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到这里,顾白立刻下车返回荆家。

    顾白突然回来,令叶静嘉有几分诧异,她托楚楚和佣人看护甜甜,便急匆匆的去见顾白。

    “怎么回来了?”叶静嘉来到客厅,关心的问。

    顾白没有解释,而是询问:“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只有我们两个人。”

    叶静嘉虽然不解,但很快带他来到自己的书房。

    坐在书房内,顾白将白叙凡告诉自己的事情告诉叶静嘉,他眉头微蹙,看向叶静嘉叮咛:“这段时间你千万不要带甜甜蜜蜜出门,以防万一。”

    “是谁揭露的这件事情?”叶静嘉则是瞪大眼睛震惊的询问道,她万万想不到白叙深的身份会被人发现!

    顾白摇头,他并不清楚,不过他不忘安慰道:“别担心,我有自己的打算。”

    叶静嘉不傻,她根本不相信顾白的话,忧心忡忡的说:“如果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你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顾白,你很清楚这一点对不对,所以你回来告诉我们不许我们出门,是不是?”

    面对妻子的精明与担忧,顾白很难去摇头否认同时也很难点头承认,他只能干巴巴的解释道:“白叙凡不会希望我出事,所以现在的情况比你想象中的要好很多,不要太担心。”

    “顾白,这件事情根本不好,糟糕透顶了!”叶静嘉心急如焚,她猛地握住顾白的手,开口道:“这件事情,我告诉爸爸好吗?他或许会有办法帮你。你不要拒绝,这件事情恐怕真的比想象中的复杂得多。四家的关系你应该也是了解的,我很担心胡家和赵家会借机将我和你看做白家和荆家联姻的代表,到时候有所动作。”

    顾白并不想依靠未来岳父的能力,他也不认为自己的身份一定会被人当做借口,再者,他也不是被动挨打的性格,“嘉嘉,你想象中的事情不一定会发生,不要自己吓自己,好吗?”

    “为什么不一定?!”叶静嘉觉得自己的猜测并不无道理,她分析道:“白家的白秋程与白叙凡相当于权利与地位是分离的,我们荆家也是在调整中重新起步,气势有限。这些年胡家与赵家则是始终保持着稳定的发展势头,若是他们想趁此机会联手合力吞掉我们,我们肯定承受不起的!”

    哪怕顾白明白妻子的推测是合理的,可是这种事情,他真的不希望令妻子分神。顾白摸了摸妻子的长发,温柔的说:“岳父和白叙凡都是有能力的人,胡家和赵家也不会盲目插手。我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的,相信我,好吗?”

    面对顾白温柔中的坚决,最终叶静嘉只能微微点头,勉强答应,不过她不禁补充道:“相信我,我爸爸不会害我们的。”

    听到这句话,顾白不禁笑了,“我不希望你告诉荆先生,并不是担心荆先生,我相信他也不会乘人之危。不要想太多,好好在家休息。”

    顾白离开后,叶静嘉的脸色始终充满担忧,她没有去看甜甜,而是询问管家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她可以不将事情告诉父亲,但是有件事情她必须弄清楚。

    “老爷今晚的飞机,大概明天早晨才能到家。”

    “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早餐时,叶静嘉果然见到父亲坐在餐桌吃早餐。

    “爸爸。”叶静嘉道。

    荆先生微微点头,他温和的看向女儿问:“听说,你找我?”

    “嗯,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叶静嘉道。

    早餐后,叶静嘉与父亲来到书房。

    叶静嘉要问的事情,正是胡家与荆家当年决裂的原因。换言之,叶静嘉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令四家关系真正的崩裂。

    荆先生有些意外的看向女儿,不过还是将缘由告诉了她。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算是红颜祸水。

    当年,胡家公子与荆家公子同时爱慕一位女子,结果那位女子选择嫁给荆家公子。随后,在女子,也就是荆家的太奶奶辅佐下,荆家越发的飞黄腾达,甚至一度真是成为四家之首。

    若只是如此,胡家也不必与荆家结仇。

    可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那位胡家的公子竟然因为没有娶到心仪的女子而终生未娶,年过三十便郁郁而终。那位胡家公子,恰恰是胡家的老来得子,加之荆家发展越发顺遂,故而胡家暗中与荆家结怨。

    听到缘由后,叶静嘉极为震惊,她不禁脱口而出:“太奶奶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若非如此,胡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公子怎么可能因此英年早逝?!

    荆先生微微摇头,他起身,从书架中抽出一本相册,翻开口指着一张照片说:“这便是太奶奶。”

    叶静嘉低头一看,震惊到几乎无法言喻。

    只因,照片中的女子几乎与自己上一世,也就是贝怡蓁一模一样!

    叶静嘉猛地抬起头,看向父亲,有些抖的指向照片问:“太奶奶她”

    荆先生以为女儿震惊,是因为长辈的样貌与她的想象大为不同,故而不以为意,解释道:“太奶奶虽然不是绝色佳人,却极有谋略,才智过人,是荆家荣华一时的关键。”

    可是叶静嘉早已听不到父亲的解释,她想到的是父亲曾说过他丢失过一位妹妹。叶静嘉极力的克制着内心如同海啸般的波动,低着头轻声问:“爸爸,我记得你说过我有一位姑姑,因为家中的事情至今流落在外。”

    “是啊,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她,却始终找不到。”提及素未谋面的妹妹,荆先生不禁揉了揉眉心,有几分低落的说:“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叶静嘉紧握着拳头,努力呼吸企图平复心情,“我觉得,有一位女艺人有些像太奶奶。”

    “艺人?”荆先生一震,眼睛一亮,不禁看向低头看照片的女儿,追问道:“是谁?”

    “贝怡蓁。”

    可是当看到贝怡蓁的照片,荆先生非常失望,因为贝怡蓁与太奶奶两完全不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