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坐下,叶静嘉与荆显岐也终于得知父亲与费小海之间的奇妙渊源。

    前几日,乐乐得知费小海之所以减肥没有成绩是因为常常偷偷向徐黛娜讨厌零食后,一怒之下彻底狠下心掐断费小海所有零食,甚至包括原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饭后甜点。

    如此做法于一个被动减肥的胖子而言,那简直是天底下最不能接受的事情。除此之外,更令费小海不能忍受的是,断了他的零食就算了,竟然还要跑步!

    作为一名聪明机智拥有想法的小胖子,为了夺回属于他的“人权”,费小海同学毅然选择了一条“布满荆棘”的反抗之路。

    “离家出走?!”叶静嘉不禁微微提高声音,诧异的看向正兴冲冲看着菜单的费小海,她万万想不到费小海竟然有这种“胆识”!

    “你不怕被人拐卖?”

    “不怕。”费小海看向叶静嘉,理直气壮的说:“我选择的路线上都是有监控,而且我也没有想走远呀,就是去附近的便利店。便利店的大哥哥我认识,他在帝都大学上大三,现在是勤工俭学上夜班,肯定不会拐卖我。而且,走快一点五分钟就到啦。”

    面对年纪小却思路清晰,言语井井有条的费小海,叶静嘉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夸他聪明,还是说他脑筋不用在正地方。

    “小海过马路的时候,我们正在等信号,此时一辆电**车穿着红灯斜穿马路疾驰而过,将正常行走的小海撞倒在马路中央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场。见状,我便下车将他扶起。”刘力民接话,详细解释起缘由:“幸好小海穿得厚,只是破了点皮,没有太大问题。原本是想派人将小海送去医院,同时联系他的父母。只是小海的书包看起来有几分眼熟,方知晓他是费太太的儿子,与大小姐您相识,故而先生选择亲自将小海送去医院。”

    叶静嘉恍然想起,费小海的书包还是她和父亲弟弟逛街时选购的,怪不得父亲会眼熟。

    “原本计划三辆车兵分两路,一辆载有礼物的商务车提前回府,只是因小海的体重,”说到这里,刘利民尴尬的咳嗽一声,转而道:“先生决定乘坐商务车,改由另外两辆车将礼物提前送回去。”

    简单说,费小海太胖,普通轿车的后排挤不下,副驾驶坐不开,保镖不能下车。荆先生不得不换乘更为宽敞,座位更多的的商务车。

    “所以,虽然车辆出问题,但是父亲没有在车内?”叶静嘉了然接话道。

    荆先生微微点头,“不到医院,我便得知车辆出了事故,我确实应该感谢小海。”

    “不用谢!”费小海抬起头,爽快的摆手道:“我们江湖好汉一向行侠仗义,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费小海!”乐乐见状,连忙低声教育道。

    费小海不解的看向妈妈,只觉得今天中午爸爸妈妈好奇怪哦。

    看着费小海皱成一团的小胖脸,叶静嘉有些不知该哭该笑。

    只觉得一切实在是太令人不可思议,若说是因为费小海体重超标所以救了荆先生,似乎也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面对这样啼笑皆非的原因,叶静嘉只觉得世事无常,又仿佛一切皆有定数。

    看着坐在一旁小声问乐乐能不能加一道糖醋里脊的费小海,叶静嘉不禁道:“加一道吧,总归要感谢小海的。”

    不等乐乐开口婉拒,费小海便立刻笑容灿烂的说:“谢谢阿姨!”

    叶静嘉微微点头,“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好呀,那我去厨房看看。”费小海眼睛一亮,压根不客气,当即跳下凳子,颠颠的往外跑,生怕反悔似的。

    不等乐乐追出去,便有人跟上。

    刘力民看向乐乐夫妇,笑着解释道:“费先生,费太太请放心,作为感谢,我们已经专门为小海请到最权威的营养专家与儿童减肥师,他们将根据小海的身体情况,为他量身安排饮食与运动,保证他会在非常安全健康的情况下减肥成功。”

    你们确定,这种报答费小海会喜欢?!

    不过见乐乐夫妇一脸惊喜,叶静嘉倒是没有说什么扫兴的话。

    席间,聊天的话题倒也不拘,聊天说地,任何内容都有。

    比起乐乐夫妇有些过于拘谨,年纪小小的费小海却特别配合,无论聊什么他都要跟着掺和几句。与此同时嘴巴更是不闲着,他仿佛知道今天中午爸妈不会管他,便各种吃吃吃,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家时他吃不饱饭似的。

    午餐结束后,乐乐夫妇带着费小海先行告辞。

    “叔叔阿姨大哥哥,再见啦,再次我们再一起吃饭呀!”费小海挥着小肥手,主动邀约道。

    “好呀。”荆显岐笑着点头。

    叶静嘉挥手笑着说:“下次见。”

    荆先生都点头道:“再见。”

    费家三口走后,叶静嘉、荆显岐则与荆先生继续留在包间内。

    “小海除了胖了点,哪里都好。”叶静嘉不禁笑着说。

    荆显岐点头道:“确实,很聪明也很有想法。”

    “爸,小海他家”叶静嘉看向父亲。

    不等叶静嘉说完,刘力民便道:“大小姐请放心,先生另有其他安排。”无论如何,费小海都算是荆先生的恩人,待遇自然不同。

    叶静嘉了然的点点头,随即补充道:“倒是也不用什么太大的惊喜,我觉得有些时候福气太多也不是好事情。”

    荆先生淡笑着说:“自然。”

    “不过,爸,这次的事情到底是谁动的手?”叶静嘉转而询问起来。

    荆先生微微摇头,“具体是谁在幕后,暂时无法判定,不过对方一定是提前得知我的路线。”

    “是家族里的人吗?”荆显岐扭头问。

    “不,不是他们,他们没有这份胆量。”荆先生摇头道,他转而称赞道:“这一次你们做的非常好,帮了我很多。”

    提及这里,叶静嘉与荆显岐没有露出开心的表情,反而稍显尴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