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则是一夜昏昏沉沉,睡得格外不舒服。

    几次醒来,几次睡着。

    当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头晕目眩,完全不想醒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残忍的现实,更不知道如何面对顾白。

    叶静嘉恍然想起当初那个略显诡异可怕的梦,或许那是一种预警,暗示着顾白将会言而无信,以及自己未来生活的黑暗与恐惧。想到这里,叶静嘉捂住耳朵,试图逃离。

    可惜,有些事情是不会因为叶静嘉的掩耳盗铃而当做没有发生。

    虽然荆燃的消息占据头版头条,但依旧有媒体报道顾白与叶静嘉分手,以及顾白另寻新欢的消息。上半年轰轰烈烈的恋爱中的旅行如今似乎成为天大的滑稽,二人在其中所有的恩爱镜头也被友们看做摆拍。

    叶静嘉的手机响个不停,无数的人试图与她取得联系。看笑话的也好,采访者也罢,即便也有许多人是出自于真心实意的关心,叶静嘉依旧不想理会任何人。

    她索性任性一把,直接清空所有的消息,她不想看,也不愿意去看。

    叶静嘉的手指在手机上滑来滑去,突然想到昨晚父亲提及的顾白真实身份。

    叶静嘉手指一顿,鬼使神差的搜寻关于白家的事情。

    可惜,内容寥寥无几,唯一知道的便是白家当家者名为白秋程,如今年事已高。他年轻时生荡,酷爱美女,与娱乐圈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正因早年的肆意,故而现在子嗣众多。

    简单说,也就是顾白有许多兄弟,而且有不少同父异母的兄弟。

    顾湘君进来时,正好看到叶静嘉眉头紧锁的按动着手机屏幕,她脚步一顿,随即状若无事般说:“嘉嘉,喝一口水。”

    叶静嘉自然的将手机关闭后放在一旁,随即看向姐姐,点头说:“正好我也有些渴。”

    喝完水后,叶静嘉抱着水杯问:“姐,昨晚你住在这里?”

    顾湘君点头。

    “那姐夫和彬彬?”

    “没事儿,他们都在家里。”

    叶静嘉笑了笑,转动着水杯说:“姐,我没事,你回去吧。”

    “回家也没事做,我在这里陪陪你。”顾湘君自然不会离开,她不放心妹妹。

    叶静嘉微微点头,想了想开口道:“工作室那边。”

    不等她说完,顾湘君便接话道:“工作室有温峥辰阎卜成他们在,你不用担心,一切都很好。”

    所谓的很好,自然是假话。

    事发后,工作室的宣传部便立刻忙成狗,许多员工都是被硬生生的拉回工作岗位。

    宣传部上下,乃至阎卜成本人并不清楚事实的真相,但是根据已知的情况来看,他们需要做的便是稳住现有的情况,不至于将事情被定死。以及,为后续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铺垫。

    幸而有荆燃出现,令他们的工作简单许多。

    不过即便如何,依旧无法阻止舒兰琪本人的作妖。

    这不,早晨她在参加某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当被问及与顾白的关系时,她爽朗中带有娇羞般的说:“哎呀,我们只是好朋友啦。”

    有事前准备好的拖问:“那琪琪姐,昨晚顾白导演为什么陪你参加金玉兰?”

    “他恰好有时间嘛。”舒兰琪脸颊绯红,随即挥挥手道:“好啦好啦,不要再问啦,问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有好消息一定会通知大家的。”

    此言一出,众多媒体心领神会。

    舒兰琪内心更是颇为得意,只恨昨晚没有留住顾白。

    虽然舒兰琪有幸与顾白一同走红毯,但她心知自己并不是顾白的正牌女友,依照经纪人的要求,她不敢说太过明确的话,只能说类似于这种进可攻退而守的语言。

    看着舒兰琪的采访,李西语愤怒至极,却依旧要忍耐着个人的情绪问阎卜成,“要不要,祸水东引?”

    “暂时不要,”阎卜成说:“你等等,我联系一下温总监。”

    温峥辰得知情况后,想了想,与楚楚通话。

    之所以联系楚楚,是昨晚他便接到楚楚的电话,得知叶静嘉身体抱恙,同时楚楚表示有任何事情可以与自己联系,自己被荆先生授权暂时处理此次事情的相关事件。

    得知舒兰琪的所作所为后,楚楚略停训片刻,随即说:“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不用担心。”

    挂断电话后,自然真的有人来处理这件事情。

    与工作室、经纪公司对付艺人的方式方法不同,荆先生并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方式。尤其是现在,想到自己的女儿被气到躺在病床,他更是怒从心中起。

    这边舒兰琪刚刚参加完节目的录制,那边经纪公司便直接表示将对其进行雪藏。

    “原因?”银河经纪公司的艺人总监看向舒兰琪,摇头道:“叶静嘉是什么身份背景,你应该很清楚。舒兰琪,现在荆氏集团要求公司放弃你,公司不会为了你和荆氏集团对着干,明白吗?”

    舒兰琪错愕的看向谭总监,不禁皱眉辩解道:“可是,可是我明明比叶静嘉更有潜力!我是你们的艺人!如果我可顾白成为情侣可以为公司创造更好的收益!!!”

    谭总监不禁笑了,他摇头道:“潜力?有潜力的艺人有很多,识时务者为俊杰,叶静嘉的后台很强大。今天我把话说的很透,是提醒你以后不要做无谓的事情,不要影响你个人的未来,更不要连累公司。行了,出去吧。”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当舒兰琪走出办公室都不敢相信,自己被公司放弃了!

    明明昨晚自己还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明明今天所有人都在讨论自己,现在自己却成为公司的弃子?!

    只是因为叶静嘉有个了不起的爹?!

    舒兰琪觉得很可笑,可是很快她便发现自己无力回天。

    没有惊心动魄的阴谋诡计,没有你来我往的明枪暗箭,舒兰琪的结局只因荆氏集团的一个电话。听起来是如此的简单,简单到甚至令人有些茫然。

    可事实便是如此,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舒兰琪不过只是蝼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