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冷冷的看了一眼甄真,并没有加以解释。

    那眼神似乎在说,没有必要向甄真解释,亦或者可以理解为叶静嘉不屑与甄真解释。

    无论叶静嘉的眼神到底想表达如何的涵义,不可否认的是,叶静嘉完全轻视甄真等人。

    那种轻视与鄙夷,甚至可以说是发自肺腑的。

    那种不屑与高傲,刺激的甄真几乎想要与叶静嘉大吵一架。

    可是,她根本不敢。

    叶静嘉的身份令她畏惧,更令她胆怯。更何况,此时的白秋程已经看过来,甄真更是只能装作无心之过,笑着主动殷勤的与叶静嘉说起其他的话题。

    哪怕,叶静嘉丝毫不想理会她。

    不过能屈能伸,向来是甄真等人的强项。

    她们自知自己所依仗的不过就是白秋程的身份,故而在面对背景更强大,或者说是白秋程小心对待的人时,自然也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的。无论如何,现在的生活她们谁都不想放弃。

    哪怕是往日里最喜欢添乱找存在感的欧阳璐儿今天格外的安静,她虽然爱财如命,但也明白有些事情不能胡乱参与的道理。

    比如现在,她就安静如鹌鹑般的不言不语,即便身旁的吴蓝君几次三番的有意挑唆,欧阳璐儿都坚定的不开口,不插嘴,不作死!

    叶静嘉将所有人的表现收入眼中,只是安奈不发。

    正如叶静嘉所言,她是在喂完甜甜蜜蜜后,将两个宝宝交给楚楚与四位保镖之后才入座就餐。

    白家的午餐丰富且美味,以各类肉食、海鲜为主,期间也有不少很出名的菜品。

    “来来来,尝尝厨师的手艺。”白秋程热情的招呼道:“听说你们家的厨师都是大师,我的厨师也都是在酒店里请来的大厨。”

    叶静嘉微微点头,品了一口菜,然后微微点头说:“确实不错。”

    “哈哈哈,既然喜欢就多吃!”白秋程热情的招呼道。

    席间,叶静嘉与顾白的婚事自然提上日程。

    白秋程方面特别兴冲冲的表示,他可以为他们在私人小岛屿筹备婚礼,并表示会为叶静嘉准备最美丽的婚纱和最大的钻戒。除此之外,什么喝不完的香槟,看不到头的鲜花似乎他都已经计划妥当。

    不过听着白秋程说的头头是道,叶静嘉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在吃喝玩乐方面,白秋程确实是个中翘楚。

    “婚礼的时间你们想定在什么时候?”白秋程不忘询问重中之重。

    叶静嘉与顾白相视一眼,然后由顾白开口道:“秋高气爽的时候的吧。”

    “也好也好。”白秋程想了想点头赞成,“夏天的时候太热,海岛婚礼不太示意。”

    期间,几位太太虽然依旧不甘示弱,多多少少与叶静嘉发生了几句言语的敌对。但整体并没有过度,似乎也是在试探叶静嘉的底线。

    不过程自然是看不懂席这其中的波涛汹涌,只觉得餐桌热闹,话没有掉在地上便可以。

    至于顾白,他则冷冷的看着几位“太太”。

    虽然他不想回白家,但是既然回来,那就是新仇旧恨算在一起。

    以前的事情,总会有一天彻底清算清楚!

    等吃完午餐,叶静嘉与顾白便起身告辞。

    自始至终,顾白并没有称呼白秋程为一声“父亲”,而叶静嘉似乎也只是普通的客人。这所谓的“认祖归宗”似乎只是一种说辞,实际上顾白与叶静嘉只是来白家做客。

    尤其是将小儿子送走的白秋程,更是突然咦了一声,不禁道:“他改姓的事情,你们怎么不提醒我?”

    “老爷,以后总有机会的。”吴蓝君温和的劝道,“必用急于一时。”

    白秋程微微点头,算是同意吴蓝君的想法。

    待白秋程往回走时,吴蓝君与白叙凡的目光意外交汇。

    他们自然的将眼神错开,但是彼此都很明白,真正的“战争”此时此刻才真正的打响。

    过去有应如薇在中间,倒是也不显吴蓝君心机深。

    此次顾白的身世被爆,吴蓝君彻底来到台前。白叙凡自然不会放过吴蓝君,吴蓝君心中也很清楚,若是想让儿子成功,白叙凡是必须出掉的障碍!

    二人虽然心中都有想法,但也不不会放在台前。

    与此同时,在回去的路上,甜甜蜜蜜已经熟睡。

    叶静嘉轻声凑在顾白的耳边说:“怎么想到定在秋天?”

    “不喜欢吗?”顾白低声反问。

    “可是……”叶静嘉有几分担忧现在的情况。

    顾白笑着宽慰道:“白家有白叙凡坐镇不会有问题,他也不会让我出事。至于胡家那边你别担心,我已经找到线人。”

    “线人?”叶静嘉眼睛一亮。

    顾白解释:“多亏当初你给我的资料,现在我已经在胡家内部找到人帮我传递消息。你放心,胡家那边的情况现在一切良好。至于赵家,他们更不会出手。”

    “希望如此。”叶静嘉不禁道。

    顾白猜得没错,赵家确实不会盲目出手。

    赵家要等,等着看荆家与白家态度,也要等着胡家的想法。

    在所有的家族中,赵家可以说是事件最外围的家族。无论是任何事情,他们虽有参与,但都没有主导也更不知主谋。自然,这也与他们“中庸”的思想有着极大的关系。

    不过,胡家倒是不似赵家的平和,他们对于顾白与叶静嘉在一起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些介意。

    正是因为这份介意,吴蓝君抓住机会示意儿子再去努力一番。

    这不,这日白叙磊便在说:“叶静嘉隐隐有压在顾白头上的感觉,那次他们来我们家,每每叶静嘉开口顾白都不会插嘴,看起来顾白似乎是很怕老婆。”

    “怕老婆?”

    “是啊,不过叶静嘉毕竟是荆家的大小姐,地位似乎比顾白要高几分,顾白谦让也是应该的。”白叙磊解释道。

    有些解释并非解释,而是有意的引导。

    这不,这位胡家人便不禁多想。

    若是顾白听叶静嘉的,若是顾白得到白家,那岂不是代表白家与荆家联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