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的性格是无法掩盖的,总有一天所有人会知道戚茗轲的真实性格。当然,可以死不承认,或者说禁止戚茗轲开口,但我认为这都不是长久之计。”

    “不过,在我看来,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将她的劣势转化为优势打造出不一样的女星。”

    “戚茗轲只是不会利用语言的艺术,但实则不是坏人。”

    “我认为,她可以尝试着参加真人秀,通过电视节目的剪辑令观众渐渐接受她的说话方式。用刀子嘴豆腐心形容并不妥,霸气毒舌的女王路线更合适她。”

    “最初,霸气毒舌人设一定会吸粉,同时不可避免也会招黑。但是,当粉丝积累到一定程度,当热度炒起来,完全可以通过媒体、微博等待侧面“解释”所谓的“毒舌”实则是不懂语言艺术的真性情的表现,以及展现戚茗轲的内心纯善营造反差萌,借此将弱势化为优势。”

    随后喻一鸣的话叶静嘉已经听不进去,因为她已经决定喻一鸣便是戚茗轲的经纪人。愿意很简单,叶静嘉感受到了喻一鸣的用心与野心。

    本以为找到喻一鸣是惊喜,没想到接下来依旧有惊喜在等待叶静嘉——冉星毓的经纪人汤杰。

    汤杰此人叶静嘉是听过的,他能够成为冉星毓的经纪人是因为敢想敢做。比起其他的艺人,冉星毓其实是有一定的缺陷的。毕竟,无论是演技、舞艺、歌艺,或者说是综艺感、主持能力等等,他都不占优势。

    不过就是这样的艺人,汤杰却成功为他打开知名度。

    至于方法,则是不择手段。

    本以为相由心生,叶静嘉惊讶的发现汤杰本人是一名英俊青年,而且他对于吕晟未来的发展,也是非常具有眼光与想法的。其中,最打动叶静嘉的一句话便是:“吕晟不需要经纪人从旁过度保护,但是,他需要充足的资源和足够的尊重。我会利用我全部的能力,为吕晟铺展一条登顶之路。”

    “你的目标是?”

    “影帝,视帝。”汤杰看向叶静嘉,野心勃勃的说:“吕晟未来一定会成为真正的演员,收到所有制片方的追捧。”

    谈话结束时,已经有些晚。

    叶静嘉与温峥辰在办公室内探讨最终结果,虽说当时只有叶静嘉与经纪人一对一,但温峥辰也通过其他方式成功的看到现场情况。在经过激烈的争吵后,最终对外公布结果。

    成为andrew的艺人,汤杰拿到吕晟,戚茗轲则成为喻一鸣的艺人。

    面对如此结果,不少人非常吃惊。

    尤其是毕雨霏,她下意识看向喻一鸣,感受到目光的喻一鸣则是微笑的点点头。

    “没想到你竟然选了戚茗轲。”汤杰站在喻一鸣身旁,轻笑着道。

    喻一鸣扭头笑着道:“你不也没有选择?”

    汤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伸手拍了拍喻一鸣的肩膀,转身离开。

    落选的毕书香不气馁,她依旧踏踏实实的学习如何成为合格的经纪人。

    “这次没有机会,还有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经纪人。”毕书香信心满满的对身旁的毛晓绯说。

    “加油加油!”

    与此同时,叶静嘉已经坐车回家。

    了解一桩心事,她的心情自然也稍微放松了下来,不过即便如此,晚餐依旧吃的很少。

    “对了爸,工作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谢谢你。”叶静嘉笑着看向父亲。

    荆先生淡淡笑笑,“解决就好,嘉嘉你虽然是老板,但也是我的女儿。”

    叶静嘉抿着嘴笑了笑,点头道:“嗯,知道了。”

    见工作解决女儿食欲依旧不振,荆先生不禁再次建议道:“明天,要不要去医院查查体?”

    叶静嘉摇头说:“没关系,过两天可能就会好一些。”

    饭后吃了一点点水果,叶静嘉便觉得浑身疲惫准备去休息。

    躺在宽敞温暖的浴盆中,叶静嘉脑子里空空荡荡的。原本因为工作忙碌而操心劳力的感觉消散后,残留的除了欢乐与轻松之外,还有一丝淡淡的忧愁。

    “顾白,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和我联系。”叶静嘉不禁喃喃道。

    没有了工作的压力,叶静嘉不由自主想起顾白。

    她突然觉得,工作忙起来也挺好,至少令她没有时间来胡想八想。

    叶静嘉闭上眼睛,将头侵入水中希望可以将不好的情绪全部赶走。可惜,有些事情不是想到便可以做到。

    与此同时,宜嘉大楼内。

    “拿到了?”秦既明问。

    andrew点头,“不过,为什么?”

    原来,决定带不是andrew,而是秦既明。

    秦既明倒了一杯红酒,微笑着递给andrew,“我听说,里有两个人是她的表弟。”

    “所以?”andrew接过红酒不解,他想了想劝道:“我觉得你现在真的有点着魔,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原本微笑的秦既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他将酒**重重放在桌上,极为不悦道:“钱我会打给你,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不关你的事情不要多管!”

    “好吧。”andrew举手示意,不过他依旧由衷的希望有一天秦既明可以想开,而不是越陷越深。

    秦既明看着窗外的月亮,今晚的月色很美,美的令人心醉。

    同一时间,顾白也看着月色,只是他的眼神更为忧郁与悲伤。

    “小少爷,您吃一点东西吧,无论如何,您也不应该与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一名黑衣西装男子站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道。

    顾白没有回头,更没有回应,他仿佛是一座雕像。

    男子却锲而不舍的继续威逼似的劝道:“如果您不吃,我们只能继续为您继续注射葡萄糖。”

    即便如此,顾白依旧没有理会对方。

    如此决绝的态度,令男子无奈的同时不禁再一次的劝道:“小少爷,大少爷真的是为您好,您不知道这些年他过得也很苦,他绝对不会伤害你。”

    难道,现在不是伤害?

    顾白看着月亮,双手握拳,冷笑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