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时间,餐厅内气氛低沉的吓人。

    “卫乙,你带人负责安全。赵总管,你将所在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告诉他们不许私自与外界联系,更不允许他们随意进出。”

    “是,大小姐。”

    卫乙与赵总管算是荆家心腹,即便叶静嘉不说他们也隐约猜到大事不好,在如此关键的时期他们自然要担当起自己的职责,保护小姐少爷的安全。自然,比之叶静嘉的粗略安排,二人更清楚要如何保护荆家。

    赵总管则将佣人、厨师、花匠等人聚集在一起,表示他们今晚需要留宿一夜,此次留宿权当加班。

    此话一出,不少常年在荆家工作的员工脸色变得有几分紧张与忐忑。

    自然,也有新来对荆家了解尔尔的厨师好奇的问:“为什么?”

    负责厨房的总厨马师傅瞪了新来的厨师一眼,低声呵斥道:“给你钱就是,少插嘴!”

    比之赵总管这边,保镖那边安排起来更为简单。不需要卫乙过多的解释,他们只觉得按照安排,将大宅团团包围起来成为密不透风的铁通。不说是人,就是阿福也逃不出去!

    此时,餐厅内只剩叶静嘉与荆显岐,以及二人的贴身保镖。

    叶静嘉绷着脸,对荆显岐说,“你跟我来书房。”

    在保镖的护送下,二人来到书房门口。

    叶静嘉看向保镖,示意道:“我和阿岐有话要说,你们离远一些。”

    “是,大小姐!”

    “姐,父亲那边?!”进入书房后,原本尚能假装镇定的荆显岐瞬间脸色大变,他不禁压低声音,充满惶恐与担忧的看向姐姐。

    叶静嘉没有急于回答,可是背对着窗帘,略顿片刻,缓缓道:“有人要害父亲。”

    “什么?!”荆显岐不禁大吃一惊,他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姐姐,“那,那父亲他”

    “抢救。”叶静嘉轻声道,语气中带着几分颤抖。

    此言一出,荆显岐当即二话不说,便向外走去,“我要去看父亲。”

    “不行,太危险,你绝对不能出去。”叶静嘉一把揽住荆显岐。

    “可是父亲他”

    “阿岐,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父亲怎么办?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怎么办?家族怎么办?!”叶静嘉紧紧拽着荆显岐的手,阻止他出门,同时安慰道:“父亲一定会逢凶化吉,你绝对不许出去听到没有!”

    “可是”

    “没有可是。”叶静嘉斩钉截铁的打断荆显岐的话,“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定可以。”

    过了许久,荆显岐终于点头道:“我知道了。”

    等姐弟二人从书房内出来,荆家已经整顿完成。

    卫乙走到叶静嘉身边,低声道:“小姐放心,我们已经将宅内上上下下检查一遍,屏蔽所有的信号。”

    叶静嘉微微点头,只是脸色依旧并不好。想开也是,荆先生突然出事,实乃惊天大事。

    “今晚,阿岐和我住在我的房间。”她看向卫乙与管家,吩咐道。

    “是。”

    二人自然明**的想法,当即去安排人手。

    当晚,叶静嘉与荆显岐都没有睡好,他们知道明天等待他们的,是一场硬仗。

    果不其然,第二天荆先生出事的事情便彻底传开。

    原来,荆先生在回家途中横遭意外。

    据悉,当时荆先生乘车归家,在途中意外遭遇突然掉落的交通红绿灯。那灯一歪,正正好好砸在正在行驶中的车顶后排中间的位置,巨大的惯性令车子当场被砸扁,满目鲜血。

    这件事甚至登上了当天的社会新闻,不少友表示天降横祸,不可思议。

    自然,事实真相有另外一个版本,暂且不提。

    第二天一早,刚刚吃完早餐的姐弟二人便迎接第一批访客。

    “静嘉,我们听说阿燃出事,现在可怎么样了?”

    此批访客皆是荆家的族人,按道理,全是叶静嘉的长辈。

    面对一张张仅有一两面之缘的老脸,叶静嘉强打起精神,淡笑着回答道:“谢谢各位爷爷伯伯叔叔的关心,不过幸好家父无事。”

    有人笑呵呵的道:“无事就好无事就好,遇到这种事情真是天灾**。对了,阿燃现在在哪里,我们去看看他。”

    “我代家父谢谢诸位的关心,不过医生说即便无大碍也需要静养几日,我定向家父转告各位的关心,到时候宴请各位,庆祝家父出院。”叶静嘉得宜的为委婉回绝。

    见叶静嘉从容淡定,几人眼神交换后,不得不转而道,“话不能这样说,看一看阿燃我们才能放心。”

    荆显岐猛地看着说话之人,那人仿佛并不觉得自己这话有问题,正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微微一笑,只是语气冷了几分,“即便不看,自然也是可以放心的。难道,各位以为我在说谎?”

    见叶静嘉面露不悦,几名老狐狸倒是没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转而隐晦的敲打起叶静嘉来。

    “我们当然相信你,只是,电视里播放的画面倒是吓人,鲜血四溅,阿燃那辆车都被砸的变了模样,哎,可怜。”

    “是啊,今天我看到报道还以为阿燃遭遇不测,所以特意来问问。”

    “阿燃虽然不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但到底是我们的小辈,我们哪里能不关心呢。对不对,静嘉?”

    叶静嘉仿佛不懂他们的意思,只顺势道:“若是父亲知道各位关心他,我想他一定非常开心。”

    正在此时,突然有人出言不逊的横插一句,“国内的医术总归没有国外好,我看若是不行就趁早去国外,做子女的可不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丢了父亲的性命。”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寂静。

    如此一番话,简直是在戳叶静嘉与荆显岐的脊梁骨!

    若是旁人听到这句话,指不定以为叶静嘉与荆显岐有意不将父亲送出国,是希望尽早接手荆家呢!

    荆显岐猛地看向说话之人,正当他要开口,却见叶静嘉已经笑盈盈的开了口,只是这笑容并不到眼底,且是淬了毒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