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叙磊觉得顾白的身份很值得推敲,为此他特意展开细致入微的调查。调查过程中,白幸兰正式走入他的眼帘。

    “白幸兰虽然是白家旁系,但是她家与我们几乎已经没什么联系,家里的情况很一般,成为艺人后自身的收入水平也很寻常。”白叙磊正在向母亲汇报调查结果,他实事求是的叙述道:“据我调查,当年虽然白幸兰与公司的关系很一般,但在她顺利生产后不久便与和平解约开始自己接工作。除此之外,她的丈夫也在同年解约,随后正式退出娱乐圈开始从商。”

    听到这里,三太太已然明白儿子话中的含义,接话道,“所以,你查不到他们经商的本钱以及顺利解约的原因?”

    白叙磊点头,“这正是我在意的两点。母亲您看,当年以二人的家世与财力即便经商也不该如此顺利。可是据我调查,顾启术的经商之路非常顺遂,仿佛有人帮忙一般。除此之外,解约后的白幸兰立刻拿出一笔不小的钱成立基金帮助早产儿,实在是处处透着问题。”

    白叙磊越调查越觉得奇怪,故而将事情告诉母亲。

    “或许,是他们家族中有人有所积蓄呢。”白家三太太温柔笑着说:“不要小瞧任何人,白家旁支当年也是白家人,不代表他们手中没有积蓄。”

    白家三太太得知白叙凡的娱乐公司没问题,便已经觉得无事。至于白幸兰,每个人的机遇不同,倒不应该将心思花费在她身上。

    “即便有积蓄,但事业不可能如此顺利。”白叙磊依旧心怀疑虑,同时转而道:“对了,我还发现,顾白和白叙深是同一年生人。”

    “同一年?”听到这里,白三太太不动声色的面容终于微变,她眉头一皱,追问:“还有其他的消息吗?”

    “暂时没有,我调查过顾白的履历没有任何问题。”白叙磊道。

    白三太太点头,想了想说,“这件事情我会查一查,顾白这边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我明白。”

    待儿子走后,白三太太不禁陷入沉思。虽说无巧不成书,但事已至此必然要小心为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这个顾白,到底是他们杞人忧天,还是其中另有猫腻?

    另一边,将事情托付给母亲的白叙磊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便放下心来处理其他事情。他自认为自己事无巨细的将调查到的所有细节告诉母亲,唯独忘记将顾白的照片拿给母亲看。

    若是白家三太太看到顾白的照片,想必便不是现在的表情了。

    此时的顾白浑然不知自己被白叙磊母子二人偷偷调查,他正在一门心思针对应如薇。

    这些年应如薇之所以可以为非作歹,依仗的不过就是她白家二太太的身份,以及两个儿子作为后台,但是顾白偏偏要将她重视的东西全部拿走!

    如今白叙昌与白叙生的生意连连受挫,自顾不暇,那么剩下的便是应如薇引以为豪的“身份”。

    这日白秋程突然宣布白家将增加一位新成员,他神采奕奕,容光焕发的说:“今后大家一起好好生活!”

    “老爷?!”白秋程此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

    白秋程虽然好色,但极少将人带回家。

    早些年时是因为有白秋程的父亲压着不许他乱来,后来则是因为几位姨太太管得紧。虽说默许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但若是有人想进门则是门儿都没有的事情!

    前些年五太太能进白家的大门,是因为她技高一筹,而且家世不凡。虽然众人得知消息后多方阻拦,但并未成功。不过无论如何,这五太太与白秋程好上的事情几人都是早已心知肚明的!

    现在六太太从天儿降,之前连一丁点消息都没有众人心中怎么可能不慌!

    四太太连忙娇滴滴的说:“老爷,敢问这位妹妹姓何名何,在哪里高就,喜欢什么什么,到时候我们也好准备准备呀?”

    “就是就是。”二太太连忙附和,随即道:“总不好让她急匆匆的进门,是不是稍微准备一下?”

    白秋程显然心情很好,他大手一挥,大喇喇的说:“她叫欧阳璐儿,其他的事情明天她进门的时候你们就都知道了。”

    “明天?!”四太太不禁拔高声音,瞪大眼睛看向白秋程。

    “怎么?”白秋程不悦的看向四太太。

    四太太连忙收敛表情,故作温柔的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会不会太匆忙?二姐说的有道理,妹妹进门我们总该要准备准备的。老爷,你可不能欺负新来的妹妹。”

    “哈哈,我当然不会欺负璐儿,该准备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妥当。”说着,白秋程起身满意的说:“行了,你们记得明天在家等璐儿。尤其是蓝君和南希,明天记得在家等着。”

    说完,他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蓝君便是三太太吴蓝君,南希则是五太太宋南希,二人社交活动广泛,而且极喜欢参加各种有趣的课程,故而常常白日不在家。今天格外被白秋程点名,可见那位欧阳璐儿在白秋程心中的重要性。

    几位太太四目相对,她们心知这位六太太绝对不能进门。不过因为时间紧凑,短短的半天时间她们几乎查不到什么内容。

    这不第二天一早,六太太欧阳璐儿便在白秋程的陪同下踏入白家的大门。

    虽然没有敲锣打鼓,没有婚纱嫁衣,但是从欧阳璐儿挽着白秋程的手,踏入白家新宅大门的这一刻开始,白家便多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六太太。

    “来,这就是璐儿。”白秋程满脸笑容向众人介绍道。

    欧阳璐儿今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似乎比白秋程最小的儿子白叙深还要小十几岁。从头到脚全是名牌,不仅五官精致的不可思议,而且一脸的胶原蛋白更是这帮半老徐娘无法比拟的青春靓丽,哪怕是三十多岁的五太太站在欧阳璐儿面前都有一种大妈既视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