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赵家也倍感意外。

    “白叙凡这是要做什么?”

    “父亲,您看我们是不是要有所行动?”

    与子女的忧心忡忡不同,赵父很镇定的说:“暂且不要,不过只是见个面,你们不要杯弓蛇影。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如果他们真的有意结盟便不会拖到现在。我反而担心,其中有什么我们没不知道的事情。记住,切勿打草惊蛇,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们要牢记谨言慎行,以免惹祸上身,为家族带来耻辱。若是让我知道谁在外面为家族带来祸端,不要怪我无情。”

    听到父亲的话,众人当即惊醒过来,纷纷点头保证。

    白叙凡与胡家女的见面引起荆家与赵家两家的高度关注,不过两家的家主暂且都是选择以不变应万变,而不是盲目的采取动作。

    荆家的子嗣只有荆显岐与叶静嘉,二人年龄都不大也格外听话,真真的没有去打听或者多管闲事。反观赵家的子嗣众多,想法自然也多,哪怕有赵父的耳提面命,但总有人担心胡家与白家真的将要结盟便不顾赵父劝道偷偷的调查起来。

    此事不单单对荆家与赵家产生冲击,即便是白家内部都无比震惊。

    若说应如薇、甄真等人得知这件事后是愤恨,那么吴蓝君则是惊怒。

    她惊愕的看向白叙磊不敢置信的重复,“你是说,白叙凡真的决定与胡家女见面?!”

    白叙磊点头重复道:“刚刚得到的消息,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母亲,你的计划成功了!”

    原来,之前正是他们想方设法的劝父亲同意白叙凡与胡家联姻。虽然白叙磊不明白母亲的用意,但听话的他一五一十的按照母亲的吩咐行动,现在事情终于成功,他自然颇为欢喜。

    谁曾想,始作俑者的吴蓝君却不禁后退半步,她脸色惨白的跌坐在座位上,喃喃道:“怎么会这样,白叙凡怎么会答应!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白叙磊连忙提母亲顺气,同时他分外的不解,明明计划已经成功母亲为什么不高兴?

    “母亲?”

    面对儿子的疑惑,吴蓝君不禁有几分愤恨,为什么她的儿子就没有应如萱的儿子聪明,为什么她的儿子偏偏随了白秋程?!若是白叙凡是她的儿子,若是……

    无论吴蓝君如何的不满,她只有白叙磊一个儿子,只能耐心的解释道:“原本我劝你父亲劝白叙凡与胡家女联姻,是为了借助这件事情令荆家和赵家忌惮白叙凡,同时利用白叙深的身世问题将他击垮。”

    在吴蓝君看来,白叙凡原本应该是一定不会同意的,因为如果真正同意无异于是代表着打破原本的格局。现在白叙凡既然敢同意,说明一定与胡家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种协议的背后,才是真正令吴蓝君感到畏惧与后怕的东西。

    现在吴蓝君已经没有精力再为儿子细细分析,只简练的说:“看起来,是胡家耍了我们。原本我想借助这件事情帮你上位,彻底将白叙凡拉下来,没想到却为胡家做了嫁衣。只怕,之前胡家之所以选择你和白叙昌,便是以图通过你们向白叙凡施压,然后再白叙凡行程联盟。当初,他们或许并没有将筹码放在你们身上。”

    “你的意思是,我们反而成了胡家的棋子?”白叙磊大吃一惊,他简直不敢想象母亲说的是事实。

    吴蓝君点头,有气无力的说:“现在你马上去查一查胡家与白叙凡联姻的是谁,说不定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快去!”

    “哦哦哦,我这就去!”

    与此同时,白叙凡与胡家的小姐见面。

    “你好,我叫胡轩雨。”

    “白叙凡。”

    此次见面是二人单独会面,除了餐厅的服务生并就没有第三人在场。

    胡轩雨是一位非常标准的美女淑女,说话和风细雨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而且行事做派也很得体,既没有畏畏缩缩,同时也不会格外的目中无人,是非常有修养的女孩子。

    餐点很快被端上来,二人边吃边聊。

    “我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回国,暂时在一家乐团里工作。”胡轩雨温柔的说起目前现在自己的工作状况。

    如此看来,白叙凡比她的年龄要大将近20岁,如此悬殊的年龄差实在是令人惊愕。

    不过白叙凡却丝毫不以为意,“什么专业?”

    “钢琴。”胡轩雨柔和的解释说:“我从小学习钢琴,随后去国外深造。学成后我的父母希望我可以回到国内,所以我便回来了。虽然常年在国外,但是我依旧觉得国内最好。”

    白叙凡只是淡淡点头,没有说什么。

    胡轩雨不是健谈的类型,不过想到今天是相亲而且家人委以重望,所以分外的努力,至少不要太冷场。幸而她的表演经验丰富,而且非常懂音乐,聊起天来也算是有内容的。

    晚餐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期间白叙凡通过简单的交流明白胡轩雨实则是那种年纪轻轻没有什么太大远见的女人,唯一胜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为人和气,颇有几分满腹诗书气自华。

    说希望,谈不上。

    说讨厌,也谈不上。

    二人平平淡淡的吃完晚餐,然后各自离开。

    白叙凡虽然没有亲自送胡轩雨回家,但为她准备好车,在这方面还是颇给胡家脸面的。

    坐在车上,胡轩雨微微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回到家中后,胡家父母,与胡轩雨的大伯,大伯娘都在等待她,他们关心的自然是此次二人相亲的情况。

    对此,胡轩雨非常乖巧的实话实说。

    “白先生人很冷淡,也不太常开口说话,不过为人倒还好,回来的车便是他准备的。”

    “他有问我在哪里工作,什么专业毕业,其他的倒是没有多打听。”

    “我看他好像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所以便只是简单的聊了聊,主要是餐厅,音乐,我在国外的生活之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