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如薇的事情,终究是在两个宝宝满月的时候落下帷幕。

    原因倒也简单,由白秋程亲自上门道歉,外加各种“割地赔款”,荆先生终究给了白秋程一个面子,之前的事情算是大事化小事化了。只不过,白秋程却丝毫不觉得荆家给了自己面子。

    只因,此次为了将应如薇带出来,动用的是他的私产!

    不过面对荆燃,他倒是只有忍气吞声的本事。不过这笔账,必定要算到应如薇的头上。想到这里,走向应如薇房间的白秋程脸色越发难看。

    房间内惶恐不安的应如薇见到白秋程时,瞬间泪如雨下,她不禁凄凄切切的喊了一声,“老爷!”

    可惜,与她的激动不同。

    看着应如薇苍老至极的面容,白秋程只觉得内心隐隐泛呕,甚至有些后悔用这么贵重的东西将她换回来,不过事已至此,他只能不甘的挥手呵斥道:“老什么爷,还不快走!”

    应如薇一愣,不知道白秋程为什么突然发脾气,只得老老实实的跟在他的身后离开。

    “父亲,您?”荆显岐不解的看向父亲,他不懂父亲为什么要放应如薇。

    荆先生侧脸看向儿子,提点道:“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将白家赔来的东西,给你姐姐送过去。”

    “是。”荆显岐虽然不懂父亲的意思,但仍接过东西愿意走一趟,“那您。”

    “我还有事情要做。”

    病房内,叶静嘉正抱着小女儿与年婷聊天。

    如今叶静嘉已经在医院住了整整32天,满月的时候亲近的亲戚们过来小聚过一番。如年婷这种关系,那天倒是识趣的没有过来打扰,而是选择今天拜访。

    如今,两个小婴儿早已悄然变了模样。最明显便是她们的体重,从最初的小小一团,已经沉了不少,皮肤白白嫩嫩仿佛最润滑的豆腐,圆滚滚的大眼睛更是看着人心柔软成一团。

    只不过,虽然是双胞胎,但体型有些明显的差距。

    “不知道为什么,蜜蜜总是不长肉。”叶静嘉抱着小女儿,担忧的说。

    蜜蜜,便是双胞胎中妹妹的乳名。至于姐姐的乳名,则是甜甜。双胞胎姐妹合在一起,便是“甜蜜”二字,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仅叫起来好听,而且蕴含着叶静嘉对于姐妹二人未来生活的期许与祝福。

    “娉娉和慷慷的体重倒是差不多,是不是蜜蜜不爱吃奶?医生怎么说?”年婷关心道。

    叶静嘉摇头,她低头看着乖巧的蜜蜜,轻声说:“医生说蜜蜜的身体虽然有些弱,但是一切正常。”

    “要不然换奶粉试试,有些婴儿可能更适于吸收奶粉。母乳虽然好,不一定适合每一个婴儿。”年婷想了想,建议道。

    叶静嘉觉得年婷的话有道理,“那我改天试试看。”

    正说着,荆显岐敲门进来。

    年婷简单与荆显岐打了个招呼后,便自觉的起身告辞:“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好的,谢谢。”叶静嘉笑着说。

    年婷走后,不等荆显岐开口,甜甜便哭了起来。甜甜哭声非常的响亮,带动的原本安安静静的蜜蜜也跟着哭了起来。

    月嫂一摸,原来是尿了。

    随后,便是麻利的为甜甜换尿布。

    没错,就是换尿布。

    在叶静嘉生产之前,年婷曾特意向她建议过老一辈使用的尿布远比尿不湿更柔软舒适。为此,叶静嘉当初准备了非常多数量的尿布。现在,两个宝宝垫的的便是超柔软的尿布。

    月嫂动作麻利的为甜甜换上尿布,然后将弄脏的尿布带出去。

    心满意足的甜甜啧了啧嘴巴,然后继续呼呼大睡。

    荆显岐低头看向甜甜,不禁道:“小甜甜真是能吃能睡,还喜欢哭。”

    “能吃是好事,蜜蜜就吃不胖。”叶静嘉抱着蜜蜜,转而问:“你来找我,是什么事情?”

    荆显岐扭头笑着说:“没什么大事,只是白家给甜甜蜜蜜送来了礼物。”

    “礼物?”叶静嘉一愣,“不过年比过节的,好好的送的什么礼物?”

    随即,荆显岐便将白家送来的东西一一告诉叶静嘉。

    叶静嘉大吃一惊,“白家疯了?”

    她可不会傻到认为这是白叙凡为甜甜蜜蜜送来的礼物,果然,只听荆显岐道:“不是疯了,是诚心诚意。”

    叶静嘉看向荆显岐,眼神中充满不相信。

    “好吧,其实是白家用这些东西把应如薇换了回去。”

    叶静嘉意外的问:“难道应如薇一直在你们手里?”

    荆显岐点头,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甚至反问,“她撞了你,我们怎么可能放过她?再说,即便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能让甜甜蜜蜜吃亏。对不对,小甜甜,小蜜蜜?”

    说着,荆显岐已经伸手将醒过来的甜甜抱了起来。

    小甜甜人如其名超级甜,动不动就喜欢露出无齿的笑容。

    这不,见到舅舅后再次露出招牌式的无齿笑容。

    “哈哈,我们小甜甜喜欢那些礼物对不对?”荆显岐笑眯眯的逗弄甜甜。

    虽然小甜甜完全听不懂,但依旧笑个不停,可以说是非常好带的小婴儿了。

    荆家因为白家的补偿,心情不错。

    白家则恰恰相反,如果不是因为白叙昌和白叙生两兄弟,白秋程根本不可能去上门去求荆燃!

    此刻即便带着应如薇回家,白秋程依旧觉得面上无光。

    不过无论如何,应如薇是不敢说什么的。如今她心心念念的便是回家,她怕荆先生的手段,更怕白秋程不管自己。只要她能回家,一切仍有机会。

    白家内,四太太正坐在大厅内悠闲舒适的喝茶。

    她知道今天是白秋程带应如薇回来的日子,应如薇从不好相与,往日她没少从应如薇手下吃亏。今天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她一定是要好好的臊一臊应如薇的脸面。

    大家都是姨太太,谁能比谁娇贵?少摆架子来糊弄人!

    即便她是个戏子,也不比从亲姐姐手里抢男人的所谓大家闺秀差到哪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