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工作室改为公司需要有一系列的流程,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引起圈内人的关注。虽然大多数人并不意外,但依旧惊讶于转型的速度之快。

    改名后的工作室,更名为宜嘉经纪公司,沿用了宜嘉大楼的名字。至于宜嘉大楼早已归入叶静嘉名下,说起来,早在顾白袒露自己身份时便告诉叶静嘉宜嘉大楼是他的财产之一。至于公司内部的员工,更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变化。

    所有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可是当消息传到网络中,则引起网友的广泛讨论。

    天啊,公司!

    所有艺人中,只服叶静嘉,简直人生赢家666

    作为嘉宝的粉丝,感觉还有点小骄傲呢!

    嘻嘻,期待顾神带着宝宝们上综艺!

    啊啊啊啊,嘉宝什么时候复出,好期待她的作品嘤嘤嘤,嘉宝真的是超低产,不开森!

    恐怕很难复出吧,感觉之前叶静嘉的工作就蛮少的,现在有了两个宝宝,公司也步入正轨,恐怕会退圈

    退圈!!!天哪,不会吧,她是为数不多的演技好的年轻女艺人,如果退圈真的好可惜。

    1希望叶静嘉可以继续接戏,她真的非常优秀

    无论如何,相信叶静嘉有她自己的想法与决定,期待她的未来,比心比心

    说起来,叶静嘉的婚后套路与顾白的父母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呢,当年白幸兰也是生子后退圈,哈哈,好巧好巧

    是的呀,不过现在也时常有看到白影后参加各种活动呢!

    求科普白幸兰!

    讨论着讨论着,白幸兰便再度走入公众的视野。

    “白幸兰为人倒是不错,虽然是戏子出身但也算有头脑。”这日,数位阔太太在某位太太的郊外别墅花园内喝着下午茶闲聊。因为白幸兰再度走入公众视野,她们也不禁谈论起来。

    “她那算什么头脑,不过就是搞了一个慈善基金会而已。”另有太太不屑道。

    “总归是有一件事情值得忙碌的,若是天天在家里也是无聊。”

    听着诸多太太聊天,吴蓝君笑着插话道:“女人确实需要充沛的生活,总是停留在家中内心世界不够丰富多彩。”

    “蓝君说的有道理,女人确实需要内心世界风采。”

    “内心世界丰富也不需要成立基金会,如我们这样也是丰富的。你们或许不知道,当年顾启术弃演艺从商业可是费了一番大力气,白幸兰既然有资金为什么不为她丈夫的事业保驾护航?”起初便对白幸兰不屑的太太如是道,这位太太曾与娱乐圈颇有渊源,故而频频发言。

    听到这里,吴蓝君惊讶的说:“我倒是听说他们夫妇二人的关系不错。”

    “他们的关系确实很好,双宿双栖,但当年的事情我可没有说假话。说起来白幸兰真是好命,当年她在公司不过尔尔,后来却能顺利解约,而且丈夫能干,仿佛有如天助一般。”那位太太补充道。

    “顾启术当年的事业确实一帆风顺,现在发展也不错,只是没有最初几年的迅猛。”

    “白幸兰丈夫能干,儿子能干,现在只需要颐养天年。”

    众人纷纷感叹白幸兰的好运气,吴蓝君却觉得越发的奇怪。她从来不相信所谓的“运气”,所有的运气不过是努力的加成。天上没有白白掉馅饼的事情发生,所以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值不值得她深究?

    正在吴蓝君沉思的时候,听到有人问:“白幸兰儿子顾白还娶到了荆家的小姐,蓝君,之前荆家的百日宴你去过了吗?”

    吴蓝君微笑着点头道:“去了。”

    “白幸兰夫妇和顾白在吗?”

    “他们……倒是没有见到,大概是因为还没有举行正式的婚礼吧。”

    “那可不见得,说不定是荆家不待见他们。”

    某位太太顺口提及荆家,话题瞬间冷场。

    只因没有太太敢于接荆家的话茬,她们多多少少还是畏惧四大家族尤其是荆家,不过白家却例外。

    只听某位太太道:“不过蓝君,白家新来的那位太太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吧。那天我逛珠宝行为我侄女挑选礼物,结果她不顾先来后到竟然抢在我前面把东西买走!”

    “那也见到那位新太太,啧啧啧实在是肤浅的要命,仿佛恨不得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穿在身上,可笑死了。”

    “听说她之前是高级公关,没有素质也不算奇怪的。”

    说着,在场的诸位太太笑了起来。

    此次聊天的人都是上层圈的太太们,吴蓝君只是白家的姨娘,与她们在一起算是平起平坐的。也正因为吴蓝君不是白家的正房太太,这些太太们也不会格外的小心赔笑,比如现在颇有几分嘲笑吴蓝君的意思。

    不过吴蓝君向来都是知性温和的太太,她微微点头,有几分歉意的说:“她初来乍到,确实有些规矩不懂,若是有做错的地方还请诸位太太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你呦,就是脾气太好!甄真可是在外面骂死那个欧阳璐儿了,应如薇也是极为不满的,就连那个宋南希也没有说过什么好听的话,只有你当好人!”一位与吴蓝君私交甚笃的太太不禁善意的嗔骂道。

    吴蓝君只是不以为意的淡淡一笑,很有一派风雅的气度。

    诸位太太见状,纷纷转化话题。

    虽然她们中有人隐隐是看不起吴蓝君的,但面对如此豁达从容的吴蓝君,作为多年的熟识,她们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不过心中还是隐隐有几分得意的,即便她们的丈夫比不过白家,但她们总归是正房太太。

    说着说着,话题不知为何再度跑回白幸兰身上,只听有人说:“说起来也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有一和白幸兰一同泡温泉,随口说起生产的事情,她当年竟然没有排过恶露,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医生不懂行,还是她的体质特殊。”

    听到这里,吴蓝君心中一紧,她隐隐觉得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