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想到,我父亲无事倒成了错!”叶静嘉微微一笑,随即突然脸色骤变,极为冷傲的看向众人,高声道:“今日你们来关心我父亲,我原本是高兴的,但若是谁敢诅咒我父亲”

    说到这里,那阴沉的仿佛能滴出黑水来再度黑了三分,叶静嘉环视四周,毫不客气的说:“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若是让我知道,有人在外面以讹传讹,别怪我不客气!”

    “你你你!不识好歹!”

    被小辈落了脸面,开口之人极为不悦,甚至看向一旁的荆显岐,挑拨离间的质问道:“荆家什么时候轮到女人做主,荆显岐管管叶静嘉!”

    幸好,荆显岐没有受人挑拨,他正要开口声援姐姐,却见她再次将话题揽到自己身上,用那冰冷的仿佛能将人冻成冰块似的语气,毫不留情面的说:“不识好歹?不识好歹的人是谁,我今天倒是想看看!三年前,你在外开办公司,以次充好,被对方发现后便打着我父亲的幌子拒不赔偿,甚至威胁对方若是敢找事便让人教训他。对方担心报复,最终硬生生吃了哑巴亏。五年前,你在国外赌博欠下巨额外债,依旧打着我父亲的幌子令追债人不敢强逼你,硬生生拖了半年的时间。十年前”

    那被叶静嘉点出过去的人,脸色渐渐涨红,他正要开口,便再度别人打断。

    “够了!”人群中辈分最高之人站了出来,他梆梆梆的用拐杖敲着地面,极为不悦的当即训斥道:“黄口小儿,过去的事情哪里容得你在这里信口胡言!一笔写不出一个荆字,你年纪轻轻且是女孩子家家,竟然敢在这里与长辈叫板!若不是看在阿燃的份上,我今天必定代他教训你!”

    那人本以为自己辈分高,以势压人,叶静嘉必定不再敢言语。

    怎料!

    叶静嘉冷笑一声,既然彻底撕破脸面,倒是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顾及,她当场叱责道:“长辈?教训?你算哪门子长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少拿所谓的辈分来说事,人总要认认清自己是什么!不要给脸不要脸!过去的事情父亲可以不与你们追究,但若是父亲在你们的诅咒之下出现意外,你们一个个的便去地下找列祖列宗见一见,看一看荆家本家祖宗人认不认你们是荆家人!”

    此言一出,可以说是踩住了所有人的痛处。

    按辈分,他们中大多数人与叶静嘉的关系是出了五服的远亲。即便是按照旧时皇家的规定,皇家后代出了五服便不再是皇族。今天来人之中,唯有一人与叶静嘉的关系尚未出五服。

    那所谓要教训叶静嘉的长辈,同样是出了五服的长辈。

    如此一来,别说祖宗不会认,他们哪里有脸教训叶静嘉?

    再者,若不是荆家曾遭大难人丁凋零,他们怎么可能沾到荆家本家的光?

    不过如今他们各个早已下意识的将自己当做本家的一体,如今身世被叶静嘉打脸自然心中不忿,脸色难看。

    见有人要发怒,叶静嘉继而呵斥道:“若是有人想在这里抖威风,那也要看看我准不准!荆家列祖列宗准不准!卫乙,送客!”

    “你!”

    不等有人开口,卫乙等人已经将人群与叶静嘉隔开,示意他们自行离开。

    若说那些族人不怕叶静嘉,但面对卫乙等专业保镖,只得含恨甩手离开。

    等他们离开荆家大宅上了车,原本义愤填膺的表情瞬间变得眉开眼笑。

    “看那两个小崽子的态度,荆燃这一次果真是凶多吉少。”

    几人此行,便是试探荆燃的伤情。虽说对外消息是无碍,但他们根本不相信。若是无碍,荆燃必定会站出来,可是现在呢,根本见不到他的声音!

    再者,所谓的意外是在真正的事件之后,直穿防弹玻璃的特制子弹才是真正致命伤。

    他们不信,这种情况荆燃都不会死!

    小屁孩果然是小屁孩,不过几番试探便漏了陷。啧啧啧,这样的他们哪里适合掌舵荆家?

    “想来,咱们的人也该动一动的。”

    “只是,会不会荆燃真的没事?”有人犹豫的说。

    “不可能,不说其他,你就看那个小丫头片子这么为荆显岐铺路,不许他说话,一定是希望荆显岐上位后没有地方可以被人抓住把柄,在为他铺路。”

    “你呀,不要再别担心,等周一看看,如果叶静嘉带着荆显岐去公司接手,必定是出了事。”

    “也好。”

    “行了,咱们该想想,到底怎么将他们处理掉。”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虽都面有笑意,但实则心思各不相同。

    待他们走后,叶静嘉微微松了口气。她扭头看向荆显岐,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少说话。”

    不过,送走一波,再迎来一波。

    第二波便是以六叔公为首,与荆先生关系较为融洽的族人。

    面对他们的关心,叶静嘉情绪倒是比之前更为平和,只是面对众人打听父亲的病情,她依旧笑着说:“无碍,虽然车损看起来眼中,但实际上父亲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

    “那就好。”众人纷纷点头心中表示放心。

    叶静嘉微微一笑,略显惆怅的面容中显出几分轻松。

    众人聊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便纷纷自觉起身准备回家。

    六叔公走在最后,他轻声安慰着叶静嘉。

    “六叔公,你放心,父亲美食,过段时间便能回家。”叶静嘉淡笑着的说,只是笑容多少有几分勉强与苦涩。

    六叔公微微叹了口气,只提点道:“阿岐虽然年纪大,但也不有些事情该让他学习学习了。”

    叶静嘉看向前面的荆显岐,微微点头,“也是。”

    “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就和显恒说,他办事还算牢靠。”六叔公想了想,意有所指的加了一句:“阿燃不在家,你们姐弟二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见六叔公情真意切,叶静嘉不禁有几分动容,“谢谢六叔公,您放心,我明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