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说是一对女孩,但荆家倒也不是什么重男轻女的家庭。加之叶静嘉是荆先生的女儿,男孩女孩对荆家并不重要。只要叶静嘉健康,新生儿健康荆先生便心满意足。

    此刻,荆先生正通过玻璃窗温柔的看向一对小婴儿。

    “父亲,您不进去看看?”荆显岐道。

    荆先生摇头,只说:“以后还有机会。”

    “那我也不去了。”荆显岐接话道。

    正打算去手续,近距离看看宝宝的顾湘君等人,听到二人的对话脚步下意识的一顿,只能忍下来。无论是谁,也是越不过宝宝亲姥爷与亲舅舅的。

    至于顾白,他见母女平安后便已经悄悄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委托荆显岐将结婚证放在叶静嘉的枕头下面。

    当荆显岐问他“不留下看看孩子吗”的时候,顾白只说了一句“我爱她们母女三人,所以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顾白果决的背影,荆显岐笑了笑,只觉得姐姐嫁的男人好像真的还不错。

    虽然顾白离开医院,但远在其他城市的白幸兰夫妇便赶了过来。

    他们仿佛知道顾白去做什么,提也不提顾白。只是非常热情高兴的代替顾白各种忙前跑后,哪怕荆家已经将所有该准备的东西准备齐全,二人也非要再买一整套,并没有因为两个宝宝是女孩而轻视叶静嘉。

    相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叶静嘉的公公婆婆非常重视叶静嘉这个准儿媳。

    最为明显的一点便是,在荆家人确定叶静嘉母女三人平安,给在场的每一位媒体人封了5000元的大红包后。顾家夫妇来到后,再次开出每人5000元的大红包。

    只不过在医院门口待了几个小时,便有一万入账,简直是暴利!!!

    得到如此丰厚的红包,无论是哪家媒体都是好话不断,恨不得把叶静嘉和刚出生的小婴儿夸上天。压根没有人不识趣的去打听叶静嘉具体的生产情况,以及宝宝性别。

    叶静嘉醒来时,已经是深夜。

    她尚未微微睁开眼睛,便下意识的摸向小腹,她摸到的不再是鼓鼓的肚皮,而是非常的平摊。刹那间,叶静嘉回忆到的便是撞击后的剧痛,她脸色瞬间煞白一片,内心更是慌乱成一片,正要开口突然回忆起后续的所有的一切。

    医生的鼓励,生产时的艰难,婴儿的啼哭以及自己的力竭。

    记忆,最终定格在宝宝皱巴巴的稚嫩脸庞。

    叶静嘉微微松了口气,她的宝宝已经平安降生。

    她记得,她记得护士还将宝宝抱到她的眼前,那是两个非常弱小的女孩子。

    叶静嘉心中因为两个小宝宝温柔的一塌糊涂,她的嘴角露出最温柔的笑容,内心更是甜蜜的仿佛吃了最甜的果糖。

    真好,她的宝宝。

    叶静嘉闭上眼睛,再度舒心的缓缓入睡。

    等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醒了?”

    叶静嘉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自己的母亲,叶兰芝。

    无论过去叶兰芝做过什么,无论自己是否与叶兰芝合得来。经历过这次生产后,叶静嘉不得不感谢叶兰芝带给叶静嘉生命。生产的痛苦与不易,真的是难以想象。

    “妈。”

    见女儿想坐起来,叶兰芝连忙道:“别动别动,好好躺着。”

    “不用,我坐起来舒服。”

    见叶静嘉想坐起来,到岗的专业月嫂与护士连忙过来帮忙,让叶静嘉可以舒舒服服的靠在床头。

    待叶静嘉坐起来,才发现病房内其实有不少人。

    除了四名月嫂,四名护士之外,还有姐姐、冯青黛、薄灵灵与周琳。所有人都自觉的带着口罩,可以说是非常的用心。

    “你们过来,怎么不告诉我。”叶静嘉看向几人。

    周琳快人快语,爽利的说:“嘻嘻,恭喜你呀嘉嘉,顺利升级当妈咪!”

    “嘉嘉,你怀的是双胞胎更要好好补补身体。”薄灵灵温柔的叮咛道。

    冯青黛则说:“宝宝很漂亮,刚刚我们看去过。”

    “是吗?”叶静嘉眼睛一亮,不禁道:“除了刚生下来我看了一眼,到现在倒是还没有见过呢。”

    “以后有的是机会。”顾湘君随口说:“宝宝是早产儿,所以现在在加护病房”

    叶静嘉眉头一簇,不禁道:“难道她们……”

    “别担心,两个宝宝非常健康。只是出于安全考虑,所以将她们留在加护病房。”顾湘君见妹妹面露担忧,连忙再度开口着重解释,随即笑着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骗你。”

    见所有人神态自然,叶静嘉微微松了口气,她相信他们不会骗自己。

    只不过,身为母亲叶静嘉还是希望可以尽快见到宝宝们的。

    “对了,楚楚和年婷情况如何?”

    叶静嘉能化险为夷,全靠这一人一狗。

    可是为了叶静嘉,楚楚与阿福的情况却都不太好。

    当时应如薇的车速过快,可以说是没有刹车的直冲楚楚与叶静嘉方向而去。楚楚在将叶静嘉推出去后,她本人直接被硬生生的撞飞,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幸好她机敏,及时保护住重点部位,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身体多处骨折,只打钢板这一项就够楚楚受罪。

    比起楚楚只是受罪,阿福则更为可怜。

    他为保护叶静嘉,身体直接被那坚硬的花坛砸了个大洞。落地时的冲击力,更是令他年迈的身体越发雪上加霜。据宠物医院的医生说,他这个年龄,至多活半年。

    可是这种情况,顾湘君哪里说得出口。

    她报喜不报忧的说:“楚楚和阿福都受了点伤,不过医生说只要好好养病,没什么问题。”

    “真的吗?”叶静嘉不信,当时的情况仿佛依旧历历在目。

    无论是楚楚落地的沉重声音,亦或者是阿福冲上来后那种猛烈的撞击感。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叶静嘉倍感不安。

    顾湘君当即拽了周琳一把,啧了一声:“不信你问她,昨晚她陪我一同去看了阿福和楚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