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混蛋!”顾白猛地向阿深扑去,却瞬间被刀疤男按在脚下,“放开我!”

    刀疤男没有理会顾白的怒吼,而是看向阿深不悦的训斥道:“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

    “哼”阿深压根不在意顾白的怒吼,更不将刀疤男放在心上,他吊儿郎当的转身离开,心情好到甚至吹起了小曲。

    直至阿深走后,刀疤男才放开顾白。

    原本便受伤的顾白经刀疤男一压,在此鲜血喷涌,他有些费劲的爬起来看向刀疤男,忍耐着怒火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早已坐回沙发的刀疤男慢慢抬起眼皮,极为不悦的说:“做什么?我要你做你应该做的事情,记住不要想逃跑第二次,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说完后,刀疤男敲了敲桌子,只见西装男走进来,他吩咐道:“将他送回去,以后不许任何人接近他,包括你。”

    “是,大少爷。”西装男点头,随即走向顾白道:“小少爷,请。”

    顾白没有动,他死死的盯着刀疤男,咬牙切齿道:“留下我,你只会后悔。”

    “我现在也很后悔。”刀疤男看向顾白,非常认真的说:“我后悔当年将你送出去,养成现在的熊样。不过现在为时不晚,你还不算没得救。”

    不等顾白再说什么,只觉得后颈一痛,倒地陷入黑暗。

    顾白的身后,西装男子将手缓缓放下,恭敬道:“大少爷,我现在将小少爷送回房间,您早休息。”

    “阿恒,你现在胆子很大。”大少爷冷冷的说。

    “不敢。”阿恒道。

    大少爷看了一眼,只说:“仅此一次。”

    终究,大少爷没有与阿恒计较。

    只见阿恒轻而易举的扛起顾白,往新准备的房间走去。与此同时,他不禁心中不禁感叹,小少爷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敢逃跑,真是不要命啊。

    回到房间,阿恒将佣人喊进来,嘱咐道:“将家庭医生叫过来。”

    “可是大少爷不许。”佣人摇头,不敢打电话。

    阿恒一愣,随即说:“你先打电话,我会亲自和大少爷去说。“

    “恒少爷,您别为难我。”佣人连连摇头。想到帮助小少爷逃走的佣人,他可万万不敢。

    无奈,阿恒只得说:“我亲自去,你在门口守好小少爷。”

    “是,您放心。”

    随后阿恒再次回到客厅,只见客厅内的大少爷正在与人通话。他识趣的站在远处,不去探听通话内容。等大少爷挂断电话后,他才走过去说:“大少爷,是否请医生为小少爷看一看伤势。”

    “伤势?”大少爷抬头。

    阿恒耐心道:“如果伤势感染,恐怕就不好了。”

    大少爷不以为意的摇头说:“这伤是他自己找的,不用管,顺便让他张长记性。”

    “可是”

    不等阿恒再度开口,大少爷已经不悦道:“阿恒,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明白吗?”

    “是,大少爷。”阿恒连忙道。

    大少爷点点头,再度开口:“这次的事情。”

    “责任在我,我小觑了小少爷的能力,从现在开始我会增加警备防御能力,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原本监禁顾白的强度只是普通强度,从现在开始他们不会再将顾白当做普通人。

    大少爷满意的点头,同时颇为赞许的说,“他很聪明,也很有耐心,不愧是白家人。”

    阿恒没有接话,而是道:“那我先回去。”

    “去吧。”

    回到房间后,阿恒用毛巾为顾白简单的擦一擦伤口,并喂了几片现成的消炎药,剩下的事情,只能任由他自己康复了。

    阿恒从房间内退出来的时候,只见阿深正双手环抱胸前,站在一旁。

    “哎,那个顾白是怎么跑出来的,不是说看管的很严吗?”

    阿恒端着脸盆,走向盥洗室,“好奇?”

    阿深跟在身后,点头说:“对啊,当然好奇。”

    阿恒将脸盆里的水倒入洗手台后,一边洗毛巾,一边问:“看过肖申克的救赎吗?”

    “我曹,他不会是钻墙吧!”阿深大吃一惊,瞬间哈哈大笑起来。

    阿恒看了一眼阿深,摇头道:“不是钻墙,而是将窗外焊在墙里的钢丝挖透,然后在换班的间隙将铁丝推开,营造逃跑的假象,等所有人出去找他的时候再真的逃跑。”

    阿深恍然,不过依旧好奇的问:“那当他们进来的时候,他藏在哪里?”

    “床底,他贴在床底板。”阿恒说。

    “嘿,他可真有意思!”阿深笑滋滋的磨着下巴说:“没想到我这个弟弟还挺有想象力的,不过既然这样,怎么抓住的他?谁给他的工具?”

    “工具是佣人给的,至于能抓住他,是因为有**扫描。他走出房间的时候,触发警报。”阿恒洗完手后看向阿深,认真道:“如果他能再忍一忍,说不定真的可以逃走。”

    “因为他的小女友?”阿深好奇的看向阿恒。

    阿恒点头,“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你假扮他去颁奖典礼,所以提前行动。如果他再等一等,一定会知道**的事情。依我看来,他原本是不打算现在行动的。”

    “那他知不知道,他的小女友已经怀孕了呢?”阿深恶劣的笑着说。

    阿恒沉下脸来,警告道:“阿深。”

    见状,阿深连忙道:“我知道,如果他知道一定会拼命嘛。不过恒哥,你说大哥为什么非要将他留在家里?我实在是不明白他能做什么?我们留他的意义倒是什么,难道是当我的替死鬼?”

    阿恒看了阿深一眼,只道:“该知道的事情,一定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要打听。”

    见状,阿深转而道:“对啦,阿楠下周应该会回来,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万事。”

    “我知道了,谢谢。”

    顾白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一早。

    只见房间已经换做其他间,房间内空无一物,窗户更是完全密封的,保密性如此之严反而令顾白露出放松的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