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白的计划前期铺垫时间不长,进展更是飞快。这其中必定存在某些漏洞,不过当今之际顾白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考究细节,只希望尽快的将事情处理干净,回去陪女友。

    “其实,你现在回去陪陪她也没什么。”浮岚见顾白没日没夜的加班,虽然不理解他为什么为了一个女人拼死拼活,但作为朋友他建议道,“白叙凡不可能向叶静嘉开刀,你完全可以放心回去看她,计划方面不必急于一时,也不用天天盯着。”

    顾白正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他摇头道:“再说。”

    见顾白如此执拗,浮岚微微摇头,孺子不可教也。

    九尾与浮岚想法一致,他也认为顾白的较真没有意义,回去陪叶静嘉生孩子白叙凡还能怎样?难不成,白叙凡还敢动叶静嘉?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劝不了顾白,想了想转而道:“不如,等她生孩子的时候你回去?反正你老婆生孩子,你陪着天经地义,反倒是不陪的话我觉得她恐怕会有意见。”

    顾白依旧摇头。

    他没有向几人完全说明自己与白家的真实关系,他们自然不理解自己的苦衷。他不敢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生怕在这个过程中被其他人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

    到那时,只怕等待他们是荆先生也抵挡不住的灾难。

    白家的人,全是一帮疯狗,可怕的疯狗。

    想到这里,顾白有些食不下咽。

    正在此时,问:“嗨,你和她结婚了吗?”

    刹那间,浮岚与九尾都好奇的看向顾白,顾白则是一愣,随即有些尴尬的摇头,没有。

    “我的天哪!你没有向她求婚?”震惊的看向顾白,他简直无法想象。

    “求婚成功,但是没有结婚证。”

    见顾白有些后悔,浮岚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随即建议道:“不如,我找人先给你们办一个结婚证,等她生孩子的时候你拿着办好的结婚证回去?”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不禁弥补了二人身份上的不合法,同时也算给叶静嘉一份惊喜。

    顾白更是满意说:“谢谢!”

    在女方不在场的情况下办理结婚证虽然有些麻烦,但浮岚的朋友依旧帮了忙,顾白成功拿到了结婚证。至于结婚日期,则是顾白特意挑选的六月一日,年份自然是去年。

    这样,叶静嘉便不是未婚先孕。

    “儿童节?”好奇的看着华夏的结婚证,不解的问。

    顾白点头,他希望今后自己可以补给妻子过去丢失的童年。不过,现在,顾白并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叶静嘉,以免令她情绪起伏引起早产。

    看着手中的红本本,顾白内心越发的满足与幸福。

    虽然他们未能一同去办证是一种遗憾,但有些时候遗憾也是一种美丽的记忆。

    与此同时,白叙凡的脸色却是一天糟糕过一天,顾白给他带来的麻烦并不非常严重,但因为数量多带来的影响自然不小。他每日忙于处理公务的同时,同样需要分神压制白家的魑魅魍魉。

    “嘿,还加班呢?”

    这日深夜,白叙凡正在书房伏案工作,便见阿深直接推门而入。他的身后,则跟着白叙深与阿恒。

    与阿深的随意不同,白叙深恭敬的说:“大哥。”

    “大少爷,深少爷和阿楠来了。”阿恒道,阿楠便是假的白叙深。

    白叙凡微微摆手,示意:“你们去客厅等我。”

    “怎么,什么事儿我还不能看?”见白叙凡打发自己,阿深便故意探头去看白叙凡手中的文件。

    白叙凡不悦的挥手,“出去出去。”

    阿深只扫到一眼文件的内容,随即撇撇嘴不屑的说:“阿楠,我们走。”

    说着,二人走出书房。

    阿恒,则是随后而出。

    不一会儿,白叙凡便从书房出来。

    只见客厅内,阿深已经泡好不知道从哪来带过来的方便面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

    “没吃饭?”白叙凡问。

    “吃过,不过现在饿了。”阿深头也不抬的说,同时不忘称赞道:“恒哥的煮泡面的手艺可真是越来越好,以后能开个泡面店了!哈哈!”

    见他狼吞虎咽的吃着,白叙凡倒是没有急于开口。直至阿深将泡面吃完,打个个饱嗝,才缓缓道:“今天找你们过来,是因为集团的事情。”

    “昂,我听说啦,那帮玩意现在没事儿欠抽开始找事儿对吧。”阿深擦了擦嘴角,不屑的挑眉啧了一声,“我就说,养着他们简直就是养着废物。你看看荆家,荆燃多有魄力将所有杂碎都开除了,爽快!”

    白叙深看向阿深代为解释道,“大哥也不想。”

    “行啦,你少为他说好话,大哥就是胆子只要咱把老头能死集团不就是我们说了算?”阿深随口道,他那轻巧的,仿佛要弄死的不是他的生父一般的语气,听得人毛骨悚然。

    白叙凡不禁深深的看了阿深一眼,充满不安。他不安的不是阿深的建议,而是他日渐诡异的性格。

    可是阿深仿佛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他理直气壮的说:“你看我干嘛,我也没有说错。与其将那个小兔崽子叫过来还不知道折腾出什么花样来,不如咱们一不做二不休,永绝后患。反正死老头也从来不将你和阿楠当做他的亲生儿子看待,我们为什么要管他死活?”

    说着,阿深已经面无表情。

    他的眼神格外的阴冷,嗜血的光芒从他眼中一闪而过。

    这样的阿深有些陌生的同时,也令白叙凡内心闪过一丝心痛,他极有耐心的说:“阿深,事情并不简单,你千万不要鲁莽。白秋程欠我们的,我一定会讨回。不过现在,白秋程那边不能动,只能将他找回来。”

    见事情回到原点,阿深猛地往后一躺,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不屑道:“他现在恨不得与我们一刀两断,你还指望他回来?你不怕,他回来是要把我们这些年的努力都粉碎?”

    “不会的,”白叙凡笃定的摇头,同时肯定的说:“他必须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