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登门的白家二太太与其子,叶静嘉颇感意外,她微微挑眉问,“他们来做什么?”

    “听说,是道歉。”近期楚楚充当叶静嘉与工作室之间桥梁的同时,也承担着私人助理的工作,她不忘补充道:“小少爷在楼下,先生的意思随您。”

    “道歉?”叶静嘉起身,笑着说:“那我倒是要去看看,他们为什么道歉。”

    客厅内,白家的二太太与白家的二公子坐在沙发上,荆显岐坐在一旁。

    至始至终,荆先生并没有出现。

    “听说,你是在一私读书?正巧,阿昌也是,算起来,阿昌还是你的学长。”白二太太笑盈盈的看向荆显岐,很是一派温柔体贴的模样。

    说起来,自刚刚进门,白家二太太便表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慈爱与温柔,她几乎是用一种难以想象的温柔与母性在与荆显岐交流。哪怕荆显岐的态度始终冷冷淡淡,却仿佛无法熄灭白家二太太心中的热情。

    不知道的人看到此番情景,或许还以为荆显岐是白家二太太失散过年的儿子呢!

    当然,荆显岐与白家二太太毫无关系。

    至于充足的情感,自然是为了是因为白家二太太有目的可图。

    正在此时,叶静嘉披着外套走了进来。

    二人当即起身,荆显岐也顺势起身说:“姐姐,过来坐。”

    说着,他伸手从楚楚那边接过叶静嘉,服侍她坐好。

    白二太太看着荆显岐小心翼翼的照顾叶静嘉做好,笑眯眯的开口称赞道:“荆先生真是好福气,有关系如此好的一儿一女。”

    叶静嘉没有理会白二太太的寒暄,而是冷淡的问:“今天,你们过来是什么事?”

    这一次,开口的不再是白家二太太,而是白叙昌。

    他绅士的看向叶静嘉,充满歉意的开口道:“今天过来,是为了向荆小姐道歉。”

    “道歉?”

    “之前家母曾与荆小姐在清风院的聚会有过一面之缘,见您似乎正值孕期便稍稍打听了一下,本意是希望能给您一点微薄的帮助。没想到,却变成今天的模样。”

    叶静嘉看向白叙昌,只觉得他很有意思。

    既然是来道歉的,却不承认,这是何意?

    再者,无论白叙昌如何遮掩傻子都能明白白家二太太向自己动手,原因必定是因为当时在聚会中自己落了她的面子。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用如此恶劣的手段!

    想到这里,叶静嘉摸着肚子,脸色不是太好。

    白叙昌似乎并不理解叶静嘉的脸色,也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问题,他继续道:“不过事情会变成今天的样子,确实也与我白家有关。无论如何,请允许我代表白家向您道歉。”

    欲说还留的话,似乎另有深意,白叙昌的话中充满悬念,似乎真相另有其他。不过没有给叶静嘉更多的时间,只见白叙昌已经起身向叶静嘉鞠了一个90°的大躬。

    如此一来,叶静嘉倒是不好再追问的,看在她暂时不想与白家撕破脸的面子上,只淡淡道:“希望以后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当然。”白叙昌起身看向叶静嘉笑着保证道。

    简单聊了几句,白家二太太便与白叙昌告辞,荆显岐起身相送,叶静嘉则稳坐沙发。

    白叙昌将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很低,看起来似乎是极好相处的人,若是与白叙凡比起来更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不过,当荆显岐回来的时候,叶静嘉却说:“今后小心一点白叙昌,他看起来倒远不是表面上那样的和气。”

    “嘻嘻,我知道!”荆显岐笑着耸耸肩,“能屈能伸的人,往往都不好对付。”

    叶静嘉看向荆显岐,点头道:“你明白就好,不过我的事情真的是白家的二姨娘所为?”

    虽说白家的这位二太太来道歉,足以说明就是说她的。加之以她在聚会时的张狂杨,万万不会替他人背黑锅。但是,叶静嘉终究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当然,”荆显岐点头,“父亲调查的很清楚,确实白家二姨娘的行为,那个白叙昌还想祸水东引,真是可笑。”

    “祸水东引给谁?”

    “谁知道呢,可能是白叙凡吧,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应该不怎么好。”

    比起叶静嘉,荆显岐显然知道更多的内部消息,“哦?”

    荆显岐见姐姐感兴趣,想了想说:“唔,我听说白家兄弟的关系都不好。尤其是白叙凡和其他兄弟,他与其他人的关系格外的糟糕。”

    叶静嘉恍然点头,“看起来,白叙凡的脾气就不太好。”

    “脾气不好,但做生意很有一套。”荆显岐兴致勃勃看向叶静嘉,笑着说:“对了,姐你知道刚刚那个白家的二姨太和我说什么?”

    “什么?”叶静嘉好奇的问。

    “她说,辛苦我出来送他们,天气依旧有些凉劝我晚上出门多添加衣服,小心感冒。除此之外,她还说孕妇怀孕辛苦,要我多关怀体谅你。”荆显岐撇撇嘴,显然对这样的说辞十分不感冒。

    叶静嘉瞬间明白对方的用意,反倒是笑着问:“挑拨离间?”

    叶静嘉与荆显岐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且是半路相认。白家二太太明明是第一次与荆显岐见面,却处处表现出对荆显岐的关心与疼爱,更是要荆显岐体谅怀孕的自己。

    这根本是关心,而是使坏。若是他们关系不好,荆显岐听到这样的话自然是要生气的。

    这种小手段虽然有些可笑,但胜在好用且不留痕迹。

    “我白家各种腌臜的事情肯定没有少发生。”荆显岐不禁吐槽道。

    叶静嘉微微点头,“是啊。”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顾白,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与顾白见面。

    没想到,叶静嘉回到房间便接到顾白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顾白声音温柔缱绻,他细致的询问着女友孕期的状况,说着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听着顾白娓娓道来,叶静嘉似乎在与他共同呼吸,体会同一种感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