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如此坚强的女儿,荆先生简直心痛至极。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便是令女儿难过,痛苦。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开口面对坚持要答案的女儿。

    “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担心你无法承受,或者是不信。”终究,荆先生如女儿所言,开了口。

    “我信。”看着父亲的双眼,叶静嘉认真道,她相信父亲不会欺骗自己。

    荆先生深深的叹了口气,开口道:“顾白不是顾启术和白幸兰的儿子,他是白家的幼子,如果按照过去的辈分,算起来,他与我是同辈人。”

    叶静嘉眉头紧蹙,却没有插嘴。

    “据我调查所知,现在的白家的白叙深,实则不是白家的孩子,而是冒牌货,真正的白叙深则是顾白。”荆先生看向女儿,认真道:“嘉嘉,顾白是有意接近你。”

    “为什么。”叶静嘉平静的问。

    “因为你是我的女儿。”

    叶静嘉看向父亲,没有开口,更没有责怪。

    “对不起嘉嘉,是我为你带来了这一切。”

    荆先生是如此的痛苦,他极其想为自己的女儿带来最好的一切,却未曾想到事实上,他的存在才是女儿痛苦的根源。他从未为女儿带去过任何欢乐与喜悦,留给她只有凄惨的童年,自卑的少年,以及痛苦的现在。

    荆先生的心,宛若被刀割一般,那种疼痛是他许多年没有体会的。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女儿的眼睛,更是没有脸去面对女儿。

    往日里高不可攀的荆先生,此时此刻看起来是如此的平凡、可怜。

    正叶静嘉微微叹了口气,主动握住父亲的手,平和的说:“爸爸,你或许是异常强大的,但却从来不是万能的。我的感情顺或者不顺,不是因为我是谁的女儿,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不管顾白是不是出于某种原因和我在一起,至少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彼此是快乐的。过去的那段岁月,他带给我的收获与成长并不是假的,我不会责怪他,更不会责怪你,你不用自责。”

    荆先生诧异的抬起头,他万万没有想到女儿会这样说。

    叶静嘉勾起嘴角,露出笑容,很认真的说:“爸,过去的就过去了,现在我要把我的孩子生下来。”

    良久,荆先生点头说:“嘉嘉,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女儿。”

    “爸,谢谢你。”叶静嘉点头,主动给了父亲一个拥抱。

    “对不起,嘉嘉。”

    当荆先生起身后,便有医护人员来为关叶静嘉再次检查身体。

    在健康确定叶静嘉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后,已经是午夜时分。

    众人自觉的散去,叶静嘉也终于有机会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屋外月光皎洁,虽然是所谓的病房,但因为是在荆家,所以并没有医院难味的气味,风格也与卧室相似,令人很安心。

    叶静嘉抿着嘴巴平躺在病床上,突然将被子一拉盖在脸上。

    她,哭了。

    叶静嘉躲在被子里默默无声的哭泣起来,刚刚她对父亲说了谎,她怎么可能不心痛,怎么可能不难过,怎么可能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顾白骗了自己!

    他竟然欺骗了自己!!!

    此时此刻的那种心痛是无言言表的,是锥心刺骨的。

    叶静嘉知道父亲说的事实,因为父亲没有理由欺骗自己,更不可能欺骗自己。

    可是为什么,顾白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难道他们之所以在一起,只是因为自己是荆燃的女儿?

    叶静嘉捂着眼睛,她不敢相信,更不敢想象。

    她一直不愿去面对顾白的消失,就是因为她不想知道真是答案,她自欺欺人的以为只要自己不去想,那么顾白早晚有一天会回来。可是现在,她错了。

    回忆起过去顾白有时的遮遮掩掩,越想叶静嘉越是心痛。

    他们明明说好的,明明说好要一起出国,一起生活!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她所幻想的所有的美好的未来,所有与顾白一同度过的日子,如今彻底化作灰烬!

    她知道,她再一次的被男人欺骗。

    她知道,自己彻底失恋了。

    叶静嘉躲在被子里,蜷缩着身体,呜呜的哽咽起来,她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痛苦挤压的无法呼吸。

    那种绝望与悲伤,令她几乎痛不欲生。

    白家的老宅的客厅内,坐着三名男士。

    其中一人四十多岁,长长的刀疤从太阳穴滑到另一侧嘴角,彻底破坏了他的面容,加之一双阴沉至极的眼睛,看起来骇人至极。沙发旁边的两个双人沙发上,分别坐着两个男子。

    若是有第四人在场,一定会震惊的发现,两名男子长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其中一人满身泥污,身上甚至带着血渍。另外一人则是一身洁净。

    “这是,阿深。”刀疤男看向受伤的男子,开口介绍道,“你的哥哥。”

    原来,真正的顾白正是受伤的顾白。

    阿深吹了一声口哨,挑眉道:“这是新流行的迎接方式,跳楼迎接?”

    顾白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再次看向刀疤男,“他到底是谁。”

    “小小年纪耳朵不好用?”阿深啧了一声,极为不悦的教训道:“刚刚大哥不是说过,我是阿深,你亲哥。”

    “你和阿深是一对双胞胎,只不过你被送去别人家,阿深则留在家中。”刀疤男三言两语便将事情解释清楚,随即不悦的教训道:“逃跑的事情我不想见到第二次,如果你再敢逃跑,我会打断你的腿。”

    顾白暂时不去想所谓的双胞胎哥哥,他冷笑一声,阴沉的看向对方,“打断我的腿?”

    刀疤男并不将顾白的狠劲儿看在眼中,只是轻蔑一笑。

    阿深则仿佛压根不在意二人之间的波涛汹涌,他自顾自的起身道:“好啦,如果没事儿我就去睡觉了,今天真是累死人咯。不顾,”他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顾白,咧嘴嘴有些恶劣的说:“今天没有见到你的小女友痛哭流涕的表情,真是可惜。”

    “阿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