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一。

    荆氏集团内依旧处于正常工作的状态,不过比起之前,如今集团内部隐隐有些动荡,连带着员工也无法安心工作。

    “听说,荆先生真的”

    前台,原本是绝对不允许员工在工作期间闲聊,可是今天当九点过后,楼上员工到岗她们便下意识的交换八卦新闻。

    “是啊,我也听楼上的说**ss好像你们懂,不过除此之外我还听说好像不是荆显岐继承。”

    “为什么?!”多名前台瞬间将消息灵通的女孩围拢起来,好奇不已的追问:“不是荆显岐是谁,叶静嘉?”

    “哎呀,你们还不知道吗?听说上面的大佬们与荆家姐弟不合,好像要把他们赶出集团。”

    “赶走?!”此话一出,不少人惊呆了。

    虽说集团上下动荡,但身为基层员工的他们所能接触到的信息层面往往是最肤浅的内容,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集团将要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动!

    “那刚刚他们上去”有人不禁喃喃道。

    “算了算了,别说了,工作工作。”众人不敢再想,连忙回到各自岗位。

    正在这时,集团大门被打开。

    几名前台看清来者后,吓得嗖的一下子站起来鞠躬,只不过比起从前甜美得宜的笑容,此次他们脸色泛白,想到刚刚他们的闲聊,便恨不得将头藏到桌底去。

    会议室内,众人已经坐定,叶静嘉与荆显岐再次登场。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此次荆显岐没有坐在主位,而至坐在主位身后的位置。

    “怎么,想清楚了?”有人傲慢道。

    此人便是最老的老狐狸的儿子,因排行第五,人称荆五。

    叶静嘉与荆显岐均没有回应,仿佛是妥协,仿佛又不是。

    “你们什么意思?”另有人催促道。

    叶静嘉看向说话之人,露出淡笑,反问:“你以为呢?”

    叶静嘉的笑容明明意外的温柔,却同时令人不寒而栗。正当他们思索她话中的含义时,突然,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

    这一次进来的人,瞬间令不少原本得意洋洋的高管吓到跌坐在地上。

    他们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来者,抖动着嘴角,不禁道。

    “怎,怎么会这样。”

    “你,你怎么会来?!”

    “不,不可能”

    “不可能?”

    只见,进来之人,正是传说中即将去世的荆先生!荆氏集团的董事长!!荆家的族长!!!

    与此同时,有人站起身恭敬道:“先生。”

    今日荆先生穿着一套精致的黑西装,打着深灰色领带,面容俊朗,双眼有神,脚步自如,一举一动一如往昔,丝毫不见所谓的问题。更甚,比过去越发气质轩昂,神采奕奕。

    他的目光淡淡的从会议室众人的脸上扫过,最终定格在叶静嘉与荆显岐的脸上。

    “父亲。”二人异口同声道。

    见姐弟二人表情如此淡定,在场的某部分人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霎时间,他们的脸色如丧考妣。

    叶静嘉与荆显岐则是彻底放下心来。

    虽说叶静嘉接到电话时,已经知晓父亲无事,但是父亲在电话中并未详说情况,只叮嘱叶静嘉不要将他无事的消息告诉除荆显岐之外的第三人,只当自己生命垂危。

    若说演技,叶静嘉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她当即表演出震惊与错愕,随即有条不紊的开始安排。

    在书房时,当她口中对荆显岐说着父亲身受重伤性命垂危时,私下则是牵起荆显岐的手,写下两个字“无事”。

    谈话期间,二人总有久久的沉默,听起来仿佛是姐弟不堪重负,实则则是通过掌中写字交流,并确定一些系列的想法与接话。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假戏真做。

    余下的事情,便是飙演技咯。

    荆先生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不需要开口,更不需要问责,7位倒戈向敌人的便自觉起身,主动引咎辞职。

    荆先生看向七人,微微点头道:“玩忽职守确实应该引咎辞职。”

    此话一出,7人脸色越发难看。

    如此一评价,只怕他们想再找到类似的工作难如登天。

    不过无论他们多么后会自责却始终无法做出求饶的事情,怪只怪他们太天真太贪得无厌。

    至于6位荆姓核心人员的脸色更是白中透青,几乎要晕厥过去。

    正在此时,心知大势已去的荆五看向荆先生,咬牙切齿道:“好你个荆燃,真是好手段!”

    “手段?”荆先生轻笑一声,看向荆五称赞道:“我倒是应该称赞你们一声。”

    “成王败寇罢了!”荆五猛地站起身,狠狠地瞪了荆先生一眼,振臂高挥道:“我们走!”

    在他看来,荆燃回来又如何,若是他们联手通过这些年的积累与蛰伏,说不定尚有一线生机。

    可惜,除了他之外,其余的5名荆姓人士均未起身,相反有人极不要脸皮看向荆先生告饶道:“您是知道的,我一直是您的忠实支持者,这一次我只是想探一探他们的目的。在我心中,集团肯定是嘉嘉和阿岐的!”

    “你!”荆五惊愕回头,看向说话之人。

    “我什么我,”对方对荆先生低头哈腰,对荆五则理直气壮起来,他如同示好荆先生般开口,“你和你父亲狼子野心,以为我们不知道?!当初你们之所以听话,不过是以为族长没有孩子能收养你家的,到时候集团自然就是你们的囊中之物。没想到现在阿岐回来了,族长一出事你们立刻原形毕露!”

    “明明是你!”荆五怒火中烧,索性放开手脚在荆先生的面前挑唆起来,“你们以为现在对他摇尾乞怜他就能原来你们?做梦!我告诉你们,就凭他的个性,肯定早就将你们查的清清楚楚!识趣的话,我们联手,说不定”

    “说不定还能有一点胜利的希望。”叶静嘉接话道,她不禁叹了口气,鄙夷道:“怪不得你们看不出我们是演戏,果然是因为你们蠢笨如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