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网络中关于阿福离世的消息,只是一带而过。没有看过阿福友情出演的综艺,亦或者是忘记阿福的观众并不会因为一只狗的离世而悲伤难过,他们依旧幸福的等待着春节的到来。

    唯有与阿福亲近的人,才会分外体会到不同。

    比如蜜蜜,往日里每天晚上蜜蜜都会或被叶静嘉抱着,或被佣人抱着去看阿福。可是从那天开始,蜜蜜再也见不到阿福。虽然有小二和小黑被动陪她玩,但是不满一岁的蜜蜜的眼神却总是看向原本属于阿福的位置。

    可是那里再也没有阿福的点子,房间内也没有阿福的饭盆。

    不仅如此,与阿福关系平平的小二和小黑似乎也在好奇阿福为什么不在,他们时常会围着阿福的地方绕圈圈,有时会蹭佣人的腿喵喵叫,似乎在问:那只狗呢?

    就连荆先生与荆显岐,似乎也因为阿福的离世而感到悲伤。

    不过所有人中最痛苦的,莫过于叶静嘉。

    阿福对她而言无异于是亲人,亲人的离世总会令人万分悲痛。这不这段时间,叶静嘉的情绪始终低迷,甚至连令她费心的胡家她都不再用心。

    不过人生本就是五味杂陈,有悲,自然有喜。

    大年三十的当天,荆家上下忙着准备年夜饭。

    虽然荆家只有三大两小五人在一起跨年,但该准备的食物一样都不能少。

    叶静嘉打起精神,忙着打理琐事。

    傍晚,临近吃饭的时候,叶静嘉抱着甜甜喂母乳。不过一般来说叶静嘉不会让甜甜吃饱,一来随着年龄的增加甜甜的食量越来越大,母乳无法满足,二来叶静嘉也要保证蜜蜜可以喝到母乳,三来叶静嘉有意在她们一岁的时候为她们断奶。

    于女明星而言,喂母乳喂一年已经是难以想象的极限。若不是叶静嘉已经决定不接工作,她是万万不可能拖沓道现在的。

    叶静嘉看甜甜喝的差不多,便想以奶粉替代母乳。

    她拿起奶**正要放入甜甜的口中,只听甜甜突然喊了一声,“妈妈。”

    叶静嘉一愣,她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甜甜你,你会说话了?”

    “妈妈!”甜甜声音响亮的重复道。

    叶静嘉惊喜的将奶**放下,将甜甜抱在怀中,猛地亲了亲甜甜的小脸蛋,不禁道:“妈妈的乖宝宝!甜甜竟然会喊妈妈啦!甜甜真的是好聪明!”

    甜甜突然蹦出来的“妈妈”令叶静嘉惊讶的同时充满惊喜。因为叶静嘉从来没有刻意教过女儿喊自己妈妈,她更多的都是给她讲故事,对她说话。

    不过即便甜甜喊了“妈妈”叶静嘉依旧将奶粉喂到她口中,而是将蜜蜜抱起来喂母乳。

    两个女儿都喂好,整理妥当后,叶静嘉抱着甜甜走出来,笑容满面的说:“爸,甜甜会喊妈妈了。”

    “真的?”荆先生颇为惊讶的问。

    “嗯。”

    仿佛是为了印证母亲没有说谎,甜甜指着叶静嘉特别清脆的喊了一声:“妈妈!”

    “乖女儿!”叶静嘉不禁再次亲了亲女儿的脸颊,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荆先生伸手,熟练将外孙女接过来,看着外孙女圆滚滚的眼睛不禁笑着说:“甜甜很聪明。”

    “是啊,甜甜很聪明。”叶静嘉笑着点头赞同道。

    恰好此时荆显岐从外面回来,听说甜甜会说话后,他连忙称赞一番,随即寻问:“蜜蜜呢?”

    “蜜蜜倒是还不会。”叶静嘉笑着摇头,“不到十个月会说话,甜甜算说话早的。”

    虽说是双胞胎,但毕竟是异卵双胞胎,叶静嘉也没有奢望两个女儿会在同一天喊妈妈。甜甜能在春节前夕学会喊妈妈,叶静嘉已经非常的高兴。阿福去世带来的痛苦,也因为甜甜的开口而消散了些许。

    除夕夜,荆家人坐一起吃团圆饭。

    因为有甜甜蜜蜜的出现,所以当晚的年夜饭格外的热闹。这种热闹不是言语的热闹,而是心灵的温暖,以及家人日渐充盈带来的踏实感。

    另一边,叶静嘉的丈夫顾白则回到顾家与父母一同吃年夜饭。

    虽然顾白叶静嘉夫妇二人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毕竟没有摆酒席,顾白也不会强求妻子来自己家过除夕,至于两个女儿他更是不好意思强求抱回来。

    不过在餐桌上,吃着吃着白幸兰不禁碎碎念道:“顾白啊,你看什么时候你和嘉嘉举办婚礼,把结婚证领一下?甜甜蜜蜜现在都十个月大了,自从嘉嘉出院,我和你爸只见她们过几次而已。我们实在是不好意思总是去荆家看甜甜蜜蜜,你当父亲的也要尽职尽责。”

    顾白点头道:“我们大概今年会举办婚礼,去年嘉嘉刚生产完不方便举行仪式。”

    “婚礼的事情我们来办,不要让亲家费心。”顾启术叮嘱道,“如果有什么时候,你就来和我说。”

    “嗯,好。”顾白答应。

    “那你们可以尽快,不要再拖沓下去了。”白幸兰催促,她略带不满的说:“你说你,早早的听我的话结了婚,哪里会有这些麻烦事。”

    顾白只是赔笑几声,没有说话。

    顾家父母如此着急,顾白自然也是心急的。

    当然,他也不是毫无准备的。

    相反,早在半年前,他已经开始寻觅结婚地点。至于婚礼到底如何举办,他也已经有了构想。只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在私下悄悄进行,并没有被他公之于众。

    他希望,自己可以给妻子一个大大惊喜,他们将有一个浪漫的终生难忘的婚礼。

    与顾白与叶静嘉的除夕夜或温暖或家常不同,白家的除夕格外的激烈。

    起因便是白秋程要求白叙凡明天与胡家的女孩见面,确定结婚的事情。

    不过白叙凡很明确的表示不可能,他不愿意按照白秋程要求行事的态度令白秋程不满的同时,更觉得丢了面子,他红着脸,怒气哄哄的说:“我话已经说出去,你不去也要去!”

    白叙凡看向父亲,平静的说:“我不会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