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等那人说完,便被保镖狠狠的按了回去。

    叶静嘉仿佛看不到一般,转而道:“当今社会,从来不缺少千里马只缺少赏识千里马的伯乐。若是有人不服,自可以立刻辞职另谋高就,我绝不阻拦,而且我保证,”

    说到这里,叶静嘉轻笑一声,似嘲讽似警告般说了一句,“父亲回到集团,绝不会三顾茅庐上门去请。”

    原本气势汹汹的不禁默默的怂了,他们自然知道叶静嘉话中的含义,如果自己真的现在辞职,荆先生是绝对不会再聘用自己。某些人不禁掂量起自己的分量,以及若是刻意出头是否真的对自己有好处。

    或许,有些事情还是要思量再三而后行,反正时间多得是。

    见人群安静下来,自然有人心中按耐不住的急躁不安。

    叶静嘉与荆显岐绝对不能进入集团,他们紧握拳头,有心再度开口,可是,如何开口?

    会议室内风云变幻,气氛隐隐透出火药味。

    叶静嘉不得不感谢演员身份带给她对于微表情的深刻理解,令她可以很好的读懂众人的微表情,即便读不懂,但也大概能看出大半人的大体想法。

    确定不少人渐渐摇摆不停,她越发胸有成竹。

    “若是不辞职,那就少在这里不要给脸不要!”叶静嘉声音猛地拔高,极为不悦道:“集团走到今天,在座诸位虽有不同的功劳,但若以为可以功高盖主,那就是大错特错。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定会原封不动的转达给父亲,我倒是要问问父亲,到底是谁给你们的底气,胆敢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我虽然没有真正经过商,但也是在娱乐圈待了数年的。”叶静嘉环视四周,强势威胁道:“如果有人敢动什么歪脑筋,以为自己可以在我父亲静养期间鸠占鹊巢,我必定让他后悔选择荆氏集团!”

    说到这里,不少人颤了颤。

    他们知道,叶静嘉没有说谎。

    在座所有人自然都知晓叶静嘉是荆先生的亲生女儿,为此他们也多多少少调查过叶静嘉。调查结果千篇一律,大抵便是叶静嘉并不好惹,而且心狠手辣,得罪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比起一般艺人之间的较劲与攀比,或者互踩互黑,叶静嘉似乎信奉将敌人彻底消灭的行为准则。再看看她带来的保镖,实在是令人不禁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算啦算啦,荆家内部的事情与他们何关?

    叶静嘉趁所有人都没有反应,当即一声令下:“开会!”

    说着,叶静嘉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荆显岐,接下来,便是需要他发挥作用。

    荆显岐自然知晓自己的任务,不过在开会期间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其他人的排挤与挑刺。幸而,不是所有人都吹毛求疵的针对荆显岐的一言一句,加之荆显岐可以站在大局的角度看待问题,显现出自己的实力与领导力的同时,并未一味的与反对者唇枪舌剑落入下乘,倒是令不少心中默默点头。

    与此同时,坐在董事长秘书位置的叶静嘉也心中默默松了口气。不枉她做恶人,在前面为他披荆斩棘扶他上位,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散会时,临近中午。

    叶静嘉与荆显岐率先从会议室内出来,随即叶静嘉径直来到秘书室内下达命令,“将董事长办公室的所有钥匙给我,安排一间董事长办公室隔壁的办公室,不需要有太多东西,但速度一定要快,下午上班时我它可以正常使用。”

    秘书长连忙起身,“办公室可以安排,只是董事长的办公室钥匙恕我们无法交给您,它一直在刘特助手中。”

    “如此更好。”

    叶静嘉毫不隐瞒的,显示出自己对于秘书处的不信任。

    不过秘书终究是秘书,没有人表现出不悦,相反细心的询问叶静嘉是否有其他要求。

    一天的时间过得飞快,当傍晚临近下班的时候,整栋大楼都已得知叶静嘉的不好相与,准确的说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耀武扬威与狠毒霸道。

    “姐。”回去的路上,荆显岐看向姐姐。

    当了一天女强人的叶静嘉微微一笑,温柔的称赞道:“今天你做的很好。”

    荆显岐却摇头,不是他做的好,而是姐姐。

    若不是姐姐在例会中态度强硬,句句带刺甚至是胡搅蛮缠,他根本不可能参与会议。正是因为旁人口中的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耀武扬威与狠毒霸道,最终令他成功的参会而且在集团内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留在集团,是他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姐,你说可以辞职的时候不怕他们集体辞职吗?”

    “自然不怕,他们中一定有父亲忠实的伙伴,也一定有聪明人,我相信他们现在一定不会盲目的离开。”

    “那未来?”

    “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

    与此同时,听说叶静嘉与荆显岐成功进入集团的老狐狸们则彻底阴沉下脸来。尤其是其中辈分最长,年龄最大的一只,正坐在家中听着参与会议的子孙汇报情况。

    他极为不悦的用拐杖敲了几下地面,呵斥道:“怎么能让他们进集团!”

    “父亲,叶静嘉来势汹汹我们根本无法阻止。”

    “他们呢?”老狐狸问。

    “他们临阵倒戈,原本答应与我们一起,可是被叶静嘉威胁了几句就怕了。”

    “他们不是怕叶静嘉,而是担心荆燃死不了。”老狐狸冷笑一声,眼神阴鸷。

    “那我们?”小狐狸问。

    “别心急,荆燃这一次死定了。”老狐狸胸有成竹,他今天刚刚打听到荆燃的消息,子弹穿透心和脑,即便做好手术不死也是半瘫,他得意说:“既然他们想来集团就让他们来,不过记住,架空他们!”

    “可是,如果有人”

    “你不是说,今天的例会中没有人为他们开口?”老狐狸打断小狐狸,叮咛道:“你记住,他们认得是荆燃,而不是叶静嘉与荆显岐,你想办法把他们拉过到咱们这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