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顾白的主动暗示合作,白叙凡倒是不算意外。

    只是,他不悦的说了一句:“为了一个女人终止原本的计划,真是目光短浅。”

    一旁的阿深抱着胳膊,嚼着口香糖根本不在意那一套,他兴致勃勃的问:“什么时候去看看那个小兔崽子的两个小破孩?”

    见白叙凡看过来,阿深指着自己的鼻子,笑嘻嘻的说:“咱们去看看,她们和我长得像不像。”

    “胡闹!”白叙凡不悦的呵斥道。

    阿深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和那小样子一模一样,你说那两个小孩会不会也一模一样?哎呀呀,去看看呗。反正你和白家有来往,看看也正常,不看才不正常。”

    白叙凡自然是要去看看白家的子嗣,不过不是现在,“等过段时间,百天的时候我带你去。”

    “那还要三个月啊。”阿深有几分不高兴。

    白叙凡不理会他,转而问:“娱乐公司的事情,现在如何?”

    “哎呀,那个我记起来了我还有点事儿,先走啦。”提及公司,阿深脚底抹油,当场开溜。

    见状白叙凡便知道阿深没有用心,他不禁道:“我交给你的事情,你要用心!”

    阿深敷衍的挥挥手,然后关门离开。

    走出办公室,来到车上阿深坐了一会儿,然后才缓缓发动车辆离开。

    前脚阿深刚走,后脚白叙凡便接到白秋程的电话。

    电话内容很简单,事关应如薇。

    应如薇已经十多天没有归家,最初在国外度假的白秋程并不知道。后来是当他回家后没有见到应如薇询问起来,才知道应如薇已经多日未归家。

    得知后,白秋程不问缘由,当场便发了好大的脾气。

    虽说白秋程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他对自己的女人要求格外的严苛,是绝对不许她们给自己戴绿帽子的。

    随后,当他得知应如薇是被白家扣下,原因是谋害怀孕八个月的荆家女儿荆显嘉时,最初气愤不已的白秋程瞬间蔫了。面对如此局面,白秋程虽然气白家敢扣自己的人,但他却根本不敢上门去找可以说是非常的懦弱。

    不过,白秋程却根本不觉得自己是懦弱。

    于是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找白叙昌和白叙生。

    亲妈被扣,他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可惜,白叙昌与白叙生如今是自顾不暇。因为白叙凡的强势,他们在白氏集团虽然挂职但没有实权,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创办公司,意图后续。白叙昌从事的行业是it业,白叙生则是在装修业施展拳脚。这些年,两人借助白家的大船事业发展的顺风顺水。

    不过自几天前起,二人的事业却意外的连造重创。

    尤其是白叙昌最新研发的一款软件,被**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恶劣影响。

    兄弟二人正埋头处理公司的事物,根本没有时间在意应如薇的死活。

    这不,今日父亲再度打来电话询问情况,白叙昌一边计划着如何黑客造成的影响,一边耐心的忽悠道:“父亲,母亲的事情我已经在周旋。但是荆家那边的态度很坚硬,我想上门负荆请罪但是荆先生却不愿见我。”

    “什么?不肯见你!”听到这里,白秋程极为吃惊。

    “是,荆先生心情很不好,我也不敢过度上前求情,以免弄巧成拙。”白叙昌暗示道:“不若,麻烦大哥试试看?总归大哥与荆先生有业务往来,说不定荆先生愿意见他。”

    见白秋程挂断电话脸色依旧不好后,陪在一旁的四太太试探着问:“老爷,二少爷怎么说?”

    白家的几位太太向来关系不睦,尤其是有子嗣的三位太太,更是各种窝里斗。现在二太太出事,四太太自然要煽风点火。

    白秋程倒也不含糊,当即将二儿子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四老婆。

    听到白秋程要祸水东引,四太太心中不禁发笑,不过考虑到自己儿子的将来,当即娇滴滴的赞同道:“二少爷说的有道理,您看二姐这次做的事情实在是过分。无论如何,她怎么能撞到荆小姐呢,这简直就是令老爷您为难。”见白秋程点头,四太太继续道:“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咱们也不好坐视不理。听说荆小姐已经顺利生产,不若让大少爷出面,说不定他从中道个歉,事情就能迎刃而解。老爷,您说呢?”

    白秋程似乎觉得这样的话听说过,不过他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当即点头摸起电话给白叙凡打过去。

    故此,有了现在这通电话。

    白叙凡听到父亲希望自己替应如薇道歉后,他虽冷笑,却一口答应,“可以。”

    电话那头的白秋程见白叙凡答应,当即便挂了电话。

    “大少爷,您这是?”正在一旁汇报工作的阿恒不解的询问。

    白叙凡微微摇头,只淡淡一笑,原本便骇然的刀疤因为笑容显得越发狰狞可怕,他成竹在胸道:“在荆先生手中多待几日,对她是好事,对我们更是好事。”

    于应如薇而言是好事吗?

    当然不是。

    这些天,应如薇从最初的理直气壮,渐渐有些疑惑不解,直至现在的惶恐害怕。她不知道荆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更不安于荆家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

    荆家,不会是在举办葬礼吧。

    叶静嘉,不会真的一尸两命吧。

    越想,应如薇越恐慌。

    越想,应如薇越担忧。

    想到当时叶静嘉巨大到不正常的肚子,想到那日荆显岐漆黑的表情,想到荆家对叶静嘉的重视,应如薇越想越怕,几乎无法入眠。

    那是恐惧是从心底深处而生,因为只有应如薇自己知道,当时是她是故意从刹车转到油门。回忆起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就是恨叶静嘉。

    正在此时,门突然被打开。

    应如薇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猛地打了个寒颤,抬头一看,来者竟是是荆先生!

    看着荆先生那张悲喜不辨的脸,应如薇吓得牙齿都在打颤,那是真正的恐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