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时跟着毕雨霏过去的许思月现在的发展也不好,因为被其他的经纪人要走,设计的路线不适合她,没多久就糊掉。只能在偶像剧里演一演小配角,甚至不如当时在咱们这边的公司呢!”

    “宣传部的章思贝在那家公司依旧负责炒绯闻,但是没有受到重用,据说是因为周齐找来专门擅长炒绯闻的大拿。章思贝现在的福利待遇什么的都很一般,也挺受气的。不过因为他跳过两次槽,所以好像不敢再第三次跳槽只能忍着。”

    “单学雷的团队倒是从那家公司跳槽出来,跳槽原因听说是因为那家公司本身就有商务部,也有商务部的经理。单学雷团队过去后立刻被原本存在的商务部吞掉。他们在那边呆了三个月见情况不妙就跳槽离开,不过听说离开的时候他的团队内少了三分之一的精英,现在单学雷重整锣鼓带着所剩的手下为没有公司的艺人服务,只是实力大不如前。”

    “丘君雅跳槽去那家公司倒是依旧是经理,只是听说工作任务很重,待遇也没有咱们这边的好。”

    “陈俊坤辞职回了港城,因为那家公司根本没有音乐部,他们将陈俊坤要过去虽然给他很高的薪酬,但压根不是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

    “据说跳槽过去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的,现在很多人都想回来,不过大家都不同意。当初他们跳槽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他们跳槽会对公司带来的影响?之前觉得工作室不好,便头也不转的转身离开,现在觉得混得不好觉得咱们这里好就想回来?没门!”袁圆义正言辞的说:“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再接受他们!”

    叶静嘉微微点头,公司当然不会接受背叛者。

    他们有今天,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袁圆对叶静嘉说完跳槽人的后果后,只觉得身心舒畅。往日里,都是她听别人说八卦,今天终于有机会由她来说八卦,感觉真是不错,怪不得他们都喜欢聊八卦。

    随后,二人简单聊了聊生活、育儿等等,见时间不早,叶静嘉起身离开。

    叶静嘉原本想直接去找温峥辰,不过想了想还是打算先回十五楼。

    电梯内很快只有叶静嘉一人,在艺人住宿层当电梯打开时,只见秦既明走了进来。

    秦既明没有看向叶静嘉,而是面对电梯门道:“我想和你聊一聊。”

    叶静嘉眉头微蹙,不解的看向秦既明的侧脸。

    秦既明却没有看向叶静嘉,只说:“公事。”

    叶静嘉明知不是公事,但依旧答应下来,有些私事不便在有录像的电梯间内说。

    很快,二人来到叶静嘉所在的楼层。

    虽说叶静嘉早已不在这边休息和工作,但楼层内依旧非常的干净。只是当进入房间后,房间的家具上已然盖着厚厚的布,以免家具蒙尘。

    叶静嘉掀开遮盖着沙发的布,打开空调与新风系统,示意道:“坐。”

    秦既明没有坐下,而是看向叶静嘉道:“过去我可能给你带来许多困扰,不过今后不会了。”

    “你?”叶静嘉心中一颤。

    见叶静嘉脸色骤变,秦既明轻笑一声,轻描淡写的说:“我只是想清楚了许多事情,我只是希望你可以过得好,不想让自己成为你的负担而已。无论你承不承认你的身份,无论你如何看待我,我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这一点永远不会变。就像之前再困难你也没有抛弃我一样,今后再艰辛我也不会舍弃你。”

    叶静嘉扭头看向秦既明,她的眼中有千言万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既明温和的笑着说:“别这样看我,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也知道未来要做什么。姐姐,恭喜你有了自己的宝宝,有了属于你的家庭。希望今后你的人生美满幸福,永远甜蜜。”

    看着一脸释然与轻松的秦既明,叶静嘉眼眶一酸,轻声道:“谢谢你,小明。”

    听到叶静嘉喊自己既明,秦既明心中狂震,不禁闭上眼睛阻止眼泪流出眼眶,他嘴唇微动,轻声道:“谢谢。”

    谢谢你还愿意喊我“小明”,谢谢你一如既往的善良,谢谢你给我机会没有拒绝我最后的愿望。

    秦既明仍记得,当年贝怡蓁问自己要叫什么的时候,自己说要姓“秦”。

    “为什么姓秦?”贝怡蓁惊讶的问。

    原本,贝怡蓁以为秦既明会姓“贝”。

    那时秦既明并没有回答,只是固执的说:“就是要姓秦!”

    贝怡蓁虽然不解,但还是依照秦既明的想法为他上了户口。

    此刻,秦既明从心中默默说道:之所以姓秦,是因为“蓁”中有“秦”那时年幼的秦既明最大的心愿,便是永远不会与贝怡蓁分开。

    可是最终,秦既明失信于自己。

    自从贝怡蓁决定与陆樾之在一起后,秦既明伤透了心。他不许任何人再喊他秦既明,因为这会让他想起贝怡蓁,想起过去。他之所以选择出国,不是不愿意看到贝怡蓁与陆樾之在一起的甜蜜,而是因为太在乎贝怡蓁。

    他生怕自己会不因为满陆樾之的行为而出手拆散他们,他想逃避这个世界,逃避这个华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最终,贝怡蓁去世。

    从那天开始,秦既明因为自责,因为痛苦,因为悔恨,硬生生将自己活成贝怡蓁的模样。最讨厌学习的他学着看书,最喜欢享受的他学着赚钱却如同苦行僧。

    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赎罪。

    贝怡蓁取名时只记得“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她希望秦既明学会自保,却忘记这句话的后半句则是“夙夜匪懈,以事一人”。

    白天与黑夜都不敢松懈,所有的精力用来为一个人服务。

    秦既明从来想都不只是想要自保,为自己着想。而是希望尽可能的回报贝怡蓁,即便他自始至终没有做到。

    这一次,他发誓。

    他一定会回报叶静嘉,信守过去的承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