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楚楚见叶静嘉起身,连忙道:“先生交代过,小姐您不用招待他们。”

    既是如此,叶静嘉便坐回原位。

    只见荆先生与荆显岐将白家人迎入院落内,便请他们入座。

    院落内的圆桌均是十二人餐桌,座位自然也有所讲究。

    主桌便是男宾桌,每家可有三人入座,这是历年来约定俗成的惯例。

    今年却与往年发生极大的不同。

    历年中白家都是白秋程与白叙凡、白叙昌三人入座,今年白叙凡却将白叙深推入主桌,如此一来自然便没有白叙昌的位置。

    见此,白父不满的白叙凡。

    只是白叙凡丝毫不觉得有何问题,理所应当的落座,不予理会父亲漆黑的脸色。

    在大儿子那里一向没什么父亲权威的白家家主只能阴沉着脸再度看向白叙深,训斥道:“这里不是你的位置!”

    不等白叙深开口,白叙凡已淡淡道:“叙深,坐下。”

    “你!”白秋程只觉得自己在荆燃面前被儿子落了面子,丢人至极,心中大怒。

    面对如此矛盾冲突,负责此次聚会的荆家则没有插言,更没有表示愿意将自家空座让出来。反而是另一位白叙昌主动笑着缓和道:“父亲,今年就让叙深陪您,我与叙生、叙磊坐在一起也是一样的。”

    得了台阶的白秋程微微昂着头,轻哼一声,算是勉强同意,同时不忘为自己找回场子开口道:“今天我就看在聚会的份上,不与你计较。”

    不过在座所有人并不觉得他真的有找回场子,如此没有地位和话语权的家主,着实令叶静嘉大开眼界。

    她难以想象,这样的男人竟然是白家的家主?!

    想来,白叙凡能掌控白家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既然有男宾桌,自然也有女宾桌。

    白家有四位太太与三位儿媳,二太太率先带着两个儿媳一屁股坐下,三太太自然的坐在另外一边,四太太与自家儿子的媳妇坐在二人中间,年轻貌美的太太笑了笑倒是没有与她们挤在一起,而是干脆利落的转身进入其他的餐桌。

    至于原本宽敞的圆桌瞬间被三分天下,只见,圆桌是剩四个座位。

    若说男宾那边叶静嘉是看个热闹,轮到女宾叶静嘉眉头微蹙,不得不询问道:“女宾的座位如何安排?”

    “和主桌一样,每家只有三人的位置。”楚楚回答。

    “荆家三个座位?”叶静嘉问。

    楚楚点头,想了想补充道:“以往您不参加的时候,便是九人座位,今年是十人位。”以叶静嘉的身份自然是有权坐在最顶级的女宾,至于荆家其他人,自然是没有地位坐在这样的位置。

    听到这里叶静嘉哪里还不懂,刚刚白家男宾虽然因为座位问题发生争执,但白家很识趣的没有在座位数量做文章,如今轮到女宾真是意外的令人开眼!

    “看起来,白家的这一帮姨娘和庶出家的太太倒是没有把我看在这里?”叶静嘉冷笑一声。

    楚楚一愣,显然小姐说的没错。

    以往白家的太太们虽然也争强好胜,但从未有过公然落座的行为。现在如此粗俗的行为,显然是

    “大小姐,要不要我把事情告诉少爷?”楚炎见大小姐脸色不愉,连忙建议。

    叶静嘉微微摇头,轻笑一声挥挥手轻描淡写的说:“这种小事就不用麻烦阿岐了。”

    虽这样说着,叶静嘉却没有行动。

    直至赵、胡两家前后脚来到清风院后,叶静嘉才缓缓起身。

    比起白家的混乱与家主的无能,另外两家才是家族的正确打开方式。

    虽说两家子嗣都不少,也并非全部都是一母同胞,但至少来到这里的便只有当家的太太,那些所谓的姨太太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她们应该待的地方。

    待所有人来齐后,便纷纷落座。

    主桌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各家依序入位。

    女宾这边则无比的尴尬,只见座位只留有四个空位,且并不连续,无论是胡家亦或者是赵家女眷都无法正常入座。按道理她们与白家人认识,自然是可以与白家沟通。

    但事实上,并没有人愿意开口。

    一方面,她们并不愿意招惹内斗的白家女眷。另一方便,她们也想看看荆家如此处理。

    不等男宾那边有反应,反倒清脆悦耳的女声率先传来,“欢迎赵太太、胡太太大驾光临,今天清风院真是蓬荜生辉。”

    众人回眸,便看向样貌秀丽的叶静嘉缓缓走来。

    在座所有人自然都认识叶静嘉,只是这是她第一次正式的出现在如此郑重的场合。

    “荆小姐,你好。”

    “你好,荆小姐与荆先生果然十分相像。”

    胡家与赵家自然的回应道。

    一旁的白家家眷脸色却不太好看,今日叶静嘉只招呼胡家与赵家分明是不将她们放在眼中!

    刹那间,三位太太心思百转千回,誓要让她好看!

    要知道,三位太太跟着白秋程这些年,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无论去哪里都是高接远迎从未受过这样的气!

    不过不等三位太太发难,叶静嘉仿佛是想起她们一般,扭头笑着问:“不知在坐各位,如何称呼。”

    此言一出,三位太太内心彻底炸掉!

    她们是何身份,在场人尽皆知。

    可是要她们开口自我介绍,则是在是有些难以启齿。这些年从来没有人当面问过这样的问题,如今叶静嘉明知故问,简直就是不怀好意!

    辈分最长的白家二太太自然不会明面与叶静嘉发火,她不以为意的开口将军,“按辈分,你要喊我一声姑祖母。”

    “哦?”叶静嘉仿佛颇为好奇般的白家二太太,如同在等待她的解释。

    “你未婚夫顾白,是白家的远房甥孙。”

    此话一出,足以表示二太太的能力绝非一般。

    简单的一句话不仅点名二人的辈分差距巨大,而且暗讽身为荆家大小姐的叶静嘉不过找了一个白家旁支女的儿子。同时,更是隐隐表达自己是白家的太太。

    一箭三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