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家中,顾白看着手中的丝绒盒有些踟蹰。

    只见长盒外侧的纽扣是由特殊材料制成,虽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开,但是打开一次纽扣便会自动作废,盒子成为简单的摆设。如此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的盒子令顾白有些谨慎的同时,隐约可以窥见生母的仔细与妥帖。

    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先把盒子打开,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既然如潘母所言他与白叙凡、阿深三人皆有,那他也理应看一看自己这份到底有是东西。

    顾白轻松的打开盒子,只见盒子内躺着一把古老的钥匙,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顾白有些费解的拿着钥匙,什么意思?

    他不得不再次检查盒子内是否有任何遗留,空空如也的盒子令顾白无比的讶异。不过很快,当他拆掉盒子,便在夹层中找到一张纸,纸上是一个国外的地址。

    很显然,这个钥匙代表的是寄存在国外的保险箱。

    第二天,顾白动身出国。

    经过辗转,顾白成功的找到保险箱所在的银行。

    见到顾白的钥匙后,自然有人来接待他,经过重重安保,顾白来到一间无人的房间。房间内的布局是非常典型的北欧布局,干净、简洁大方的同时,也很有皇室的气质。

    将顾白送到后,服务人员便离开。

    当顾白将手中的钥匙插入房间内唯一的钥匙孔后,很快便有一个金属制的箱子从地面升起。他轻而易举的将保险箱打开,只见里面的东西非常的简单,不过只若干文件与一封信。

    是的,有一封信。

    虽然东西被保管的很好,但因为年月已久,信封已经有些发黄。

    信封上只写了三个字:“致,吾儿。”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也能够通过清秀文雅的字体,窥见笔者到底是怎样一位文雅优美的大家女子。

    打开信封,那种优美的字体越发的显现。信中的字里行间更是表达着书写者应如萱对儿子无限的思念以及道歉,言辞中对儿子的不舍如此的浓烈。

    可是,她没有办法。

    正如她信中所写。

    “若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渴望陪伴在你的身边,见证你与大宝成长过程。但是,我知道我的留恋与不舍是对你们最大的伤害。”

    “我不盼你功成名就,我只盼你为人正直坦荡,生活幸福美满。亲爱吾儿小宝,不要责怪我没有为你取名,名字代表着思念,我希望你在现在的家庭生活幸福,而不要被过去所赘。记住,善待你的养父母,他们视你如己初,养之恩同样重如山。”

    “希望你可以心怀感恩,不要责怪你的父亲。他并非是恶人,只是不会当父亲罢了。我与他的婚姻与任何人无关,我们婚姻的不幸不是因为我们双方的身份、性格等等,只是因为我们不合适,仅此而已。我盼你不要为我鸣不平,不要为我难过,不平与难过是生活的枷锁,学会放手,学会胸怀宽广方有更明朗的未来。”

    “今生能拥有你们三人,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感恩与上苍,也感恩于你们与我的母子缘分。若是有一日,当你想起我,我只希望你能买一束鲜花摆在你的书桌前,那便是对我最好的怀念。”

    “勿念,爱你的母。”

    看完信后,顾白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生母的豁达、从容与善良是顾白难以想象的,她竟然不责怪白秋程相反为他开脱。甚至,主动的要求自己善待养父母。顾白不明白,如此好的生母白秋程为什么会厌恶,如应如薇那样的女人又是哪里吸引的他。

    看着信中母亲所说,保险柜内的财物都是送给自己的礼物后,顾白微微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取出来。他知道这是生母留给自己的未来,可是他的喉头有些发紧,他第一次萌生强烈的见一见生母的愿望。

    可惜,终究不过是妄想罢了。

    当顾白走出银行的时候,有一名黑衣人男子跟过来。

    顾白眉头一皱,正想甩开那人的时候,只听那人说:“拿到了?”

    熟悉的声音令顾白有些迟疑。

    那人嘿嘿一笑,凑上前来,笑着问:“怎么,忘记我了。”

    当对方摘掉墨镜,顾白心中一怔,无比惊愕的说:“是你?!”

    黑衣人不是旁人,正是顾白的孪生哥哥阿深。

    “走吧,去酒店。”阿深带好墨镜,示意顾白与自己离开。

    顾白不知阿深的用意,但没有拒绝。

    很快二人来到阿深下榻的酒店,酒店是当地的五星级酒店,各方面都极其奢华。兄弟二人坐在窗帘紧闭的房间内,气氛有些微妙。他们的外貌是如此的相像,面对面甚至会恍惚有一种照镜子的感觉。

    不过很快,阿深主动打破这种僵凝,他道:“我听恒哥说你也拿到了钥匙,所以来这里等你。母亲的信,你应该看过了吧。她很好,很善良,也很豁达,与我们完全不同,对吗?”

    说着,阿深笑了笑。

    此时此刻的阿深与往日不同,他看起来格外的稳重与平静,之前见过的那种阴晴不定、吊儿郎当的感觉彻底消失。如此的阿深令顾白陌生的同时,也是无比费解的。

    见顾白一脸严肃,阿深反倒是笑着问:“怎么,难道怕我吃了你?”说着,阿深为顾白倒了一杯水,打趣道:“如果我想吃了你,也不会给他们地图让他们救你。行了,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

    顾白接过水杯,震惊不已:“是你?!”

    那时顾白被白叙凡关了起来,之所以九尾能营救成功,是因为有人秘密的通过邮箱给了九尾一份地图。那份地图极大程度的帮助营救行动成功,也是那份地图令顾白逃出生天。

    顾白始终不知道帮助他的人到底是谁,没想到竟然是阿深?!

    顾白不明白,阿深为什么会帮自己,为什么会显露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