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白叙凡与胡轩雨见面时,所有人已经得知胡轩雨的全部资料。

    胡轩雨虽然与家主血脉至亲的女孩,但不可否认的是,胡轩雨的身份也是不容小觑的。胡家对于此次联姻,应该也是格外重视的。

    看着胡轩雨的资料,吴蓝君不禁无望的说:“选择这样的女人与白叙凡相亲,只怕胡家决定与白家合作。”

    白叙磊脸色大变连忙追问:“那我们?”

    “我们?”吴蓝君不禁摇头,她轻笑一声,抬眼看向白叙磊不禁反问:“我们能如何?”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要不然我再试探一下胡家的口风?”白叙磊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的模样,他试图做些什么改变现在不利于他的现状。

    吴蓝君问:“你不想放弃?”

    白叙磊连忙摇头,他不想放弃,他当然不想放弃!

    之所以与祖美兰结婚,之所以与胡家合作,之所以忍辱负重就是因为他想拿下白家啊!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他根本不想放弃现在的成果,他想达成目的,他渴望成功!

    见儿子不肯放弃,吴蓝君再次有了几分信心,她深吸一口气,抿着嘴,想了想冷静说:“现在只能指望赵家和荆家,看看他们的反应,如果他们尚且不满,说不定你还有一线希望。”

    “母亲,你的意思是希望赵家和荆家对付白叙凡?”白叙磊问。

    “算是。”吴蓝君以手撑着头,不过很快她摇头改口道:“不,不只是如此,我要你想办法和赵家取得联系。”

    白叙磊不解的看向母亲,只听吴蓝君道:“顾白是白叙凡的亲弟弟,叶静嘉是荆家的女儿,现在顾白与叶静嘉结婚生子便是代表着白家和荆家暗中结盟。如果白叙凡与胡家女结婚,那么只有赵家被孤立。”

    吴蓝君说到这里,白叙磊的眼睛瞬间亮了,只听吴蓝君继续道:“你想办法与赵家扯上关系,然后将顾白的真实身份告诉赵家,到时候赵家自然有动作。”

    “我明白!”白叙磊点头,不过转念道:“可是我去找赵家,会不会不妥,赵家会不会不相信。”

    “这有何不妥,赵家相不相信是在于你如何说。记住办事不可以拖泥带水,既然现在的情况便是如此,那么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反正再坏的情况,也不可能比现在更坏。”吴蓝君斩钉截铁的说,“如果你不想放弃就按照我说的做。”

    白叙磊自然不肯放弃,他跃跃欲试的依照母亲的话去做。

    白叙磊想见到赵家的人不难,但若是想与赵家的核心人物有机会在一起聊天则颇有几分难度。不过总归是白家的少爷,白叙磊费了一番周折后,成功的与赵家的旁系见面。

    对方很清楚现在白叙凡与胡轩雨的见面令白叙磊心中不安,现在赵家上下也担心多年前荆家的事情会重演在赵家身上,故而对方也愿意给白叙磊机会,将他引荐给赵家子嗣。

    赵家家主共有五子二女,二女皆已出嫁,五子中有一子现在在深山老林的庙宇中参禅。所剩的四子,有一子为庶子,平日里安安静静从不参与各家的事情。剩余三子中,最容易见到的当属年龄最小的赵瑾瑜。

    即便是年龄小,如今的赵瑾瑜也已经三十多岁。

    他愿意见白叙磊也是希望从他的口中可以得知与白家有关的消息,当然只见面一两次白叙磊是不敢将顾白的事情说给赵瑾瑜听的,故而二人的见面大多只是闲聊,以及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

    与此同时,白叙凡则在以每周一次的速度与胡轩雨进行约会。

    在外人看来,二人十有**是要成为夫妻。但唯有胡轩雨知道,白叙凡对自己的态度根本不像是两人,反而像是在例行公事。

    他们虽然一起吃饭,但实则大多时间都是安静的状况,即便胡轩雨有意接话但奈何白叙凡并不怎么愿意接话。

    他们虽然一起看话剧,但似乎只有她对话剧内容感兴趣,白叙凡更多的时间都是以很冷漠的态度来观看演员的表演。

    他们虽然一起欣赏音乐会,但全程同样只有她对表演抱有热情,而白叙凡的精力似乎并不在演奏者本身而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种约会模式令胡轩雨特别的茫然同时,内心也有几分失落,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样做才对!

    这日,二人在某高档餐厅用餐。

    闲聊中,白叙凡难得开口问了一句胡轩雨的父母。

    胡轩雨连忙回答道:“我的父亲开了一间琴行,一间音乐学校,音乐学校内教授钢琴、竖琴、小提琴、大提琴等西洋乐器。我的母亲是音乐学校的校长,负责课程与老师,时常也会授课。我的钢琴,就是我母亲从小培养起来的,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钢琴老师。”

    见白叙凡有在听,胡轩雨继续道:“我们学校内的学生年龄跨度很大,不过更多的还是以孩子为主。很多小朋友学习乐器的首选都是钢琴,不当然随着他们年龄的增加,或许会发现自己并不喜欢钢琴而转学其他的乐器,亦或者是不喜欢学琴,不过小时候学音乐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部分成年人也会来学习乐器,他们更自律,只可惜时间有限。”

    “幼儿几岁适合学习钢琴?”白叙凡若有所思的问。

    “五岁比较合适,如果年龄太小在琴房内不只是坐不住,而且也不太能够理解老师的话。四五岁的时候皮质细胞已大致分化完成,中枢神经系统更趋成熟,肌肉的发育也更加完善,在生理条件方面也适合学习钢琴。”胡轩雨非常专业耐心的为白叙凡解惑。

    白叙凡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是,有学琴的需要吗?”难得白叙凡开口,胡轩雨不禁追问希望自己可以帮到白叙凡。

    不过白叙凡微微摇头,并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愿。

    见状,胡轩雨虽然有些淡淡的失落,但也算是终于聊在一起。

    或许今后,他们会渐渐有更多话题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