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恍然记起,上一世她因踏入娱乐圈因容貌而难以接到好的作品,故而接触整容,后来更是迷恋整容无可自拔。哪怕只是微调,但是架不住次数多,随着一次次的容貌调整,她的样貌渐渐洋气起来,漂亮起来,自然也与照片里太奶奶自然不同起来。

    叶静嘉不禁补充道:“看看她刚出道时的照片。”

    当荆先生看到贝怡蓁刚刚出道时的照片后,极其震撼,他久久凝望着贝怡蓁出道前的学生证照片没有反应。直至久到叶静嘉不禁开口提醒,荆先生才有所反应,“她现在?”

    “她早已去世。”叶静嘉抬头看向父亲,轻声道。

    荆先生瞳孔猛缩,他似乎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甚至往后倒退了几步直至他坐在座椅上,才缓缓的苦涩的说:“是吗。”

    “嗯。”叶静嘉轻声回答。

    与荆先生的震惊与痛苦不同,叶静嘉更多的是一种恍然与说不清的感受。

    原本因幼年时生活经历而造成的愤怒,不甘,怨恨,似乎就此烟消云散。

    原来自己生活在可憎的孤儿院不是被父母抛弃,而是家中突遭大难。原来自己不是没有人要的孩子,相反自己的亲人一直在努力的寻找自己。原来她的人生远不是想象中的凄惨,相反她原本是可以有一条幸福之路。

    想到这里,叶静嘉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偏偏重生为叶静嘉。

    原来,她自始至终都是荆家人。

    想到这里,叶静嘉看向荆先生,长兄如父,长兄如父,她虽未有幸与荆燃真的有一段兄妹缘,倒意外的产生了一段父女缘分。

    上天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看着突然泪流满面的女儿,荆先生不禁担忧道:“嘉嘉,怎么?”

    叶静嘉摇头,她啜泣着说:“只是没想到,已经去世的贝怡蓁竟然是我的亲姑姑。”

    “是啊,如果我早些注意到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当好哥哥。”荆先生满面苍容,再也没有什么比找到亲人却发现亲人已经故去多年更令人感到悲伤与痛苦。

    随后,荆先生通过孤儿院的地点、贝怡蓁的年龄等等多方面的验证,几乎肯定贝怡蓁就是荆家丢失的女儿,他寻觅多年的亲生妹妹。

    原本应该是锦衣玉食的荆家小姐,却是一生的坎坷与凄凉。

    当年,荆家将贝怡蓁托付的那户人家并非穷人,亦或者完全陌生的人家。而是早年间,在荆家做帮佣的一对老夫妻的孙子家。老夫妻在荆家兢兢业业,人品被充分肯定。

    直至年老后,被长大有本事的儿女接回家颐养天年。

    老夫妻的子女有能力,而且非常的踏实本分,同时,其中老夫妻二儿子的儿子更是格外的踏实勤劳,媳妇也是善良质朴的女人。

    故而,贝怡蓁便被托付给这一家人,同时交给这家人一笔巨款,作为感谢。

    谁曾经,就是这样看似三代都踏实本身的人家,却在得知荆家覆灭后私吞钱物将贝怡蓁扔在了孤儿院。

    幼年时,贝怡蓁在民营孤儿院长大,那家孤儿院资质不全,利用好心人的善意大肆敛财。贝怡蓁依靠自身优异的学习成绩,成为孤儿院敛财的最佳工具之一,同时也为她个人博得一线生机。

    成年后,贝怡蓁依靠着奖学金艰难度日。

    在此期间,她却无私的抚养了一名同为孤儿的幼儿。

    大学期间,贝怡蓁开始爱上表演,在寻求表演的道路中因外貌、家世、年龄等种种原因遭到了太多不平等的待遇。她从非科班生,经过不懈的努力成为优秀的演员。可是所有的努力,并没有换的相等的回报,公司依旧因为她的样貌不佳而选择培养新人。至于被培养的新人,却丝毫没有感恩之心,令人憎恨。

    贝怡蓁的人生几乎可以说是与命运不停的作斗争,与孤儿院斗争,与外貌斗争,与演技斗争,与事业斗争,可惜结果都不如人意。直至,她在年轻的年龄长辞人世。

    荆先生不相信妹妹是自杀身亡,不过可能的元凶已经不在人世,他也不想再做挫骨扬灰的事情。

    关于部下建议的n检测,荆先生不想去做,他不想打扰妹妹的安宁。只看贝怡蓁没有整容前的容貌,他已经百分百肯定,贝怡蓁就是他寻觅几十年,却始终未曾找到的亲妹妹。

    当年,若是他再在娱乐圈多呆几年,或许便能与妹妹相见。想到这里,荆先生内心不是不后悔与自责的。

    只可惜,时光无法倒流,这终究成为荆先生内心无法抹去的悔恨。

    “走吧。”这日,烟雨朦胧,荆先生上山看望长眠于地下的妹妹。

    站在妹妹的坟前,看着孤零零的“贝怡蓁”三个字,荆先生不禁闭上眼睛。他的心中充满酸涩与悔恨,他的妹妹竟是如此的孤单,墓碑中连亲人的姓名都没有。

    是啊,他没有亲人。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荆先生弯腰抚摸着墓碑上,贝怡蓁三个字,轻声道。

    举着伞站在荆先生身旁的刘力民见状,不禁问:“先生,要不要为小姐迁坟?”

    荆先生细细的摩挲着墓碑,轻声道:“不用,让她安静的在睡吧。”

    “墓碑要不要添您、小姐和少爷姓名?”刘力民继续道。

    荆先生依旧摇头,妹妹生前他从为为她做过什么,死后哪里有资格将自己的名字添在她的墓碑上?

    荆先生在墓碑前呆了许久,离开前,他突然开口问:“她曾养育过一名孤儿?”

    刘力民点头:“是,名叫秦既明现在正在大小姐的公司内。”

    荆先生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且是下山离开。

    直至车辆行驶出墓园,荆先生才缓缓问道:“他曾来拜祭过吗?”

    “每次回国秦既明都会悄悄前来拜祭,祭日他也会专门回国拜祭。”刘力民一五一十的回答。

    荆先生看向窗外,也算是秦既明还有良知,若不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