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家时,叶静嘉已经镇定下来。

    “姐,今天有你喜欢吃的咕咾肉。”刚刚进门,便听荆显岐热情道。

    叶静嘉点点头,换完衣服后,回到餐厅坐下。

    食不言,寝不语。

    即便担忧顾白的安危,叶静嘉依旧闷头吃很多。不为其他,只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叶静嘉很清楚,天大的事情也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宝宝饿到,再者哪怕现在她开口问父亲,父亲也会说吃完饭再说。

    叶静嘉筷子不停的夹着菜,一口口的往嘴里塞,看的荆显岐目瞪口呆。

    他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最近姐姐食欲可真是好!

    反观荆先生,他不急不慢斯文的吃着饭,似乎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好食欲。

    饭后,叶静嘉擦了擦嘴,看向正准备起身的父亲,“爸,我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聊聊。”

    荆先生仿佛并不意外,点头道:“我们去书房谈。”

    荆显岐看着二人起身,心中说不出的紧张。

    不过转念,他又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最近姐姐心情看起来挺好的,以父亲的性格应该也不会与姐姐吵架吧。想通后,荆显岐便去忙自己的事情。殊不知,有些事情的发生是没有原因与预兆的。

    来到书房后,叶静嘉没有坐下,而是颇为心急的看向父亲问:“爸,你知不知道之前到底是谁对你下的手?”

    荆先生没有回答女儿的话,而看久久的看向女儿,他眼眸中透露出一种叶静嘉无法理解的神情。

    叶静嘉眉头微蹙,不知道父亲到底在看什么,正当她想再度开口催促的时候,只听父亲道:“嘉嘉,你怀孕了。”

    父亲肯定的语气令叶静嘉当场懵了,她瞬间忘记自己的来意,只下意识的护住小腹,不明白父亲怎么会知道,明明叮嘱过医生和姐姐,难道是

    荆先生见女儿面露惊讶与提防,心中微苦,只怪过去自己没有陪在女儿身边,“嘉嘉,我尊重你的决定与选择,只是,”荆先生淡淡一笑,温柔苦涩道:“我不希望你隐瞒我,你明白吗。”

    “不是的,我只是”叶静嘉脸色有些尴尬,她想去解释自己并不是不想告诉父亲自己怀孕的事情,也不是担心父亲不同意自己怀孕,只是

    只是什么?

    不知为何,明明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越是与父亲接触,叶静嘉越是无法处理好与父亲的关系。正如当年,她以为母亲是她的归宿,是她渴望的温暖与家。只是当她尽全力接受母亲,希望与母亲做好母女的时候,结果却是如此尴尬。

    现在,她仿佛再次将父女关系处理的一团糟。

    叶静嘉张了张嘴,最终握了握拳头,选择低下头,逃避般的转移话题道:“顾白已经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与我联系,我担心是不是有人”

    “你放心,他很安全。”荆先生看向女儿,心中则是微叹。

    叶静嘉没有注意到父亲神情的不同,她只顾着惊喜的抬头看向父亲,着急的追问道:“那他现在是在?”

    回答叶静嘉的不是地点,而是父亲的拥抱。

    荆先生看着女儿眼眸中闪动的欢喜与激动,不禁伸手将女儿轻轻的揽入怀中,他的右手轻轻的将叶静嘉的头埋在自己的胸怀中,刹那间感到心痛无比,他不禁道:“嘉嘉,是我不好。”

    自责的声音令叶静嘉不解,疑惑,她不明白父亲今天到底怎么了。

    难不成,顾白的事情真的与父亲有关?!

    叶静嘉瞪大眼睛,试图抬起头看向父亲,可是父亲的手牢牢地按住她的头,不许她抬起。

    “爸!”

    荆先生护着女儿,嘴唇微动,最终闭着眼问:“嘉嘉,你很喜欢小孩是吗?”

    “当然!”叶静嘉一边试图推开父亲的手,一边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我当然爱我的孩子!”

    “那么嘉嘉,答应我,去山里养胎。”

    此言一出,叶静嘉彻底懵了,她开始激烈的挣扎着反问:“爸,你在说什么?!”

    “嘉嘉,答应我。”荆先生看向书房内的油画,护着女儿的头部,眼神痛苦的再度重复,“答应我嘉嘉,我不会害你,听我的话去山里养胎。”

    “不,我不要!”叶静嘉觉得父亲奇怪透顶,她眉头紧蹙,觉得自己特别不理解父亲,更不明白父亲在说什么,她再度追问:“爸,顾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

    “嘉嘉,我不会害你。”荆先生摇头,并不准备多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会害我,可是你也不应该以为我好的借口来决定我的事情!难道我没有权利知道我未来的丈夫,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的情况?爸,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将他的情况告诉我!无论他遭遇了什么,哪怕是不幸的事情,我都不应该是最后知道的人。当初你认为离开母亲和我是对我们好,但事实上那样并不好!”叶静嘉越说越激动,此话一出她便放弃了挣扎,因为她后悔了。她知道自己不该戳父亲的痛处的。

    “我并不是责怪你,只是”叶静嘉抿着嘴,开口道。

    “嘉嘉,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过得开心快乐幸福。”荆先生深爱着自己的女儿,并没有与女儿置气。不过他见女儿如此焦急,终究松口道:“嘉嘉,现在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短时间内顾白不会回来。或许,我看错了顾白,你也看错了顾白,顾白远比我们想象中隐藏的更深。”

    叶静嘉心中一惊,终究闯过了父亲的禁锢,抬头看向父亲,不解的喃喃道:“什,什么意思?”

    看着女儿有些泛白的脸,荆先生越发心痛。

    “嘉嘉,等我将事情调查清楚,一定会告诉你,只是不是现在。”

    叶静嘉虽然心急如焚,但终究点头答应,“爸,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代替我做决定。你放心,我一定比想象中的坚强。”

    荆先生深深地看了女儿一眼,“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