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此同时,顾白则刚刚离开荆家。

    荆显岐熟练的抱着正在咕嘟咕嘟喝奶粉的蜜蜜,看着从外面抱着甜甜回来的姐姐,有些许埋怨的说:“外面空气不好,姐你不要总是抱着甜甜出去。”

    “没事的,今天外面空气好。”叶静嘉笑着看向怀中的女儿,“对不对小甜甜,我们出去送爸爸。”

    躺在叶静嘉臂弯中的甜甜露出大大的无齿笑容,她手舞足蹈的咿咿呀呀着,谁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显然甜甜的心情很好。

    荆显岐则依旧觉得姐姐太不小心,不过他也说不过姐姐,只能低头看向怀中喝完奶正睁大眼睛好奇的看向自己蜜蜜,教育道:“蜜蜜,你不要跟着你妈咪随便出去知不知道?”

    乖巧的蜜蜜一眨不眨的看向荆显岐,很是招人疼爱。

    蜜蜜喝完奶粉没一会儿,甜甜似乎也饿了。

    叶静嘉喂完奶粉后,只见甜甜依旧挥舞着小手,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荆显岐插话道:“甜甜肯定是想玩儿昨天晚上玩儿的玩具,姐姐你给她玩一会吧。”

    “好,那蜜蜜?”

    “我带蜜蜜去看阿福,”说着,荆显岐低头看向蜜蜜,“蜜蜜,我们去看阿福好不好?”

    蜜蜜似乎知道荆显岐说的是什么,她露出腼腆可爱的笑容。

    提及阿福,叶静嘉的心情有几分低落,她轻声道:“去吧,看看阿福,阿福明天要去医院做检查,这两天都不能回来。”

    荆显岐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抱着蜜蜜说:“蜜蜜,我们去看阿福咯。”

    叶静嘉能够在意外中顺利早产,不仅全靠楚楚,也多亏阿福。

    楚楚到底是年轻,虽然动了手术,但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可以下地活动,正常处理文职工作。至于年迈的阿福则在被送往医院后,被医生治疗康复后确定为生命所剩时间不长。

    蜜蜜仿佛知道她和甜甜是被阿福救下,从第一次见到阿福开始便对阿福抱有罕见的极大的热情。甚至于每一天都要看一看阿福,而阿福似乎也极其欢迎这位小天使的到来。

    即便他的身体已经衰老的厉害,总是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但每每看到蜜蜜,他的眼神中总是会闪耀出非常璀璨的光芒。

    一旁的楚楚在荆显岐走后,笑着说:“小少爷很喜欢蜜蜜小姐。”

    “是啊,他照顾宝宝们很熟练。蜜蜜性格也不知道像谁,这么的乖巧,只是她怎么也不长不胖呢。”叶静嘉抱着胖嘟嘟的甜甜,想到瘦瘦的蜜蜜心中说不出的担忧。

    楚楚连忙安慰道:“您别担心,医生说过蜜蜜小姐的身体很健康,可能只是天生体质问题不易长胖而已。”

    “我倒是希望是体质,而不是其他的后遗症。”说到这里,叶静嘉深深叹了口气,说不出的自责:“如果当时没有早产,她多在我肚子里待几天,或许她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瘦弱。”

    说到过去的那次意外,楚楚没有再接话。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顾白前脚走出荆家,后脚接到白叙凡的电话。

    电话中,白叙凡明确的告诉顾白有人将白叙深不是白家子嗣的事情捅了出来。

    顾白不急不躁的淡淡道:“真的白叙深就在你身边。”暗示,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

    “他不行。”白叙凡道。

    “为什么?”顾白坐在车内,轻笑一声,“我和他没有区别,甚至于我比不过他。”

    白叙凡顿了顿,终究开口说:“他身体有疾,不能继承白家。”

    顾白一怔,很是意外,因为他根本看不出他的双胞胎哥哥身体哪里有疾。他明明看起来非常的正常,甚至比自己还要健康。

    只听白叙深继续道:“他遭遇有预谋的车祸,右腿被截肢现在用的是义肢。顾白,当年如果母亲也将你留在白家,你不会有今天。人要懂得知恩图报,我希望你可以回到白家,与我和阿深拿下白家。”

    白叙凡难得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顾白知道,现在的白叙凡是被逼到尽头,所以才会向自己示弱,告诉自己双胞胎哥哥的事情。

    顾白承认,在听到亲生哥哥有疾,听到生母的刹那间,他动摇了。可是看着气派的荆家大门,他终究只狠心说了一句,“他残疾我很抱歉,但是我说过不可能。”不等白叙凡发怒,只听顾白继续道:“我可以尽全力的帮你们,但是我不可能成为白家的人。”

    想到阿深的残疾,想到顾白的自私,白叙凡大为恼火,他不禁斥责道:“如果当年母亲将你留在白家,现在断腿的就是你!不只是断腿,说不定你连命都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母亲我可能活不下来,我愧对母亲但我并不愧对你!”顾白知道自己或许是私自,但是他有自己的坚持与理由,只听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白叙凡,母亲那边我无以为报,但是我不可能愧对完母亲,再愧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四家之间的隐形制衡协议,你以为我不知道如果我回到白家根本不可能与我的妻子在一起?!”

    白叙凡冷静的说:“你的两个女儿可以带回白家。”

    “那我的妻子呢,我问你我的妻子怎么办!”顾白怒吼道。

    怎么办,自然是分手。

    面对白叙凡冰冷冷的答案,顾白的回答便是直接挂断手机。

    “该死!”顾白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到底是谁将白叙深的身份捅出来,真是该死!该死!!该死!!!

    刚刚与妻女分别的顾白明明心情正好,可白叙深身份被揭穿的事情令他瞬间烦躁起来。他本以为自己与白家的事情,或许可以大事化小事化了,没想到竟然会横出变故。

    顾白很清楚,这件事情迟早会牵连到自己身上,或者说,迟早会有人查到自己的真是身份,到时候自己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妻女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