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此怂恿,友们真的会被蒙蔽吗?

    当然。

    当然会被蒙蔽欺骗。

    语言的魅力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哪怕是看似公允的话语中都可能暗藏诱导性的内容,何况如今不少营销号甚至是小型正规媒体发出的内容明摆就是在引导友们敌视叶静嘉。

    以往看似合情合理的事情,当出现某种可能性的原因,人们总会浮想联翩出丰富的内容。尤其是如今的友,脑洞大开的可以编出一本书。

    我屮艸芔茻,我看了什么,是荆氏吗,是那个我认识的荆氏吗?!

    天啦噜,叶静嘉竟然是荆氏的大小姐,太玄幻了吧!

    真千金小姐,比起某些富二代,人家简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生赢家啊

    怪不得恋爱中的旅途时叶静嘉家的大门是威风凛凛,原来人家是荆氏大小姐啊!

    真正的超级富二代!

    呵呵,怪不得叶静嘉事事如意,如果我有这样的爹,我也牛逼到炸裂

    从前就在好好奇,叶静嘉小小年纪怎么可能得影后,原来是黑幕呵呵,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有钱都能使磨推鬼!

    不知道这种千金大小姐装小可怜有什么意思,想到当年别人挖她凄惨童年时我还努力的解释,现在觉得自己好傻。人家是大小姐,哪儿用的着别人辩解?说不定当时络中闹得血雨腥风之时,她正在豪宅中喝血燕呢

    等等,叶静嘉不是父不详?现在怎么成了荆氏大小姐,我曹,不过是老套的傻白甜爱情吧

    哈哈,楼上真蠢,当然不可能,豪门的水深着呢,看起来叶静嘉的妈妈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有其母必有其女,妈能钓到荆氏集团董事长,女儿钓到大导演顾白,这对母女真是厉害

    话题渐渐转移到叶静嘉与其母身上,而且是以一种非常肮脏龌龊的态度来讨论二人。在某些人的刻意引导之下,叶静嘉的母亲瞬间成为心思极深的心机婊,叶静嘉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面对友的嘲讽挖苦,叶静嘉脸色如常,她只是拿起手边的电话专门给母亲那边打去电话,安抚一二。

    “我没事,只是你”叶兰芝担忧的说。

    叶静嘉笑了,她温柔的说:“没事,不过就是同行之间的小手段而已。”

    听到女儿的解释后,叶兰芝当即放心。

    或许是次数多了便习惯了吧,以往也常常有人黑叶静嘉,黑着黑着,叶兰芝也习惯女儿的工作性质,她叮嘱道:“那你好好休息,慢慢处理,最近天气转凉记得出门带衣服。”

    “好。”叶静嘉点头答应。

    挂断电话后,坐在一旁的荆显岐看向叶静嘉,不解,“姐,你不生气吗?”

    “生气有用吗?”叶静嘉扭头看向荆显岐,淡淡道:“不过只是一点小手段而已,别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所谓的处理,自然是由工作室来处理。

    当然,处理需要时间,更需要精力。

    周五,叶静嘉与荆显岐依旧来到集团,依旧无功而返。

    周末,二人努力的四处奔波,试图拉拢某些人,只可惜效果甚微,同时工作室方面的进展格外缓慢,没有父亲的撑腰叶静嘉工作室当即弱势许多。

    墙倒众人推,这不过只是刚刚开始。

    第二周的例会,二人经历了比第一周例会更为痛苦的过程,面对核心成员提出的投票表决荆显岐是否有权在集团,叶静嘉是拔了枪才令荆显岐留下的。

    可以想象,会场中的人将叶静嘉逼到什么份上。

    随后一周生活,比上一周更为辛苦。

    那种辛苦,是来自于周围的重重压力,以及前途的迷茫与渐渐消失的希望。

    虽然有六叔公与其后代,以及其他族人的无私帮助,但他们终究不在集团内,帮助甚微,即便有心协调,站在叶静嘉对立面的老狐狸们也已经彻底撕破脸皮,狼子野心显露无疑。

    期间,叶静嘉曾接到顾白的电话,只不过二人说了几句后便因为叶静嘉有工作而不得不挂断。

    周六,六叔公来看望叶静嘉。

    在交流过程中,叶静嘉突然说:“我好累。”

    六叔公鼓励道:“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我相信你和阿岐可以做的很好。”

    叶静嘉微微摇头,脸色有些苍白的说:“我真的很累,六叔公我觉得我们没有希望。”

    “嘉嘉,再累,也不能让你父亲的心血落入那帮人的手中。”六叔公劝道。

    “可是,我和阿岐根本不是这块料。”叶静嘉皱着眉头看向六叔公,她试图解释道:“他们人多势众,我和阿岐名不正言不顺,我们”

    “没关系慢慢来。”六叔公肯定的说,他见叶静嘉依旧垂头丧气欲言又止道:“总归,会名正言顺的。”

    说到这里,叶静嘉不禁抖了一下,低下了头握紧了拳头。

    几乎所有人都已知晓,荆先生手术失败,始终未醒,命不久矣。

    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按道理,荆先生死后他的财产自然是要由叶静嘉与荆显岐继承的,财产可以继承职位却不能,叶静嘉与荆显岐如今举步维艰,宛若失去庇护的幼兽,即将面临绝境。

    六叔公临走前,叶静嘉咬了咬牙,突然开口,“六叔公,我看恒堂哥很好,不如”

    不等叶静嘉说话,六叔公当即呵斥打算道:“胡闹!”

    他看向叶静嘉,惊愕的同时,更是怒其不争道:“你现在只因自己一时嫌累,便要将你父亲心血推出去,于心何安,于心何安!当年,你父亲为了振兴荆家舍弃的,付出的原比你们现在付出的多得多!你总之,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

    语罢,六叔公便气闷闷的离开,独留叶静嘉一人站在原地。

    与此同时,老狐狸们再度聚在一起。

    他们此刻正在提前庆祝胜利的到来,如今集团几乎成为他们的天下,他们更是提前开始肆无忌惮的享受胜利的果实,为了夺得最大的立即甚至将集团搞得乌烟瘴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