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着胡轩雨的描述,胡家的长辈几乎已经明白白叙凡的态度。

    胡轩雨的大伯母虽然有些遗憾白叙凡没有亲自将胡轩雨送回来,但是她鼓励的说:“轩雨,白叙凡与你的同学、朋友、老师都很不同,他对你平淡不代表不喜欢你,你明白吗?”

    “嗯,大伯母你的说过,我记得。”胡轩雨点头,特别乖巧的补充道:“我明白白叙凡与其他人不一样,我也不会因为他的外貌和年龄而不满,能够与他在一起是我的福气,也是一件好事。”

    照本宣科式的回答虽然不算是优秀的答案,但却是合格的答案,众人心中微定。

    “你明白就好。”大伯母舒心的继续笑着教导,“外貌与年龄不是衡量男人的标准,你慢慢地与白叙凡接触就会明白他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男士,从他身上你会学会很多。”

    “轩雨,听你大伯母的话,和白叙凡在一起可不能耍小孩子脾气听到了吗?”胡父顺势说了一句。

    胡轩雨乖乖的点头,“嗯,我明白。”

    见话说的差不多,胡母笑着催促:“轩雨你先去上楼去整理一下,泡泡澡,明天不是还有演出?”

    “嗯嗯,那我先上去了?”提及演出,乖乖的胡轩雨也不禁露出灿烂的一面。

    在得到长辈的同意后,胡轩雨在四位长辈的目送中上楼。

    楼下,四人的表情则有些忐忑与担忧。

    尤其是刚刚不怎么开口的胡父,急不可耐的问:“大哥大嫂,你们说这件事情成没成?”

    “成不成现在还不好说,不过白叙凡应该没有厌恶轩雨。”胡家大伯母如实说,“等明后天你们还是要和轩雨谈一谈,让她主动一些。这次的机会难能可贵,我们也是费了一番力气才为轩雨争取到一定要把握住。”

    “万一,人家不喜欢轩雨呢?”胡母不禁道。

    “我从小看着轩雨长大,她是难得的好孩子,只要她耐心的和白叙凡接触这件事情**不离十。”胡家大伯母笃定的说。

    听到这里,胡父眼睛一亮不禁揣测道:“上面是不是和……”

    话说到一半便被胡家大伯打断,“清杰,这一次的相亲你只当是普通的相亲,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知道了吗?”

    虽然不甘,但胡清杰只能点头答应。

    长兄如父,在没有父亲的胡家,胡家大哥是胡清杰的半个父亲。

    不过胡家大伯越是遮遮掩掩,胡父想的越是多,他从哥哥嫂嫂的言谈举止之间几乎已经可以断定此次女儿若是能与白叙凡在一起,无异于一次登天的机会!

    不仅仅自己将成为白家的老丈人,而且自己在胡家的地位也会飙升!

    想到这里,胡清杰内心无比的激动,反观胡清杰的妻子,表情则有几分不安与担忧。

    走出胡轩雨家的胡家大伯夫妇一改刚刚的沉稳,不禁有几分心痛。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当年他们以三个儿子为豪,现在却奢望自己有女儿。

    若是他们有女儿,何至于将这次机会白白便宜胡轩雨!

    “你说,他们不会卸磨杀驴吧。”胡家大伯母不平的说:“我们可是花的大力气令胡轩雨在小一辈中脱颖而出,到时候她要是忘了我们,我可要和她没完!”

    “不会,我弟弟我明白,他虽然有些贪慕权势,但不是什么聪明人。至于胡轩雨,我将她推出来也是因为她是所有女孩中最没有自己想法的,而且很听话。”胡家大伯看向妻子,叮嘱道:“既然你担心她会忘掉你,那你最近就对她好一些,多和她联系。”

    “我对她还不好?当年她出国上学,学费可是我付的!”胡家大伯母不耐烦的如是说。

    “好了好了,事已至此我们就是和他们绑在一条船上的人。如果因为胡轩雨导致联姻失败,这个责任你我们都承担不起。”过去的事情胡家大伯不想再提。

    胡家大伯母也不是愚蠢的人,顺势说:“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这边我会看好,你自己多注意胡家的事情。这一次我们抢到机会,肯定有人记恨你。”

    “没关系,家主也欣赏轩雨。”

    “可是,为什么不选择本家的孩子?”

    为什么不选择嫡系的孩子自然有家主自己的考虑,不过说起来胡轩雨也并不算胡家的旁系。胡轩雨的祖父是现任家主的亲兄弟,两家的关系并不算远。

    只因胡轩雨的祖父去世得早,所以这一支早早的败落。

    不过,胡轩雨的大伯胡清志能力极强,是胡家不可多得的好帮手,故而为胡轩雨争取来与白叙凡相亲的机会。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胡轩雨想到今天见到的白叙凡,不禁微微咬了咬嘴唇,如果没有那道长长的刀疤,他应该也蛮帅气的,只可惜……

    想到这里,胡轩雨不禁悠悠的叹息一声,“可惜。”

    “可惜什么?”

    正此时,胡母推门而入。

    胡轩雨连忙坐起来,笑着问:“妈,你怎么来了。”

    “牛奶。”胡母笑着将温热的牛奶递到女儿手中。

    “谢谢妈!”胡轩雨笑着接过牛奶,甜甜的说。

    胡母顺势坐下,“刚刚在想什么?是不是白叙凡?”

    被戳穿心事的胡轩雨有几分羞涩,“没有。”

    胡母没有拆穿女儿,而是抚摸着她的长发说:“如果你能和白叙凡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坏事,你太乖巧,他照顾你我也放心。”

    听到母亲的话,胡轩雨有几分不知所措,她觉得自己不一定会与白叙凡在一起。

    胡母继续道:“我从小教育你要乖巧懂事,听大人的话。但是现在你也不是孩子了。你记住,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爸爸妈妈不会害你,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

    “妈?”胡轩雨不解的看向母亲,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突然要说这样的一番话。

    胡母则道:“记住,出嫁从夫,不管别人怎么说,未来你能依靠的只有你的丈夫。”

    见母亲表情严肃,胡轩雨只能点头说:“我记住了,出嫁从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