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送走第二访客后,叶静嘉深深地叹了口气,扭头看向赵总管叮嘱道:“若是再有人来,便告诉他们,今天荆家不见客。”

    “是,大小姐。”赵总管恭敬道。

    叶静嘉与荆显岐,一先一后回到客厅。

    二人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语,气氛低沉凝重的可怕,以至于来奉茶的佣人都下意识的放轻脚步。

    待中午时,赵总管来询问午餐。

    叶静嘉轻叹一声,随口道:“便和往常一样吧。”

    “是。”

    赵总管走后,叶静嘉看向再无往日活泼劲儿的荆显岐,“准备吃午饭。”

    “我吃不下去。”荆显岐低垂着头,闷闷的低声道。

    “不想吃也要吃,人是铁饭是钢,如果把身体熬垮其他的事情无从谈起。”叶静嘉起身摸了摸荆显岐的头,随即离开。

    午餐时间,气氛依旧压抑的吓人。

    每一次碗筷撞击的清脆声,都仿佛带有巨大的冲击力,吓得佣人们心头猛跳。

    当天中午,荆显岐与叶静嘉都吃了不少,只不过都是强吃而已。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荆燃出事的消息彻底传开。甚至不少人揣测,这一次荆先生只怕是凶多吉少。

    即便如此,下午依旧有人探望,其目的到底为何不言而喻,赵总管按照叶静嘉的要求一一婉拒。

    与此同时,叶静嘉则与荆显岐在书房努力的了解公司内部情况。只可惜,二人都未曾真正的跟在父亲身旁学习,故而所知甚少。叶静嘉心知如此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便起身来到唯一可以与外界联系的电话前,拨通电话。

    傍晚时,楚楚与楚炎进入荆家,暂时负责为荆显岐介绍公司,以及公司最近的大型项目。

    不过二人终归只是私人助理,对公司方面的事情了解有限,不足于令荆显岐全方面的了解公司。

    楚楚心知叶静嘉的想法,她建议道,“工作方面,先生有专门的秘书团队。”

    叶静嘉想了想,摇头拒绝。

    他们与父亲的秘书并不熟悉,更不了解虚实与底细,向他们了解情况并不是好的选择。

    “对了,荆姓族人在公司内的情况,你们了解多少?”叶静嘉换了一个话题。

    楚楚回答道:“了解有限。”

    “那,你们觉得荆显恒为人如何?”叶静嘉看向二人,追问。

    “荆显恒?”楚楚努力调动大脑,试图回忆起荆显恒是谁。

    与此同时,一旁的楚炎已经代为答道:“荆显恒为人彬彬有礼,没有负面消息,在集团内工作能力突出,在家族中人缘也不错。”

    “我明白了。”

    当晚,叶静嘉亲自与荆显恒取得联系。

    电话中二人经过一番简单的交谈,叶静嘉便邀请荆显恒第二天来荆家做客。

    “好的,我一定上门叨扰。”荆显恒想了想,答应道。

    挂断电话,荆显恒看向祖父。

    六叔公并不意外今天孙子接到的电话,他挥挥手示意道:“去吧。”

    当晚,叶静嘉不忘与顾白联络,告知他这两天自己无法回工作室。

    顾白没有问具体原因,只说:“别担心,有我在。”

    顾白没有提荆先生出事的事情,叶静嘉也没有主动说。

    “嗯,我知道。”叶静嘉握着手机,低垂着眼帘,轻声道。

    长长的刘海遮盖住叶静嘉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此刻是为父亲的事情而痛苦,亦或者是为男友的担当而甜蜜。无论如何,众人心知山雨欲来风满楼,若是荆先生真的有三长两短,只怕是要大厦将倾。

    “我看,先生可能真的”

    佣人间,有人轻声揣测道。

    “是啊,小姐和少爷从昨晚开始就不对劲儿,今天有人说先生凶多吉少的时候,我看少爷的叶静嘉都红了!”

    “哎,他们也是命苦,好不容易与先生相认,却又要”

    “行了,别说了,要是让赵总管听到可是不得了!”

    “就是就是,人家家的家事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拿钱工作就是了。”

    与此同时,荆显岐看向楚炎,第一次主动开口询问:“你跟我父亲多长时间了?”

    “六七年。”楚炎道。

    “父亲工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荆显岐看向楚炎,询问。

    荆显岐的眼神是如此的好奇,好奇中又有一种淡淡的忧伤与自责。

    见状,楚炎几乎已经猜到只怕先生是

    “运筹帷幄,能力很强。”

    “是吗。”荆显岐笑了笑,只是那笑容说不出的落寞。

    楚炎善意的劝道:“别担心,先生一定会平安。”

    荆显岐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楚炎,微微摇头后,起身道:“我去洗漱。”

    看着荆显岐落寞的背影,楚炎也是无能为力。

    第二天上午,荆显恒进入荆家大宅,为叶静嘉与荆显岐介绍荆家成员在集团内的任职情况。

    第三天,周一。

    叶静嘉将乌黑的长达扎起来,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猩红色的口红将她原本清单温和的气质瞬间变得嚣张无比,看着试衣镜中,穿着黑色西装,面容冷峻,眼神冰冷的自己,叶静嘉微微勾起嘴角,送给自己一个满意的微笑。

    她非常清楚。

    今天。

    注定,必定不是愉快的一天。

    当叶静嘉来到客厅,只见荆显岐已经在等自己。厚厚的摩丝将荆显岐的头发梳成大背头,黑西装,银领带,硬生生的令他“老”几岁,只不过这种老气宛若小孩子偷穿大衣的衣服,内里依旧是天真烂漫的孩子,如此一来可不行。

    叶静嘉想了想对窦艺说:“去,将我的化妆盒拿来。”

    “姐?”荆显岐不解。

    叶静嘉没有解释,当她拿到化妆盒,为荆显岐的面部妆容稍作调整后,原本充作大人的大男孩立刻成为货真价实的成熟人士。

    只不过,充作总归是充作。

    临出门之间,叶静嘉扭头看向荆显岐严肃道:“记住我昨晚和你说的话,绝对不许自作主张。”

    荆显岐犹豫再三,不过见姐姐表情坚决,终究点头答应。

    此次出行,二人只带着保镖,没有带楚楚与楚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