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友而言,叶静嘉与顾白是否分手为什么分手其实不重要。他们需要的,只是值得讨论的爆点话题而已。

    比如现在,弃戏从商的荆燃便是最有意思的话题,没有之一。

    以荆燃的身份、地位、背景、过去,以及他在金玉兰现场说的寥寥几句,完全是爆点中的爆点。要知道,荆氏集团涉及的产业遍布方方面面,当高高在上的老板下凡,那种感觉别提多爽了!

    无数友站出来爆料,好吧,爆料的内容虽然只是关于荆氏集团下属某某公司,某某子公司,某某分公司的某某点,但也足够令人热血沸腾。

    原本应该引人注目的“顾白与舒兰琪”的话题顺势被强力打压下去,即便舒兰琪的团队试图将话题的热度夺过来却也无能无力的。金玉兰上荆燃的出现,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舒兰琪看着无论是新闻还是热搜都没有出现自己的名字,愤怒的直接将手机摔在沙发上,爆粗:“妈的!”

    正在此时,顾白从更衣室内走过来。

    舒兰琪连忙换作笑脸嗲嗲的说:“顾导。”

    顾白微微点头,拍了拍舒兰琪的脸道:“我先走了。”

    “可是,”舒兰琪连忙嘟着嘴,婀娜多姿的将身体微微探向顾白的方向,几缕秀发垂在胸前,若隐似现,“您不是说,今晚留在这里吗?”充满暗示性的语言,以及魅惑的动作,仿佛都在预示着什么。

    顾白扫了一眼舒兰琪汹涌澎湃的胸脯,随即移开目光淡淡一笑,然后走出房间。

    见顾白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舒兰琪连忙伸手想去拦,可惜门口却有顾白的人,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白离开。

    计划落空的舒兰琪猛地捶了一拳沙发,眼神恼怒,愤恨不已。

    原本她还想靠明天和顾白前后走出酒店博眼球坐实二人的关系,现在看来却是功亏一篑。

    “该死!”

    另一边,顾白走出酒店后,直接坐上停在地下停车库的车。

    上车后,顾白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懒散散的翘着二郎腿坐在后排,歪着脑袋不耐烦的抱怨道:“颁奖典礼可真没意思,还有那个女人,啧啧啧,浑身上下一股下贱的味道。走,赶紧回家一睡觉!”

    “是。”

    车子缓缓启动,驶向目的地。

    荆家大宅内。

    叶静嘉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姐姐担忧的脸。

    “姐,我的孩子?”

    叶静嘉回忆起在昏迷之前的小腹坠痛,不仅令她遍体生寒。

    顾湘君连忙道:“宝宝没事,非常健康。”

    “真的?”叶静嘉抓着顾湘君的手焦急的问。

    顾湘君肯定的说:“真的,嘉嘉宝宝非常健康。”

    见姐姐眼神诚恳,叶静嘉心中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努力撑起身体,“姐,你是为了顾白的事情过来的吗?”

    正小心翼翼扶妹妹起身的顾湘君动作一顿,她看着妹妹有些泛白的脸色,顾左右而言他般说:“嘉嘉,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总要顾及肚子里的宝宝,除非你”

    “我明白。”叶静嘉笑着点头道,“我当然会顾及宝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放弃。”

    一时间,姐妹二人没有再说什么。

    如此沉默的性格,显然不像顾湘君。

    其实,叶静嘉心知姐姐是想劝自己重新考虑是否要将孩子生下来的事情。

    与其二人都尴尬,叶静嘉决定主动开口,“姐,我不相信顾白会背叛我。”见姐姐猛地抬头,叶静嘉继续道:“可是我也知道事实不会说谎,无论真相到底如何,我会将孩子生下来抚养成人,不是因为他的父亲是谁,而是因为我是他的母亲。”

    说到这里,叶静嘉顿了顿。

    “其实在晕倒之前,我感受到腹部一阵剧痛。那种疼痛让我突然明白,我拥有的不仅是和顾白的爱情,还有我的孩子。”晕倒前的叶静嘉是崩溃的,可是醒来后她仿佛是茅塞顿开,突然就参透了许多道理,她轻柔的抚摸着小腹,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一定会将他安平的生下来,至于顾白,至少现在的我不想去想和他的关系,那样太累,太痛苦,也太影响我养胎。有些事情,可能糊涂一些反而是好事。”

    叶静嘉逃避的态度令顾湘君越发的心痛,更是恨自己当年没有坚决的反对妹妹与顾白在这里。可是此时此刻,她很难说出任何强烈的话推妹妹一步的话。不是因为她不愿意以爱之名强制妹妹作出选择,而是同样身为母亲她对妹妹的想法感同身受。

    走出病房,面对荆先生担忧的眼神,顾湘君微微摇头,“嘉嘉的情况比预想中的好,精神状态看起来也比较平静。不过她坚持要将孩子生下来,顾白的事情她不太愿意面对。荆先生,嘉嘉是很有主见的女孩,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此次顾湘君前来荆家大宅,便是被荆先生所托陪伴叶静嘉。

    “谢谢。”荆先生微微点头,并不意外。

    “应该的,我也希望嘉嘉可以尽快康复。”

    随后,荆先生走入病房。

    不等荆先生开口,手握手机的叶静嘉已经笑着说:“爸,谢谢你代替我去领奖。”

    叶静嘉知道父亲的出现将带来如何好的效果,她是真的非常感谢父亲为了自己,为了舆论的导向作出如此的决定。

    荆先生微微摇头,稳步走到女儿床边,关心的说:“感觉怎么样?”

    “嗯,现在感觉很好。”叶静嘉点头道,“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就好。”荆先生点点头,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

    “爸,顾白的事情,你是不是已经调查了一些?”叶静嘉突然问。

    荆先生看着女儿柔嫩的面庞,没有立刻回答。

    “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可以接受,没有什么可以再次打败我。”叶静嘉依旧面带淡淡的微笑,仿佛所有的痛苦与磨难在她面前都以不成问题,仿佛她真正坚强如钢铁战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