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中午,顾白与往常一般,准时在周二的上午来到荆家看望妻儿。

    “爸爸爸爸!”

    “爸爸!”

    见到顾白的甜甜蜜蜜格外高兴,顾白双手将甜甜蜜蜜抱起,乐的两个小宝贝格外的高兴,尤其是甜甜咯咯咯笑个不停。

    待来到儿童房,顾白便将礼物送给甜甜蜜蜜。

    今天,顾白送来的礼物便是精美的芭比娃娃。

    如今甜甜蜜蜜已经会简单的说话,虽然有时也会说一些完全听不懂的话,但顾白依旧觉得她们是如此的可爱,无论如何都是看都是看不够的。这不,甜甜正抱着刚刚拿到手的芭比娃娃,奶声奶气的说:“美美!”

    顾白坐在地毯上,平视女儿,温柔的问:“娃娃很美是不是?”

    “不不不!”甜甜摇头,很认真的指着娃娃再度开口道:“美美!”

    端着水过来的叶静嘉笑着为甜甜翻译:“甜甜给娃娃起叫美美。”

    顾白一愣,随即惊喜不已的问:“甜甜已经会取名?”

    “是啊,她呀人小鬼大想法多着呢。”叶静嘉不禁笑着摸了摸甜甜的头,“之前你给她买的兔子玩偶被取名为白白。”

    被妈妈摸透的甜甜抬头看向叶静嘉,特别认真的再度说:“美美美!”

    “对对,甜甜的美美特别美是不是。”叶静嘉笑盈盈的顺着说。

    得到认可的甜甜特别高兴,她抱着漂亮的芭比娃娃露出甜甜的笑容。

    至于蜜蜜,自始至终安安静静的坐在爸爸的身边,抱着手中的洋娃娃,乖乖巧巧的仿佛是洋娃娃二号。

    与甜甜蜜蜜玩了两个小时,直至她们需要午休,叶静嘉与顾白才得以有时间坐在一起。

    顾白的事情叶静嘉已经有听荆显岐说过,此刻顾白告诉叶静嘉的便是其中详情,以及白秋程的态度与动作。

    “不过前有胡家和白家试图联姻为例,我们倒是也不引人注目。”顾白露出淡淡的笑容,虽然白家的身份令他厌恶,但至少现在不是最坏的结果。

    叶静嘉恍然,不禁点头道:“你说得对。”

    比起之前被白叙凡强制回家时的状态,现在顾白回家至少可以说是没有严重的后顾之忧。毕竟前有白、胡两家相亲为例,虽说未成,但总归也是有了开端。

    如今叶静嘉与顾白作为叶家与白家的大小姐与小少爷,二人早已瓜熟蒂落,孕育出新生命,自然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人跳出来说二人打破惯例之类。

    可以说,叶静嘉与顾白在一起的事实应该会被各家默认。

    他们最担心的问题,似乎便轻轻松松的迎刃而解,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似乎便莫名其妙的成为无用功。

    “只是,就这样便可以吗?”叶静嘉有些不敢置信的询问,原本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竟然就这样的平安度过?

    顾白点头,唯有声音有几分疲倦的说:“只是……”

    “只是什么?”叶静嘉担忧的看向顾白。

    顾白抬头看向叶静嘉,不禁将自己的疑虑说出来:“只是,嘉嘉我并不想回白家。”

    顾白终究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叶静嘉,他并不希望回到白家。

    “为什么?”叶静嘉耐心的询问。

    之前他们不同意主要愿意就是担心其他两家因为二人的身份兴风作浪,他们被迫分手。可是现在,二人之间存在的“历史遗留矛盾”已经几乎被解决,如今顾白与白秋程的亲子鉴定已经出炉,顾白的身份也已经坐实。

    再者,顾白不回家的话又能怎样?

    顾白试图开口告诉妻子,他希望他们未来的生活是平静而幸福。即便他不是导演,妻子不是演员,他们也可以找一份与自身行业相关的行业,继续安宁的生活,而不是参与到复杂的夺权当中。

    顾白并不知道白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能结束,更很清楚的明白,他的身份,他所代表的可能性都预示着他是无法逃离白家的内斗。即便他不帮白叙凡,其他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与此同时的顾白心中很清楚,与白秋程是否相认已经不重要,因为只怕现在所有人都已默认自己是白家的人。想到这里,顾白微微的轻叹一声,只叹自己与妻子在一起的道路艰难曲折。

    哪怕,阿深亦或者是养父母都不支持自己回到白家。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没有他选择的余地。

    顾白终究只是说:“我只是随口说说,毕竟即便我不想回白家,其他人也已经认定我是白家的人。”

    感受着丈夫语气中的无奈,叶静嘉不禁伸手搂了搂丈夫,温柔的安抚道:“无论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丈夫,是甜甜蜜蜜的父亲。事情发展到现在也算是意外之喜。或许闯到桥头自然直,毕竟之前的时候我们以为的难题现在看来并不是什么难题,我相信未来我们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的。”

    顾白看向妻子,温柔的打趣道:“没想到,现在轮到你来安慰我。”

    “所以,这才是夫妻。”叶静嘉微笑着回答道。

    夫妻本一体,无论有任何困难,他们都会齐心协力共同解决。

    “对了,你的事情还是亲自和爸爸说一声吧。”叶静嘉想到现在顾白光明正大的身份,不禁建议道:“总归这不是一件小事,你说呢?”

    顾白点头答应,“也好。”

    当晚,顾白罕见的留在荆家吃完饭。

    晚饭后,顾白跟着荆先生来到书房。

    “姐,你别担心,父亲和顾白说的肯定都是一些小事。”荆显岐见叶静嘉坐立不安,安慰道。

    “你怎么知道?”叶静嘉自然是坐立不安的,虽然父亲向来是为自己好,但是她总是担忧二人会说什么话。

    荆显岐耸耸肩,开口道:“胡家和白家联姻时赵家不动,八成就是有类似的想法。现在竞争者原来越多,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比起单打独斗,互相内斗,肯定还是团结起来更有气势与能力吧。你们现在已经有甜甜蜜蜜,也不可能分开,他们之间谈得肯定就是那些很普通的事情。”

    “希望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