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四月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叶静嘉也已经怀有八个月的身孕,月份越大,身怀双胞胎带来的负担越是突出。如今她只能不盖被侧卧休息,因为哪怕是最轻薄的被褥躺依旧会成为她身体的负担。为了减轻负担,如今荆家24小时开着中央空调,令室内保持温暖舒适的温度以减少衣服带来的负担。

    不过即便如此,为了顺利生产,叶静嘉仍然坚持每日的基本运动。虽然很辛苦,但是她乐在其中,因为有阿福陪伴在她身边。

    阿福日渐老去,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兽医建议阿福适当运动。于是乎,遛阿福的便成为叶静嘉散步时的“工作”之一。当然,他们散步是在荆家大宅的私人花园内,安全的同时阿福也不需要牵引绳。

    有时荆先生下班,便能看到女儿挺着大肚子,与大狗在花园内慢慢悠悠的散步。

    那时,他的心情也跟着平静起来,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不过叶静嘉不可能在荆家待产,毕竟无论如何家中的设备远不如医院的全面。

    这日,按计划应该叶静嘉应前往私人医院住院。原本荆先生与荆显岐是要送叶静嘉前往医院,不过因为白氏集团的波动,令他们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只得更改计划承诺当晚会来医院看向叶静嘉,至于跟随叶静嘉的医护人员则早一步前往医院进行交接。

    叶静嘉在楚楚的搀扶下来到大门口,她正准备上车便见阿福小跑过来。

    “乖,我去医院生小宝宝,你在家乖乖等我。”叶静嘉微微屈膝,笑着摸了摸阿福的头。

    阿福睁着大眼睛看向叶静嘉,不停的围着叶静嘉的腿绕圈圈,似乎不愿意让她离开。

    此时,佣人连忙来拦,可是阿福却仿佛格外不舍叶静嘉拼命的挣扎,甚至发出呜呜的哀嚎声。

    往日阿福从未如此过,叶静嘉连忙心疼的制止佣人:“别拽他!”

    “可是,小姐?”楚楚为难的看向叶静嘉。

    见阿福眼神中流露出恋恋不舍,叶静嘉不禁心中一软,“带阿福过去,你们回来的时候再送回来。”

    于是乎,阿福顺利上车,他乖乖的趴在车内一动不动。

    私人医院的地上面积是漂亮的花园,若是停车必定要开到地下停车场,车辆则定要经过起起伏伏的缓冲带。医院方面建议孕妇在门口下车,医院可以提供轮椅。

    叶静嘉笑着说:“不用轮椅,在花园内走走全当散步。”

    不过即便如此,医院派来接应叶静嘉的护士依旧推来了轮椅。

    叶静嘉下车后坐上轮椅,阿福也跟着跳了下来,司机则将车子开往地下停车场。此次随车的有四名保镖,以及楚楚。楚楚与医院方面进行简单接洽后,两名保镖则先上楼查看病房情况,便只剩下窦艺与班鹏。

    叶静嘉则坐在轮椅上,摸着阿福的头说:“乖乖的,一会儿回家好不好?”

    正说着,楚楚走过来说:“小姐,可以进去了。”

    “好。”

    说着,护士推着叶静嘉在保镖与楚楚的围拢下往病房大楼走去。至于阿福则被强制留在门口由门卫暂时看管,自然,楚楚也是与门卫打点好,不许他们用粗糙的绳子捆着阿福,待会儿自己回来接。

    花园内的环境非常好,绿意葱葱,丝毫看不出是医院的模样。不远处的小圆场内有小病人在玩耍,年老一些的病人则选择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若是忽略病号服,这里仿佛是一处静谧美好的美丽花园。

    走了没有两步,便见不远处有一位正要从长椅起身的老人哐当一声摔倒在地。接待叶静嘉的护士脸色一变,连忙道:“叶小姐,我先过去看看。”

    “好,”叶静嘉点头的同时,转身对窦艺说:“你们去看看。”

    “可是小姐?”窦艺犹豫。

    “我没事,你们看看要不要什么帮助。”叶静嘉坚持。

    于是乎班鹏过去查看情况,叶静嘉与楚楚、窦艺留在原地。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哭声,原来是有小朋友的纸风筝挂在树上。陪伴的小护士虽然在努力的伸手,却是有心无力。叶静嘉笑着摇头问:“窦艺,你会不会爬树?”

    窦艺点头。

    “你去帮她把风筝拿下来吧。”

    “那您?”窦艺不愿离开小姐。

    叶静嘉则笑着说:“我还有楚楚,而且在医院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无奈,窦艺只得听从小姐的吩咐。

    当她刚刚爬到树上,下意识看向大小姐的方向时,瞳孔猛缩,大口一声,“小心!!!”

    意外的发生便是如此的猝不及防,当楚楚回过头时,便见一辆车子飞快的向她驶来。她的第一反应是,小姐绝对不能出事,下意识的将手里的轮椅往外推了一把。

    下一秒,她被撞倒在地上。

    只是万万没想到,更怕的是轮椅面对的方向恰好是花坛的拐角,而花坛前则是精美的装饰台阶。

    叶静嘉发现事情不妙下意识想去躲避,可是笨拙的身体令她的行动格外缓慢。

    转眼间,咯噔一下,轮椅撞到水泥台被挡了下来。惯性令叶静嘉身体往前扑,她下意识闭上眼紧紧护着腹部。令她意外的是,她没有撞在台阶而是撞到一块柔软的东西。

    随即,摔落在地。

    不过即便如此,冲击力依旧令叶静嘉感受到一阵剧烈腹痛那种生命流逝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她脸色煞白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身下竟然是

    “阿福!”

    明明应该在门卫处的阿福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他用自己的身体成为叶静嘉的肉垫,硬生生的成为肉盾,抵挡冲击力的同时稳稳的保护住叶静嘉与宝宝门。

    只不过,此时此刻的阿福看起来奄奄一息。

    叶静嘉捂着腹部,趴在阿福身上,伸着手,伸向飞奔而来的医护人员,“宝宝,阿福”

    “血,快点!”

    “羊水破了!”

    “医生!快找医生!!!”

    现场乱作一团,被抬到担架上的叶静嘉忍着剧痛,不忘抓住窦艺不停叮嘱道:“阿福!照顾阿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