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兜兜转转,顾白的身世终究被昭告天下。

    于白秋程而言,找到亲生骨肉自然是喜事一桩。

    但对于顾白而言,他却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

    那日,面对突然登门相认的白秋程,顾白非常惊讶,对于所谓的亲子鉴定结果,他也是持怀疑态度。直至,当他正式与白秋进行亲子鉴定,结果出炉后证明二人确实为亲生父子后,顾白与白秋程的关系算是真正的盖棺定论,无法改变。

    再此全程,顾白展现出自己的高超的演技,始终表现出惊讶与怀疑,甚至有几分不悦。

    不过白秋程显然并不以为意,他正激动的指着自己,特别高兴的说:“顾白,我就是你父亲!”

    站在白秋程身边的老秘书,更是湿润着眼眶说:“小少爷,老爷找了你很久,现在你们父子终于团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作为另外一位当事人,顾白则显然没有那么激动,他微微点头,自始至终非常的冷静。

    截然不同的二人,看似完全不同,鉴定报告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昭告着二人的真实关系。

    “明天,不,等周日吧,你先回家见一见大家。对了,把你的两个孩子也带过来。”找到儿子的白秋程开始自说自话,说着说着,他突然看向顾白,“对了,把你两个女儿的姓改成白。至于你的名字,就叫白叙回吧。”

    听着粗俗到无语的新名字,顾白的表情平平淡淡,他并不想理会白秋程。

    可惜,他根本不明白,白秋程并不是“轻言放弃”的人。这不,在拿到报告后,白秋程便理直气壮的跟着顾白回家,然后在他家坐了一下午,要的就是要求甜甜蜜蜜改名。

    直至顾启术与白幸兰登门,白秋程想到今晚自己有约,他才难得勉强起身告辞,他不忘提醒顾白,“别忘记我说的事情,明天就去做!”

    顾白扫了一眼白秋程,并没有答应。

    不过白秋程并不在乎小儿子的态度,他早已看向顾启术夫妇,爽朗着大笑着特别豪迈的大手一挥表示:“顾白是我儿子,你们放心,我肯定把你们的儿子找回来!”

    顾启术与白幸兰脸色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内心则是一片苦涩。

    他们根本没有孩子,即便是顾白也并非他们的亲生骨肉,又何谈所谓的将儿子找回来呢?

    待白秋程走后,白幸兰将买来的东西放入冰箱,她不禁看向顾白试探着问:“白先生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事情?”

    自那天白秋程来找顾白,白幸兰夫妇便开始惶恐不安。

    他们很清楚顾白的身世,现在突然亲生父亲找上门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开口,是否应该将事实告诉顾白,而是任由所谓的“抱错”。

    “没什么。”顾白亲自为母亲倒了一杯水,他是打定主意不会为两个女儿改名的。

    见儿子不说,儿子与白秋程的小秘密令白幸兰莫名的心慌,她明白白秋程是顾白的生父,他们理应相认,但从感情角度出发,她却不认为顾白回到白家是一件好事。

    如果是好事,当年应如萱便不会将顾白送出来。

    见父母二人欲言又止,顾白想了想,开口正经而且认真的说:“爸妈,谢谢你们。”

    “我……”

    不等白幸兰说完,顾白便继续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是我的母亲,父亲也是我唯一的父亲。这与血缘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过去是我的父母,现在也是,未来依旧。甜甜蜜蜜是你们的孙女,嘉嘉是你们的儿媳妇,我是你们的儿子,很简单的道理不需要复杂化。”

    顾白的两三句话听起来是如此的简单,但是白幸兰与顾启术却不禁激动不已。

    白幸兰紧紧握住顾白的手,顾启术则是沉稳的开口道:“顾白,有一件事你的生父说的不对。你并不是在医院被抱错的孩子,而是你的亲生母亲……”

    白幸兰惊讶的看向丈夫,却见顾启术却已经决定将事实告诉顾白。

    隐瞒,并不是为顾白着想。

    第一次,顾启术开口缓缓道来顾白的身世。

    即便顾白早已知道内情,但是在父母的口中他仍旧得知许多新的消息。

    比如,顾白生母应如萱希望顾白可以永生不回白家。

    比如,在顾白一岁之前应如萱每个月会努力来顾家一次。

    再比如,每年顾白生日夫妇二人送的两份生日礼物,实则有一份是出自应如萱之手。

    “自从你渐渐开始能记住人后,你的生母便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你,只能悄悄的在暗处看你。她不敢见你是怕你会记住她,怕事情会败露。你的生母真的很爱你,为了你付出很多,不要责怪她。”顾启术感叹道。

    他仍记得第一次见到应如萱时的印象,他也记得每一次与顾白分离时应如萱的痛苦。

    说起应如萱,白幸兰不禁微微叹了口气,回忆道:“她是一位非常有个人魅力的优雅女性,只可惜去的太早。”

    这不是顾白第一次听到别人介绍自己的生母,随着他们的介绍,生母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顾白似乎可以想象到生母本人是何种性格,是如何的温柔细腻运筹帷幄。

    顾白不会责怪生母,因为他理解生母的一片苦心。尤其是成为父亲后,他更能体会父母对子女的良苦用心。

    说着,白幸兰将一张银行卡放在顾白面前,在顾白的目光中,她缓缓解释道:“这是当年你的生母留给我的一笔钱,用于抚养你成人。这些年我们在帮你打理这笔钱,原本是想等你结婚的时候交还你,现在便物归原主。顾白,我说这些话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你的母亲有多么的爱你。”

    顾白的目光从银行卡挪到母亲的脸上,他点头道:“我明白。”

    “白家的事情,我和你父亲都不懂,但是有一点当初你的生母再三提醒过我们不能让白家知道你是她的孩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