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被人猜测有后手的白叙凡,这晚来到白秋程的别墅,面对依旧暴跳如雷的白秋程,他将一份厚厚的牛皮纸袋递给他,用一贯严肃冷静的口吻道:“叙深确实不是白家的人。”

    “什么?!”听到这里白秋程当场大怒。

    不过不等白秋程再说什么,白叙凡已经接续道:“问题的元凶是医院的护士,当年”

    原来,当年为新生儿洗澡的是一位新晋小护士,小护士入职不久因过于紧张在手忙脚乱之间不小心将小婴儿小手上挂着名牌弄混。随后,她不敢声张,只能随手将名牌分好。得知事实真相的护士长,虽然愤怒于小护士的粗心,但错已造成,她也只能将错就错,袒护小护士的同时,更是袒护自己,袒护医院。

    幸而新生儿从未与父母见过面,倒也没有人知道自己抱错孩子,也就是说白家的儿子现在并不知道在哪里,不过肯定的是白叙深不是白家的孩子。

    面对齐全的资料,白秋程瞬间相信白叙凡的说辞。

    “当时共有四名婴儿被弄混,除了叙深之外,当年母亲的贴身佣人潘婶也在那家医院生产,潘楠与叙深出生时间相隔不久,经过亲子鉴定,潘楠也是被弄混的孩子之一。”

    听到这里,白秋程眼睛一亮,“那潘楠是我”

    “不是。”白叙凡斩钉截铁的否认,随即道:“不过,叙深却是潘婶的亲生骨肉。至于其余两名弄混的婴儿我正在查,但是那家医院曾经经历过一场非常严重的火灾,许多档案已经丢失。唯一了解事实的护士长已经非常年迈,造成现状的护士也已随丈夫移居国外,我正在积极的与她取得联系希望得知更多的消息。”

    “联系有个屁用,我儿子呢!”想到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外,白秋程喋喋不休的抱怨着,“我要起诉他们!我要现在就起诉他们的医院!”

    白叙凡看着暴跳如雷的白秋程,只平静的说:“这件事情我会调查到底,白家的孩子不会流落在外。”

    无论如何,白叙深不是白秋程亲生儿子的事情已经坐实。至于真正的白叙深到底是谁,则成为一桩悬案。

    不过,与此同时白秋程也相信应如萱没有不忠。

    要说原因,大概也是因为应如萱本人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极其崇奉各种老派的规矩。也正是因为应如薇这种古代女子的行为准则,所以白秋程才会遵守父亲当年的叮咛,在应如萱死后并没有再娶妻。

    得知真相后,应如薇极为意外。

    “老天真是有眼,应如萱疼爱的竟然是佣人的孩子,哈哈哈哈哈,真是老天开眼!”应如薇想到应如萱的两个儿子,一个破相,一个是低贱的佣人孩子就觉得满意的不得了。

    同时,她的内心莫名松了一口气。

    应如薇虽然厌恶白叙凡,但也不想为他人做嫁衣。她倒是也想看看,吴蓝君能不能与白叙凡挣个高下!

    “叙昌啊,你可要加油多努力,现在正是好时机,争取拿下白家!”应如薇鼓励道。

    白叙昌自然也想努力,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从哪里着手。他总觉得白叙深的事情并不简单,或许吴蓝君与白叙凡都另有准备,只是他们到底准备的是什么,自己也摸不到头脑。

    再一次,白叙昌对自己的母亲产生淡淡的不满。

    如果自己的母亲是吴蓝君,或许他便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或许,他有机会与白叙凡一搏。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距离白家越来越远。可是这些话,他无法说给母亲听,因为母亲不会懂。

    想到这里,白叙昌不禁想到胡家。

    与此同时,面对白叙凡反击的吴蓝君非常的淡定,她仿佛早已猜测到结果,“白叙凡果然已经想好方法。”

    “那顾白?”白叙磊担忧的看向母亲。

    “顾白那边暂时不要动,既然白叙凡不将顾白扯出来便是没有与顾白谈妥。”吴蓝君对儿子叮嘱道:“你想办法与顾白取得联系,劝他离开。”

    “为什么?”白叙磊不解,他做了一个动作,表示顾白应该消失。

    看着儿子眼中的狠戾,吴蓝君笑着说:“傻孩子,死亡并不是以绝后患,荆家也不会允许我们动手做掉顾白的。听我的话,将顾白劝走,我们不能与荆家为敌。至于胡家那边,暂时不要将事情告诉他们。”

    白叙磊点头答应,随即想了想建议道:“美兰想签叶静嘉当他们婚纱的代言人,不如,趁这机会试探一下叶静嘉的态度?”

    吴蓝君想了想,点头道:“可以试试看,不过你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美兰虽然是你的未婚妻,但现在她依旧不是你的妻子。如果未来由你继承白家,知道太多的事情对美兰而言也不是一件好事,明白吗?”

    “我明白,我不会将顾白的事情告诉她。”白叙磊可以说是对吴蓝君言听计从,母亲说什么他便执行什么。哪怕是即将结婚,他依旧将母亲的话当作圣旨一般。

    他自认自己不是聪明人,但是听母亲的话可以令他省去不少麻烦,他也知道母亲不会害他。

    面对这样的儿子,吴蓝君说不上是喜欢亦或者是不喜欢,不过听话总比不听话好。

    “母亲,现在外人都在传白叙深的事情你是幕后凶手,你看?”白叙磊关心道。

    “即便外人知道是我那又如何呢?只要你父亲认为是应如薇便足够。别担心,白叙凡不会对我动手,外人更不可能管白家的家务,他们没有足够的立场与理由。”

    吴蓝君想的很清楚,有些事情不可能隐瞒住,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至少现在的结果她颇为满意,虽然没有将白叙凡弄下去,但至少应如薇彻彻底底得罪白叙凡,她便少了一个对手。

    “好孩子,白家便近在咫尺,只要你能成功我这一辈子便也不冤。”吴蓝君轻声道。

    白叙磊的眼中,闪耀出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光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