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天,叶静嘉终于见到两个小宝宝。

    这一日,恰好也是老风俗的“洗三”。

    洗三,在古代诞生礼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生育仪式。

    婴儿出生后第三日将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这就是“洗三”,也叫做“三朝洗儿”。

    “洗三”的用意,一是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二是祈祥求福,图个吉利。

    虽然是老风俗,但在帝都依旧流行。

    自然,现在的“洗三”比起过去已经简化很多。比起固定的模式化内容,更多的家庭是借由这一天为产妇与新生儿送来最真诚的祝福。

    此刻,与叶静嘉亲近的亲戚们齐聚病房内。这其中,便包括叶静嘉的生父与生母。

    不过此时的叶静嘉倒也注意不到他们是否尴尬,她正全神贯注的在护士的指导下小心翼翼的抱着两个小宝宝。她们是如此的轻,轻到叶静嘉甚至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不过医生早已言明,虽然是早产儿,虽然体重很轻,但是她们的身体意外的健康。

    两个小宝宝已经不再似刚出生时皱巴巴的模样,光洁柔嫩的皮肤依旧可以看出几分未来的漂亮模样。叶静嘉看着怀中的两个小宝宝,她们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以及最为柔嫩的皮肤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叶静嘉眼中满满都是化不开的爱意,看着看着,她不禁眉头一簇,看向护士询问道:“两个宝宝好像长得不太一样?”

    虽然现在宝宝们都闭着眼睛,几乎看不出模样,但是当母亲的总是会更比其他人在意自己家的孩子。

    一旁的护士见众人都注视过来,连忙笑着解释说:“两个宝宝是异卵双胞胎,所以外貌不太一样。不过她们长得很漂亮,以后一定都是小美女。”

    “原来是这样。”叶静嘉虽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则是因为两个宝宝而从内心感到欢喜。

    “两个小宝宝可真乖。”站在叶静嘉身旁的叶兰芝不禁感叹道,同时道:“姐姐的看起来更像你。”

    “是吗?”叶静嘉笑盈盈的看向沉一点的姐姐。

    比起妹妹,姐姐似乎更有性格呢。

    不过在叶静嘉看来,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都是她的乖宝贝。

    站在另一侧的顾启术与白幸兰则在叶兰芝提及姐姐更像叶静嘉的时候相视一眼,因为在他们看来妹妹更像顾白!

    不过现在,他们倒是没什么充足的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白幸兰对顾启术点头示意,顾启术明白妻子的心意,当即看向叶静嘉,郑重开口,“嘉嘉,今天顾白有事情不能来医院。我们过来一来是替他看看两个孩子,二来也是看看你。”

    顾启术说话间,众人已经看向他。

    虽说这段时间顾启术与白幸兰夫妇忙前忙后,操心操力,但总归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旁人不说只是因为暂时不方便说,但长此以往并不像话。

    二人似乎也知道旁人的想法,顾启术郑重道:“之前因为你年纪轻,所以我和幸兰不愿意打扰你的生活,也没有催促你们结婚。不过今天,我们来看你,是因为在我们心中,认定你就是我们顾家的儿媳。”

    说着,顾启术掏出三个木质的盒子。

    白幸兰打开其中较大的一个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个水头极好的翡翠手镯。看到这里,旁人哪里还有不懂的。

    “嘉嘉,如果以后顾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告诉我们,我们一定教训他。”白幸兰拿起手镯,戴到叶静嘉的手腕。

    护士见状,连忙接过婴儿,待叶静嘉将手镯戴好好,才将婴儿还回去。

    除此之外,另外两个木质盒子内则是两个特别漂亮精美的玉制耳坠。白幸兰笑着看向两个宝宝,耐心的解释说:“有些传统说洗三的时候要给女孩子扎耳朵眼,不过宝宝还小,就留着等她们长大后再佩戴。希望两个小宝宝健健康康的成长,生活永远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叶静嘉低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镯,想到压在枕头下的结婚证,再看了看两个睡着香甜的宝贝,不禁抬头喊了一声,“爸,妈。”

    “好,好孩子。”

    “好好好!”

    因为叶静嘉的改口,顾启术与白幸兰夫妇激动不已,他们早就希望儿子可以与叶静嘉完婚,没想到事情却成了现在的模样。不过白幸兰当即保证道:“等你恢复恢复,两个孩子大一些的时候,我们再为你们举办隆重的婚礼。”

    顾家夫妇将话说到这里,基本已经是认定叶静嘉是他家的儿媳妇,也算是正面的为叶静嘉与两个宝宝正了名。

    随后,便是各种的礼物。

    顾建诚与叶兰芝准备的漂亮的金银饰品,带铃铛的纯金小手镯,精美异常的银色碗筷,以及圆滚滚的琉璃生肖吊坠,看起来都非常的用心。

    亓恺与顾湘君则送上一套实用的新手妈妈装备,各种型号的奶**一应俱全。除此之外,许多叶静嘉想不到的小细节,顾湘君也细心的为她准备齐全。

    轮到尚未结婚的荆显岐,他倒是非常的标新立异,直接为两个宝宝各送上一套房产,美名曰“嫁妆”。

    叶静嘉不禁摇头笑着说:“她们才多大!胡闹!”

    “怎么会是胡闹,明明是我的心意。”荆显岐笑嘻嘻的说。

    两套别墅,自然是实实在在的心意。

    既然是一片心意,叶静嘉自然也没有拒绝。

    最后开口的,则是荆先生。

    他看向女儿格外红润的脸庞,心中感慨颇多,千言万语,他示意刘力民,同时道:“这是我为她们准备的礼物。”

    比起他人有所寓意的礼物,荆先生的礼物似乎更务实。

    他送给两个宝宝的礼物,则是一份股权让渡书。

    明明只是出生三天的小宝宝,却已坐拥百万,完全可以说是赢在起跑线。

    “爸爸?”叶静嘉不敢置信的看向父亲。

    只见荆先生摸了摸叶静嘉的头发,温柔却坚持的说:“这是我送给她们的礼物,你不要拒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