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如薇焦急不已的问:“那现在怎么办,我去找白秋程,我去说”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母亲现在只能将错就错。”白叙昌截住母亲,无奈道。

    应如薇不禁埋怨道:“到底是谁给我下的套!”

    “还能有谁,肯定是吴蓝君。”即便是不聪明的白叙生,此刻也幡然醒悟过来,他分析道:“白叙磊现在失业爱情双丰收,父亲肯定最看重他。”

    白叙昌见母亲恍然,不禁苦涩的说:“这一刀借刀杀人,一石二鸟,真是厉害!为今之计,只能看看白叙春母子能不能趁此机会牵扯住白叙磊母子。”

    与应如薇妹子三人的绝望不同,吴蓝君与儿子则均是面带笑意。

    “母亲,这件事情是您透露给的应如薇?”白叙磊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他并不知道母亲如何去做,现在事实真相昭然若揭,他不禁再度确认道。

    吴蓝君温柔点头,眼眸中则有少见的不悦,“这些年她作威作福,是应该滕一腾位置。”

    “可是,顾白”白叙磊有几分担忧,若是被父亲找到顾白,事情恐怕依旧棘手。

    吴蓝君温柔的看向唯一的儿子,耐心的说:“傻孩子,顾白和白家有什么关系的?应如萱不守妇道,与男人私通生下白叙深,事情只是这样,明白了吗?”

    比起母亲,白叙磊更为小心谨慎,他担忧道:“可是万一白叙凡将”

    “没有万一,”吴蓝君笃定的摇头,她看向儿子教导道:“当年那件事情之后,四家曾承诺过绝对不会再度联姻。顾白与我们唯一的联系,便是他是荆家的女婿,仅此而已。”

    “母亲,我担心白叙凡会有所动作,他不是被动挨打的性格。”

    “所以,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吴蓝君叮嘱道:“一旦顾白有意回到白家,你便立刻告诉胡家,通过荆白二家联手的假象,令胡家与赵家联手来打压他们,你借此机会坐收渔翁之利,懂了吗?”

    白叙磊虽然内心依旧满满都是担忧,但是从小到大的经验令他点头答应道:“母亲,我明白您放心我会做好的。”

    “好孩子,我相信你。记住,小心甄真和白叙春,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明白。”

    甄真与白叙春母子自然也是有意分一杯羹,不过白叙春能力有限,甄真更是在这方面一窍不通。

    即便二人有心,但也是无力的。

    与此同时,事件的另一位主角白叙凡回到家中,立刻给白叙深打去电话,叮嘱他身份暴露不要回国。随后,便给阿深打去电话,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想不想回白家。”

    “你疯啦?”阿深大喇喇的说。

    “阿楠的身份被识破,计划必须提前。”白叙凡道。

    白叙凡之所以镇定,是因为早在之前他便为了安排顾白回家有充足的准备。现在阿楠的身体被揭露只是提前,若是顾白已经同意回到白家,那么他反而要感谢应如薇的“帮忙”。

    只可惜现在面对顾白的不配合,白叙凡有几分头痛。

    听到这里,阿深一震,不禁严肃的追问:“是谁干的?谁查到的?现在到底查到了哪些事情?”

    白叙凡没有隐瞒,“应如薇只说阿楠不是白叙凡的亲生儿子,不过幕后凶手应该是吴蓝君,她或许知道顾白的存在。”

    听到这两个名字,阿深不禁骂骂咧咧的说:“这两个该死的老女人!”

    白叙凡再度确认道:“阿深,你能不能回来。”

    “我知道那个兔崽子那边是不肯回来,可是,”阿深叹了口气,不禁轻声失落道:“即便我回去,也不可能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成为家主。”

    话题说到这里,二人都沉默起来。

    白家的家主代代相传,成为家主有三个影响要求,一是性别为男,二是心智健全,三则是身体健全。

    恰恰,阿深有一条不符合要求。

    许久,阿深突然道:“祖父真是偏心,他明明知道老头之能力不行,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将所有的事情都为他安排好。老头子的命,真是好啊。”

    “或许吧。”白叙凡淡淡道。

    说起来,虽然阿深不能成为家主,但白叙凡性别为男,心智健全,身体健全完全符合所有要求,但事实却是他也不能。

    原因很简单,早在白家上一任家主去世时为了保证白秋程的安全,他早早便叮嘱过白秋程若是将权利给旁人,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比如,白秋程遭遇意外死亡或者偏袒后的后续办法。

    其中有一条便是,无论白秋程以何种方式去世,白家也绝对不会落入实际掌权者的手中。即便,白秋程早已立下遗嘱,遗嘱也将作废。

    这样极大的保证了白秋程的人身安全,同时也杜绝掌权者杀人的可能性。

    这件事情是白叙凡通过白秋程的私人律师得知,他不确定白秋程是故意告诉自己以威吓自己,还是律师真的是被钱打动。

    无论如何,因为祖父为白秋程留好后手,故而白叙凡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不行,阿深不行,那只能是顾白。

    说到这里,问题再次回归到顾白身上。

    白叙凡坚持道:“顾白必须回到白家,如果他不回来,白家势必会落入他人的手中。”

    “可是,他根本不想回来,而且我觉得他回来也没什么用。”阿深不赞同的说,“大哥,我想过,不然我们推倒老头子自己掌权算了。反正现在你有权,即便有律师公函能怎么样,只能我们狠下心来结果总比现在好!”

    “不行,白家的一分一毫都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白叙凡反对,他知道弟弟的想法,那夺权,势必会面对白家的分裂,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我们不动手再过两天他们动起手来对我们更不利!”阿深反对道。

    兄弟二人意见不一,在电话中吵得厉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