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你。”

    不等顾白开口,白叙凡已然明白事情始末。

    顾白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说:“我不想参与白家的事情,更不想与你为敌。”

    “所以,你用这种方法向我示威?”白叙凡道。

    顾白摇头回答,“这不是示威,只是一点善意的提示。”

    “善意?”白叙凡转动手中的签字笔,冷冷道:“哪里善意?”

    此次白氏集团出事,便是顾白的手笔。

    虽然这件事情于白叙凡看来并不是灭顶之灾,但一旦处理不当,便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顾白这种强势的对抗姿态,令白叙凡非常的不满意。

    顾白没有理会白叙凡话中的不悦,只说:“我要的很简单,我只是过自己的生活。”

    “你想过自己的生活?”白叙凡笑了,他觉得顾白很可笑,质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可以有现在的生活吗?”

    不等顾白回答,白叙凡便突然暴怒的说:“是因为母亲!是因为我和阿深!如果没有我们,你以为你现在在过什么样的生活?顾白我告诉你,立刻老老实实的给我滚回来!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你不要惹我!”

    “不可能。”顾白并不畏惧白叙凡的怒火,他看着办公桌上叶静嘉的照片,平静的说:“虽然这次的事情并不难以处理,但是下次便不会这么简单。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考虑清楚这样的我回白家到底有没有意义。白叙凡,我不是木偶人。”

    说完,顾白便主动挂断电话。

    同时,他微微松了口气,激怒白叙凡的顾白心情格外的好。

    他走出房间,看向客厅内的众人,难得露出一抹笑容,“我想,我们的计划目前看来是有效的。”

    九尾眼睛一亮,兴奋的问:“他同意了?”

    frank微微摇头,浮岚则猜测道:“白叙凡不会这么容易的屈服。”

    “没错,他就没有同意,但是,”顾白笑容满面的点头说:“他很生气。”

    “生气代表动怒,说明我们的行动对他的影响不小!”frank打了个响指,咧嘴一笑。

    顾白点头:“没错,我想,按照继续坚持下去他会同意的。谢谢你们,浮岚,frank、九尾。”

    “举手之劳。”浮岚举了举自己手中的人酒杯。

    “小事情!”frank则是爽朗一笑。

    “我可没帮到什么。”九尾摇头耸肩道。

    原来,浮岚的顾客中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性学者,她在一次酒后无意间向浮岚透露未来可能会出台的环保新政。在浮岚与顾白商量对策的时候,浮岚便将这件事情无意间说了出来。

    原本,顾白与浮岚都没有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某次,在frank的交谈中,顾白意外得知frank在东南亚某公司有股份。

    两件原本不搭边的事情意外的被顾白联想在一起,没想到竟然真的发生奇妙的化学作用,成为一个很不错的局。这个局面令影响白叙凡在白氏集团的地位,同时也令他很不好受。

    当然,这并不是计划的全部。

    至于九尾,他则负责这顾白等人的安全,也是不可小觑的部分。

    “我们继续吧。”

    见状,九尾起身说,“我出去看看附近的情况。”

    “辛苦。”

    “呀咧呀咧,记得事成之后全款结账就好!”九尾玩笑道。

    这边,顾白等人信心满满的继续记下来的计划。

    另一边,被顾白挂断电话的白叙凡脸色则乌云密布。

    直至阿恒进来,白叙凡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大少爷?”阿恒关心道。

    白叙凡阴沉着说:“事情是他做的。”

    阿恒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有些意外的重复,“真的是小少爷?”

    “没想到,他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聪明,竟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阿恒,我想是我小看了顾白。”

    白叙凡的声音不喜不悲,一时间阿恒有些难以接话,只能道:“那现在原材料的事情如何处理?”

    “不急,再等等。”白叙凡眼神冰冷的看向阿恒,“我要看看,他还有什么后手。”

    随后,白氏集团旗下子公司的多个项目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

    这些项目有大有小,问题有大有小,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此集中的问题爆发在集团内部极为罕见。一时间,白氏集团旗下的各公司都忙成一锅粥。这种忙碌,自然也为白氏集团带来一定的影响。比如合作方,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准备进行的项目,以及洽谈中的项目都被合作方挑剔起来。

    这种不正常的情况,甚至令白氏集团的小部分员工感到丝丝恐慌。

    与此同时,白叙凡的各位同父异母的兄弟也跟着虎视眈眈起来。

    这不,白叙凡接到白秋程的电话,电话中的白秋程很直接的训斥道:“现在集团是怎么回事!你要是干不了,就换个人干!”

    面对父亲的责难,白叙凡倒是很平静,他说:“集团一切正常。”

    “怎么正常!我可是听说现在集团里面人心惶惶,工作到处都是漏洞,我把集团交给你可不是让你胡乱来的!”白秋程特别生气的大声的埋怨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白家人都来找我,你不要给我添麻烦!我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四十多岁的人,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要我来收拾烂摊子!”

    面对不务正业的父亲喋喋不休、毫无立场、毫无资格的埋怨,白叙凡只说了一句话,“年底的分红只会比去年多,不会比去年少。”

    白秋程的话戛然而止,不过他不忘补充道:“我看中了一栋古堡。”

    “走我的帐。”

    于是乎,白秋程干脆利落的将电话挂断,高高兴兴的继续吃喝玩乐。他丝毫没有父亲的担当,更没有族长的责任感,有的只是自私自利。

    白叙凡看着手机,轻笑一声,随即猛地将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他眼神阴森骇人的看向摔得粉身碎骨的手机,紧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终有一天,终有一天,我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