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遇人不淑。

    白叙凡的母亲应如萱所在的应家在当年并非小门小户,而是有历史底蕴的书香世家。

    白秋程与应如萱的婚事,是长辈之命,媒妁之言,在他们尚未出生时便由双方的祖父定下的娃娃亲。以当年两家的家世来看,他们二人如何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事实,应如萱确实是世家培养出的大家闺秀,行事做派完全符合白家对于未来家母的要求。更难得是,应如萱自小善解人意,待人真诚,与人为善。

    在外人眼中,谁娶得这样的贤妻便是一辈子的福分。

    只是,谁也没想到白家的白秋程却是彻彻底底的混世魔王。

    白秋程少年时,众人还可以以少年性情不定来当做解释,皆认为他成年后便会自然而然的成熟起来,承担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只是可惜,白秋程却真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不仅一事无成,而且惯会打着白家太子爷的旗号耀武扬威。

    那时,在文人中颇有威望的应家对白秋程是不满的。为此,白家家主也就是白秋程的祖父亲自上门说和,并保证婚后白秋程定会善待应如萱亲事方能成真。

    应家看在老友的颜面上,勉强赞同,只盼望白秋程婚后学会承担。

    婚后最开始的几个月,应如萱的花容月貌确实将白秋程的心笼在家中,众人安下心来。只是没过多久他便故态复萌,寻花问柳,不理家事,不理工作。

    更可怕的是,白秋程竟公然宣称压根不喜欢在外人眼中贤良淑德的应如萱。相反,他喜欢的是豪放的,**的,充满魅力的女人。不仅如此,在应如萱刚刚怀孕五个月的时候,白秋程更是与应如萱的庶女应如薇在应如萱的生日会上厮混在一起。

    那一次,得知消息的应如萱险些流产。

    为此白家祖父大发雷霆,狠狠的斥责白秋程的同时,连带着白秋程的父亲都跟着遭殃。同时,应家更是觉得颜面无光,恼怒于庶女的不顾礼义廉耻,丢应家的颜面,更气愤与白秋程的欺人太甚!

    不过无论如何,应如薇也只能进入白家,因为她一次中标。

    只是姐妹二人共侍一夫实在是令人不齿,白家祖父自认为愧对当初对老友的许诺,加之应如薇的亲生母亲地位低贱,应如萱的亲生母亲与白秋程的母亲是闺中密友,故而白家只同意将应如薇养在外面,不许进白家的大门。

    四个月后,应如萱生下白家长子白叙凡。

    白家家主亲自取名,取一“凡”字,取自非凡之意。

    九个月后,应如薇生下白家的儿之白叙昌。

    此名,则是由白秋程随口取得。

    白家本以为应如薇应该是结束,没想到随后白秋程接连将两位女人接回家中,她们分别是吴蓝君与甄真。对此白家祖父暴跳如雷,只因二人依旧是腹中带球,故而白家祖父只能不允许她们进入白家的大门,却将孩子接入白家,算是默认她们与白秋程的关系。

    故此,白秋程的老婆一个接一个的娶,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

    应如萱与白秋程的关系,则逐渐名存实亡。

    没想到,多年后,应如萱却再次意外怀孕。

    只是生下孩子没几年,应如萱便因为身体抱恙,年纪轻轻便香消玉魂。

    “之所以白秋程不回白家住,正是因为当年他的祖父死前叮嘱过白秋程的父亲不许那几个女人进入白家的大门。白秋程的父亲虽然疼爱儿子,但是也是孝子,没有忤逆。至于白秋程,听说他很听其父亲的话。”顾白对妻子如是说。

    听完应如萱的一生,叶静嘉不禁感叹一声,“造化弄人,没想到事情竟然是如此。”

    白秋程的渣,简直令人怒火中烧,叶静嘉从未想象过天下有如此懦弱无能,却好色到令人发指的男人!

    顾白没有接话,他不想评价上一世的事情,只是不禁道:“至今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将我们送给他人抚养,是希望我们有更好的生活环境,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或许,她只是觉得不希望你和她过类似的人生吧。”叶静嘉感慨道,毕竟应如萱的人生实在是可以用“凄惨”二字来形容。她大概只是不想自己的儿子也无法操纵自己的人生。

    顾白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而询问:“怎么想起来问我关于她的事情?”

    “初五的时候楚楚带蜜蜜去后面换尿布时意外碰到白叙凡,楚楚说白叙凡看蜜蜜的眼神很奇怪。思前想后,我想到蜜蜜名字里有一个媗字,所以很好奇应如萱本人。”说着,叶静嘉拿出ipad递给顾白,“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你生母的照片,这是我查到的照片。”

    顾白接过照片,不禁一愣。

    照片中的女子与蜜蜜看起来至少有三四分的相像,若是等蜜蜜长大些,或许会更像!

    顾白猛地抬头看向叶静嘉,只见叶静嘉微微点头,“那天你母亲叮嘱我说不要常常带她们出去,我原本只以为她是担心天气冷冻到她们。可是现在,我觉得大概不只是天气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们也发现蜜蜜与应女士长得相似。”

    说着,夫妇二人齐齐看向蜜蜜。

    “你的意思是?”

    “如果有其他人看到蜜蜜,难保不会联想到你和白秋程的关系。我叫你来不只是告诉你我打算将蜜蜜保护起来,而是希望你也有所准备。”

    “我明白。”

    自此,叶静嘉对甜甜蜜蜜保护的格外严苛起来。不仅不准外人见她们,而且对她们的照片也是严加看。幸好是在荆家,叶静嘉所有的要求都被一一照办。

    看着睡姿都格外乖巧的蜜蜜,叶静嘉不知这算不算隔辈遗传,只是无论如何她都会保护女儿健康成长。

    叶静嘉轻轻的问了问蜜蜜稚嫩的脸颊,原本睡熟的蜜蜜醒了过来,她睁开漂亮的眼睛,看向母亲,露出纯粹无害的笑容,张嘴喊了一声,“妈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