,随口笑着说,“不要让嘉嘉为难。”

    “我明白,只是委屈你。”叶兰芝不禁感谢道。

    顾建诚摆摆手,笑着的说:“这有什么好委屈的,我本来就不是嘉嘉的生父,应该由她的亲生父亲亲手将她的交付给顾白。”

    如今,顾建诚的主动让贤不仅仅是因为他与叶静嘉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也是因为他了解妻子与荆燃的过去,明白他们之间的问题所在并非感情破裂。

    除此之外,在他与荆燃多多少少的接触过,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荆燃对于嘉嘉的疼爱与珍视。

    所以,他认为送女儿出嫁这份光荣的使命,应该由荆燃来完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